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的不是怕 > 第10章 苟而不苟

第10章 苟而不苟

  踏踏踏!

  陈稳抛飞的身形落地,又是连退了三步,方才稳住身形,在大地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整个人已经脱离了七彩光罩范围,脸色微微苍白。

  “败吧!”

  袁一刀越战越勇,得理不饶人,陈稳刚刚落地,袁一刀整个人就甩着马尾,提刀追出七彩光罩范围,战刀自下往上一撩,带着凝聚的刀罡,便劈向陈稳。

  “嗯?!”

  陈稳神色大变,仓促间身体一缩,险之又险地避过这一刀,斜刺里越过袁一刀的封锁,重新跑回七彩光罩范围之内。

  “灵猿身法,已经修炼到大成了!”陈稳的应对有些出乎袁一刀意料,但她依然自信,“但没有用的!”

  说着,她飞快转身,向着陈稳暴掠而出:“狂刀七式,第一刀!”

  璀璨刀罡凝聚,随着那力劈华山的刀势,兜头向陈稳劈去,而且这一刀,还隐隐将陈稳后续的应对封锁住,给予陈稳的应对空间极小。

  陈稳脸色再变,全身心注意力凝聚,将大成的灵猿身法发挥到极致,险之又险地避过这一刀,身形飞退。

  “第二刀!”

  袁一刀得理不饶人,她的身法不如陈稳灵巧,但凝罡境界的速度,却比陈稳要快上一线,轻易追上陈稳,第二刀劈出。

  陈稳迫不得已,已经来不及躲闪,只得提剑格挡。

  “哐当”一声碰撞之后,陈稳又是连退五步。

  “第三刀!”

  转眼间,袁一刀第三刀来临,陈稳又是险之又险避过。

  高台之上。

  何长老呵呵一笑:“这个陈稳倒也不凡,虽说被袁女娃压制,但是身法灵巧,而偏偏又领悟磐石剑意,看似风牛马不相及,但结合起来,却别有一番效果,即可躲避,也可防御,竟拖延了这许久时间。”

  黑衣传功长老摇摇头:“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何长老笑道,“袁女娃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终究还是要败。”

  第四刀,第五刀……

  陈稳的形势越发岌岌可危,在袁一刀狂风骤雨般的攻势之下,就如同暴风雨中的小舢板,随时都可能倾覆。

  陈稳神色慌乱,但心中却在暗暗盘算着:“差不多了吧?

  在凝罡一阶的压制下,我情势越来越危险,压力巨大,但恰恰是在这种压力之下,我的求胜欲望激发,最终不破不立,临阵突破。

  这个剧本……应该是能够说得通的!”

  一边想着,在他的主动激发之下,陈稳体内的真元此刻在剧烈波动着,起伏不定。

  初看令人以为实在袁一刀的压制之下真元紊乱,但细细感应,却又有些许不同。

  “咦?”

  那一直淡淡笑着的何长老,忽地发出一声惊疑不定的轻咦。

  第六刀,陈稳堪堪接下。

  “第七刀!”袁一刀的攻势如潮,这第七刀,亦是其最强的一刀!

  然而,就在此时,惊变突生!

  “啊——”

  情急之下,陈稳忽地爆发一声大吼,没持剑的那只手藏在袖中,悄悄将衣袖中的一张镇灵符撕开,真元一吐,便将那黄色符纸暗中摧毁。

  顿时整个人身上的气息,一阵疯狂起伏,轰然之间,竟是不比袁一刀弱!

  袁一刀那最强的一刀横劈而过,眼看着就要将陈稳拦腰斩断,但就在刀罡临身的刹那,他的身躯就如同随风而动的柳絮般缓缓后退,刀罡就自其身前一寸之地划过。

  “想要战胜我,你还需再练几年!”

  陈稳怒吼,似是要将胸中的闷气一吐而尽。

  脚尖在地面一点,陈稳后退的身形突兀地前冲,猛地临近袁一刀身前,长剑轻递,剑尖之上,乃是璀璨剑罡!

  袁一刀七刀已尽,此刻中门大开,而且突如其来的惊变,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俏脸神色一变,根本来不及反应,陈稳那凝聚剑罡的剑尖,就刺在了她的喉咙之上。

  这一剑,见血封喉!

  黄色符纸破碎,袁一刀淘汰!

  画面似是就此定格,袁一刀脑海中不断回放着方才那一剑,惊愕之后,是深深的颓然。

  陈稳收剑而立,拱手道:“袁师妹,承让了!”

  袁一刀缓缓收起颓然的表情,很快便又斗志昂扬:“下次一定击败你!”

  “随时奉陪!”陈稳深深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潜藏的凝重。

  七彩光罩之外,郑长风看看袁一刀,又看看陈稳,心中暗道:“陈师兄不愧是陈师兄,在这种局势之下,竟然还能临阵突破,逆风翻盘!

  不过袁一刀也不容小觑啊,竟然率先突破凝罡境。

  方才陈稳看她那一眼,显然已经有了凝重之意,看来是真的感受到袁一刀带来的压力了……”

  高台之上。

  这峰回路转的一幕,令那位黑衣传功长老也是一阵愕然:“何长老,这……”

  何长老微微尴尬,毕竟方才他还是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模样,断定胜者会是袁一刀,此刻只得轻咳一声:“咳咳,竟然临阵突破……这个陈稳,倒是不凡,哈哈,哈哈哈!”

  顿了顿,他赶紧道:“好了,大比结束了,赶紧宣布结果吧。”

  他收起那七彩光罩,将陈稳等人召集回那高台之上,然后和三位外门传功长老略一商量,便宣布道:“现在,老夫宣布此次外门大比结果,晋升内门名单如下……”

  他念出三十个名字,陈稳和袁一刀毫无意外位列其中,接着是排行前五,除了上述两人之外,剩下三人恰好是留到最后的郑长风三人。

  毕竟是真元境界巅峰,在他们手中淘汰之人亦不少。

  何长老沉声道:“以上五人,可入宗门藏经阁,选一份适合自身的传承!一会此间事了,你等五人跟我来!”

  “是!”

  陈稳几人恭敬道,脸上皆有喜色。

  太玄宗乃神州大派,神功妙法浩如烟海,但法不轻传,他们这些外门弟子能够得到的功法,不过是些小道罢了,真正的强大传承,都在藏经阁当中。

  就好比陈稳的灵猿身法,其实不过是三流身法罢了。

  否则的话,如若修炼到大成,即便只是真元境界的修为催动,袁一刀也休想近得了身,当然,如若真的是何等精妙的身法,陈稳即便修炼到了大成,他也不会暴露出来就是。

  想要活得久,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绝不能轻易暴露自身的底牌!

  当然,一味的苟,其实也并非良策。

  毕竟最安全的苟法,便是天下无敌!

  当你大摇大摆走在街上,别人连你的皮都打不破,那自然就没有人能够杀得了你。

  而要做到这一点,便需要资源。

  而在弱小之时需要资源,那便需要适当地展示出自身的天赋和价值——也即是不苟。

  所以最难的,便是在这苟与不苟之间,寻找到一个平衡,苟而不苟!

  而在此点之上,陈稳自问有独到之处。

看过《我真的不是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