顶点小说 > 我真的不是怕 > 第19章 天上砸灵石?

第19章 天上砸灵石?

  陈稳斟酌了一番措辞:“张师兄你也知道,师弟最近正在参悟阵法一道,如今总算是有了几分心得。

  但却苦于独自摸索,没有老师指点,所以只能不断尝试。

  如今,却是少了个试阵之人。

  正好,张师兄修为高深,于是师弟便想到了张师兄你,想要请张师兄你来试验一番师弟所布之灵阵,顺便指点一番。”

  “哦?”张安神色一动,脸现犹豫之色。

  陈稳自然明白对方意思,赶紧道:“当然,师弟也不能亏待了张师兄便是。

  这样,每次劳烦张师兄,师弟可有十枚灵石奉上。

  还望张师兄莫要嫌少,因为这并非一次性的,可能需要长期劳烦张师兄,师弟也实在是囊中羞涩。”

  说着,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百枚灵石,递向对方:“这是一百枚灵石,算是先行预支十次试阵的酬劳。”

  “师弟说此话便见外了!你我相交一场,此事说一声就好,何必如此客气?”

  张安道,手下却不动声色收下了陈稳的灵石。

  心中乐开了花。

  看着陈稳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堆行走的灵石。

  在他看来,这个灵石赚得实在轻松!

  毕竟他和陈稳也算是相识多年了,从未听说陈稳此前曾参悟过阵法一道,上次去藏经阁中,方才得到阵法入门之典籍。

  距离如今,算算不过是两月时间。

  区区两月,能够布置过一阶灵阵便算可以了,顶天了也就能够勉强布置二阶灵阵!

  而他张安,乃是凝罡六阶的武者。

  测试区区二阶灵阵,毫无压力!

  而配合陈稳测试,就能够得到十枚灵石,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意味着只要他过来一次,天上就有十枚灵石砸下来!

  “张师兄如果没有意见的话,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开始今日的测试吧?”陈稳说道,“不过在此之前……”

  “哦哦,对对对!”

  张安立马会意,熟练地竖起三根手指:“我,神州大陆太玄宗内门弟子张安,以天道之名起誓!

  今日太玄宗内门弟子陈稳师弟委托我之事,绝不以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口头、书面或其他方式,告知第三人!

  绝不主动探索陈稳师弟之秘密!

  绝不……

  有违此誓,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陈稳闻言点点头,又细细思索了一番其誓言,确保没有遗漏之处。

  武者对天道誓言还是颇为忌讳的,不敢轻易违背。

  当然,在陈稳看来,如果能够抹除张安记忆,或者在其脑海之中将有关于自身的记忆烙下禁制,方才是万无一失。

  如今这般,一旦有人对张安施展类似搜魂的手段,靠此誓言是无法阻止的。

  不过想要拥有如此手段,首先便需要凝聚神魂,其次这属于魔门手段,而太玄宗隶属玄门,懂得此等手段的人,还是比较少的。

  而且抹除记忆或者下禁制,同样需要凝聚神魂,所以陈稳也唯有作罢。

  张安立誓之后,陈稳从储物戒中取出个小瓶子,在张安鼻子之下晃了晃,然后就推开了房门。

  手中出现另一个熟悉的瓶子,塞子掀开。

  庭院之中,嗷嗷叫着的杂毛狗,便又“睡”了过去。

  见状,张安不由得又对陈稳比了个大拇指,主动对陈稳来:“陈师弟,开始吧!”

  八面玄黑阵旗,出现在陈稳手中——虽说被杂毛狗弄坏了面主阵旗,但好在陈稳还有九套备用的。

  手一挥,八面阵旗便插在地上,陈稳双手捏诀:“起!”

  灵气升腾,布置过一次,这第二次布阵,显然熟练了不少。

  陈稳道:“此乃困元阵,还请张安师兄试阵——张师兄不必留情,还望可全力出手!”

  “好!”

  张安答应一声,收了钱办事还是挺用心的:“待我破了师弟此阵,陈师弟可不要气馁啊哈哈!”

  说着,便已经落入阵中。

  他先是伸出手,在困元阵凝成的光罩之上按了按。

  顿时光罩之上的符文发光,带动着天地灵气,向其压迫而下,有如实质,将他困住:“似乎还不错。”

  张安也认真了几分,体内真元升腾,右手握拳蓄势,真元在其拳头之上,凝聚成罡,猛地轰出:“给我破!”

  轰!

  一声闷响,那困元阵形成的光罩,一阵剧烈摇晃。

  但很快,一圈圈光波在那光罩之上流转,如同涟漪般,将张安的拳力,分散到整个困元阵范围,硬生生抗住了这一拳。

  张安脸色微微呆滞。

  按理来说,在他的全力攻击之下,二阶灵阵应当是扛不住的,会瞬间被破。

  他夸下了海口,眼前这一幕,多少令他尴尬。

  “破!”

  张安再度一拳轰出,已经动用全力。

  但这二阶灵阵,竟最终还是抵挡住。

  “破!破!破!”

  张安的神色不太对了,见状也颇感失去颜面,疯狂轰击起此阵。

  接连轰出七八拳,终于,“噗”的一声轻响,阵旗破碎,灵阵被破。

  “呼!”

  张安终于松出口气,额头也微微见汗。

  方才时间虽短,但是这般全力以赴之下,对他的压力还是颇大,体内真元都消耗了三四成之多。

  “看来这灵石,倒也没有想象中容易赚啊!”

  张安暗道:“不过也仅此而已,嘿嘿!”

  他扭头对陈稳道:“陈师弟,此灵阵不错,很不错。”

  陈稳心中欣喜,对张安拱手道了声谢。

  能错吗?

  张安毕竟也是凝罡六阶武者,全力之下还是施展了七八次攻击,方才破阵而出。

  而有这时间,已经足够张安将他毒死三次,用暗器将他射三个窟窿的了。

  试验完此困元阵,陈稳便让张安离去。

  并且约定,此后每隔两日,张安便过来一次。

  做完这些,陈稳又一头扎进了密室之中。

  对此困元阵进行评估,反思,设想改良;

  然后便开始准备书中记载的下一个灵阵。

  张安第二个体验的灵阵,乃是一个二阶迷阵,只是迷失了片刻,便以力破阵,完成任务。

  第三个体验的灵阵,则是个二阶杀阵,此阵给张安造成的麻烦稍微大些,令他受了些皮肉伤,但无大碍,而且片刻之后,亦是成功破阵。

  总的来说,前面三次,这十枚灵石都算是赚得轻松。

  勉强也算是天上砸灵石!

  但第四次开始,这灵石就开始砸得人有些痛了……

看过《我真的不是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