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不是怕 > 第12章 吾日三省吾身

第12章 吾日三省吾身

  陈稳一阵牙痛。

  本来是低调起见,方才隐藏修为的,怎么低调低调着,反而莫名其妙得罪人了呢?

  得罪些外门弟子也就罢了,就算是内门弟子,陈稳也认了。

  为何偏偏,偏偏是得罪了一位内门长老?

  整件事已经很明朗了。

  这位何长老,在太玄宗内门弟子之中的口碑还是颇好的,修为高强,德高望重,对低阶弟子,也向来有爱才之名。

  但唯有一点,此人好面子。

  而当日外门大比,所有人都看好陈稳的情况下,唯有他何长老独具慧眼,勘破了袁一刀隐藏修为。

  并借此在三位外门传功长老面前,树立了个“内门长老,恐怖如斯”的高深莫测形象。

  更是在如此形象的光环包裹之下,断言袁一刀会最终获胜。

  本来一切都挺好的,但是架不住陈稳突然来了个“临阵突破”,彻底否定了他所言的一切。

  当然,临阵突破这种事,毕竟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重要的是“勘破袁一刀隐藏修为”之事,而非“袁一刀会获胜”。

  陈稳“临阵突破”,所以最终获胜,虽然和何长老所言有所差异,但三位外门传功长老都情知并非是何长老的问题。

  所以如若换了个人此事倒也没什么,但偏偏何长老这人,向来就好面子。

  如此一来,自然就不免对陈稳观感不佳了。

  当然,也只是单纯看陈稳碍眼罢了,要说会作何对陈稳不利之事,其可能性也不高。

  “此事倒是给我提了个醒!”

  陈稳心中暗自检讨:“一成不变的低调并不可取,而应根据环境事态变化,随时作出调整!

  当日在察觉袁一刀突破凝罡一阶,而且情知何长老亦是极大概率能够察觉的情况下,而我最终并不打算输。

  这种情况下,便应当当机立断,撤下一张镇灵符,利用敛气法诀,将我的修为控制在明面上真元巅峰,但实际上已经是凝罡一阶的程度。

  如此一来,其他人发现不了,唯有何长老目光如炬明察秋毫!

  非但免除了何长老丢面子的风险,更可令他进可展露长老眼光,退可心中暗自得意!

  其坏处便是,作为外门弟子,在内门长老面前展露凝罡境界的修为略显高调了,但倒也在可以接受范围之内。”

  对于此事,陈稳彻底反省了一遍,确保下次,绝不犯同样的错误。

  其后,便开始考虑此事的后续应对:“虽说何长老会因此事,而与我一般计较的概率,不会高于一成,但敌我实力悬殊,还是不得不防!”

  陈稳思索了一宿,直到翌日清晨时分,方才终于想好万全之策。

  第一,观!

  此后十年之内,密切关注这位何长老一切动态,此事陈稳不会自己露头,而是定期交付灵石,委托张安师兄为他效劳。

  如果有条件的话,最好能够说动何长老麾下弟子,近距离暗中观察,一有风吹草动,也可第一时间知晓。

  第二,补!

  进入内门,而且确保何长老暂时不会做不利自身之事的情况下,想办法与其接触,修补此次之事引发的不佳观感。

  最好的情况,莫过于类似此次大比情形,如若到时也有人隐藏修为,那陈稳便被其干脆利落击败,令何长老心中痛快;

  如若无人隐藏修为,那陈稳便来做那“所有人都看不穿唯有何长老可勘破”的隐藏,确保他的预测精准无误。

  在此之后,再对其奉承几句,想来此事便可了了。

  第三,避!

  如果找不到类似上述的合适机会,那便想办法避开此人。

  起码在修为追赶上那位何长老之前,绝对不出现在其面前。

  就连其门人弟子,能不见也尽量不见。

  第四,熬!

  如若退避三舍的情况下,那何长老依旧揪着不放,那便熬。

  利用年龄优势,活生生将其熬死!

  毕竟根据情报,何长老今年超过一百岁,而他是通玄境界修为,大限两百载,只要陈稳能够达到同样境界,再熬个百八十年,必可将其熬死。

  第五,灭!

  如若对方性子实在霸道,太过过分的话,大不了陈稳便多顿悟个十次八次,尽快达到通玄境界。

  然后想想办法,暗中将他灭了!

  想定计策,陈稳又细细思量了几遍,确保无论对方如何选择,自身都有足够稳妥的应对之法后,陈稳方才终于放下心来,自去休息。

  为了此事,他已经足足三日三夜不曾合眼。

  虽说武者精力旺盛,但以陈稳修为,也做不到不眠不休的地步——而且休眠,也是长生诀窍。

  这一觉,直睡到黄昏时分,陈稳起身吃过饭,又为即将前去的蛟血池作了一番准备之后,已经夜深,便又睡去,以确保能够弥补先前三日的亏空。

  翌日一早,提着一笼狗肉包子,又去找了张安师兄,拜托其帮忙在未来十年之内密切注意何长老一切动态。

  陈稳如此关注何长老,张安心中也颇为奇怪。

  而且这般对一位长老,多少有些不敬,他心中抵触,也是在所难免。

  但在陈稳先行支付第一年二十枚灵石的报酬之后,张安问都不问,拍着胸口便答应了下来。

  做完这些,确保没有遗漏之后,陈稳便去了那灵蛟峰。

  沿着峰脚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径一路上山,到了半山腰,陈稳便被一名苦瓜脸中年执事拦了下来——此事,往年大比头名也会在长老口中得知的……

  取出玉牌,说明自身来意之后,那名苦瓜脸执事沉声道:“跟我来吧。”

  于是在前方带路,将陈稳带到峰顶之处。

  那里,有一眼丈许见方的小池子,池水呈深沉的血色,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灵气波动。

  这便是蛟血池。

  苦瓜脸执事沉着脸:“衣服脱了,跳下去。”

  “呃,衣服就不脱了吧?”陈稳面露难色。

  那名执事一言不发,只是睁着一双死鱼眼,直勾勾看着陈稳,直盯得后者全身发毛:“脱,这就脱!”

  心中却是庆幸,好在自己早早就打听过这蛟血池之事,情知每年的大比头名都会被要求脱了衣服方才能够进入迟早,并且早早就有所准备。

  否则的话,那镇灵符贴是不贴?

  陈稳三下五除二,就将自身脱得赤条条。

  唯有后腰位置,贴了块狗皮膏药,隐隐飘散出几味滋阴补阳,补肾行气的药材之香气。

看过《我真的不是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