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不是怕 > 第15章 和空气斗智斗勇?

第15章 和空气斗智斗勇?

  从蛟血池起身,陈稳爬上岸,从岸边捡起自己的衣服,很快穿上。

  在这个过程中,他不着痕迹地从储物戒当中,重新取出一枚新的镇灵符,贴在衣服内侧,将之激发。

  配合体内敛气法诀的运转,陈稳表现出来的修为,乃是凝罡二阶。

  只是隐藏一阶修为,如此行为即便那头炽血金蛟看到也不会在意。

  毕竟当日那外门大比之时,就连袁一刀那在陈稳看来颇为愣头青的,都知道暗中隐藏了一阶修为,而且是跨越大境界的一个台阶。

  如若那头炽血金蛟性子略微谨慎沉稳一些,甚至应当会颇为欣赏他。

  再稍微将自身形象,弄得狼狈些,陈稳方才终于放心。

  毕竟当日那般痛楚,现在也应该凄惨些才对。

  只是会多几分苦尽甘来的欣喜。

  按照那苦瓜脸执事先前的吩咐,陈稳向阵法之外的苦瓜脸执事,传递出了他要结束修行的信息。

  很快,那笼罩蛟血池的阵法,便被从外面收起。

  那苦瓜脸执事的身影,也出现在陈稳面前。

  一看到陈稳的第一眼,原本神色阴沉的他,嘴角肌肉便是下意识抖了两抖。

  见状,陈稳嘴角也不由得抖了抖……

  苦瓜脸执事尽量控制着,恢复那阴沉表情,看着陈稳的目光,却是亲切了几分,主动搭话:“咳咳……修行结束了?”

  陈稳友好点头,拿捏出一副“少年人想要表现自身但又拙劣地掩饰其表现欲望”的神情。

  苦瓜脸执事也并非不通人情世故,看陈稳顺眼的他,恰到好处地从那副先天阴沉的脸上,挤出几分赞赏之色,点点头:“突破到凝罡二阶了?嗯,挺好。”

  “侥幸,侥幸。”陈稳拱手。

  相比于往年面对历届大比头名,今年面对陈稳,这位苦瓜脸执事的话,明显要多了些:“从你进入蛟血池至今,一共是五天半,将近六天的模样。

  在这二十年来,大概能够排到七八名的模样,算是不错了。”

  说着,又伸头看了看陈稳身后的蛟血池。

  满意点点头:“嗯,修行过后,蛟血池水呈现淡红之色,稍微浓上些许。

  单论蛟血能量的吸收,在这二十年里,还能再往前排一两名。

  不错,不错!”

  陈稳闻言,脸上的喜色越发隐藏不住,又不着痕迹地,向对方递上十枚灵石,这方才向对方道谢下山。

  走了片刻,隐约还能听到峰顶之处,一阵忍不住的笑声。

  陈稳额头,浮现三条黑线。

  从蛟血池出来,陈稳先去找了一番张安师兄,询问何长老那边的动向。

  毕竟对方如果要对当日之举作出反应,这几日是可能性最大的。

  从张安口中,再三确认了一切正常的答复之后,陈稳便径直回到自己住处,一头扎进了密室之中。

  此次蛟血池之行,还有些隐患,留待他来解决。

  虽然底细的暴露在所难免,但是陈稳还是要尽量在可实现范围之内,将这种暴露和暴露之后的影响,降到最低。

  这次,他思索了三天。

  三天来,蛟血池一行的所有细节,在他脑海之中,已经过了不下十遍。

  最终方才制定了几条对策:

  其一,修为之上。

  鉴于有极大可能已经暴露在炽血金蛟面前,而堂堂护宗灵兽,会将他的修为特意向宗门高层通禀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五的情况下。

  陈稳自然不会暴露自身真实修为。

  而思索之后,他后来重新贴上的那枚镇灵符,陈稳决定保留。

  随之调整的是体内的敛气法诀,大致将修为波动压制在凝罡三阶的程度。

  如此一来,在寻常弟子和执事眼中,他修为经过蛟血池修行之后,乃是凝罡二阶。

  但宗门长老级别,却能够一眼看穿其凝罡三阶的“真实修为”!

  如此一来足够低调;

  二来如果蛟血池之中的情形暴露,他也有操作余地;

  三来如若碰到何长老,或许有一定概率,让他人前显圣,眼光独到勘破陈稳虚实,给足了他面子,如此一来先前的因果,或许便能够一并了结了。

  其二,炼体之上。

  隐藏小金刚身大成境界,表现出来小金刚身小成的程度。

  如此虽说可能会使他和袁一刀这对“外门双子星”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不符合他稳健低调的原则。

  但是如若那头炽血金蛟没有告知宗门他炼体法诀大成的细节,而宗门又得知他消耗了炽血金蛟两滴血之事的话,也能够略微解释。

  肉身强化,结合修为晋升两阶,勉强能够解释得通那血脉能量的去向了。

  当然,这还不够稳妥。

  所以最重要的便是,陈稳面前摆放的一枚青色的灵果——青霜果,此果亦是对肉身大补之物,药效与金焰花相差仿佛。

  但此物之精华,不在其果,而在其根,名为“青霜灵根”,已经称得上是奇物之列,对肉身更是大有补益。

  如若机缘巧合之下,服食一根青霜灵根,可有易筋洗髓之效。

  如此一来,在凝罡初期境界,即便是炼体法诀大成,也是能够说得通的。

  自然也就说不上,他在炼体一道之上的天赋有多强了。

  所以如若能够证明,他曾经服食过那青霜灵根,即便是炼体大成之事暴露,那也对他影响不大了。

  而那枚青霜果,便是直接证据。

  无人知晓那枚青霜果,其实是陈稳坑了一名凝罡中期的武者,从其身上得来的。

  所以,只要配合上一个“少年跌落悬崖,忽闻一阵异香袭来”的故事,一切便能够解释得通了。

  特别是当这故事,还有目击者的情况下。

  那位目击者,便是张安师兄。

  为此,陈稳付出了十枚灵石外加一顿烤狗肉的辛苦费,以及五枚灵石让他闭嘴莫问原因的封口费。

  至此,陈稳自问此行的一切隐患,他都有百分之九十二的把握进行应对。

  当然,这并不代表便是高枕无忧了。

  此后三个月,陈稳一步没有出过密室之中,蛰伏了下来,安心修炼,顺便观察风向。

  就连那藏经阁二楼的名额,他都没有急着动用。

  三月转眼即过。

  通过张安师兄,陈稳三个月以来,一直对这方面密切关注,但一切都风平浪静。

  这方才令得他终于安心了下来:“难道我是和空气斗智斗勇了?”

  如此念头升起,陈稳不由得一阵……

  窃喜。

看过《我真的不是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