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至尊纹章 > 第251章 幻衣汇三杜 确证后计划

第251章 幻衣汇三杜 确证后计划

  余玥和昱月一路嬉闹着,从天桥传输到纹章殿,一出传输阵,发现纹章殿操场上人来人往,余玥感觉自己盲目地找人不太好找,杏眼一溜,从人群中找到一位穿着新生院士服的,对着他问道:“喂,这位同学,你有没有见到余璞……”

  这人正是辛亦,他拎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些吃喝的食品,正往教室里走,突然被两个美少女拦住去路,先是一惊,转而一喜,然后听到余玥的问话后,却又是一呆。

  “喂,问你话呢”

  辛亦恍然一醒,急忙说道:“没,他还在外任当中呢……”

  “怎么回事,这么多天还没回来?”余玥一阵懊恼。

  “你是?”辛亦揣摩着两女和余璞的关系。

  “余璞是我哥,我叫余玥,她叫昱月……”

  “哦,原来是余璞的妹妹,是这样的,哄,在这说话也不太方便,两位大美女,要不你们先跟我到教室里来,我们几个正在说余璞的事呢,我出来就是拿食物的……”

  “哈哈,那走吧……”

  纹章殿一号教室里,围着十来人,余璞的同届同学都在,辛亦带着余玥进来的时候,里面其中一人惊呼道:“小玥……”

  余玥一看,原来是陆河,便惊异地问道:“小陆河,你不是进刀门了吗,怎么跑到纹章殿了?”

  “我是过来找老大的,各位各位,这位就是余玥,我老大的亲妹妹,呵呵”

  顿时,大伙的目光一齐扫向余玥,大伙让出了两个位置,让余玥和昱月坐在中间,围了上来,你一嘴,我一句地开始说起余璞在纹章殿的一些事儿。

  ……

  杜长青终于在十五日的下午赶回到猎盟纪衣汇,幻衣汇的人一见杜长青,都是亲切地行礼,一路招呼过去,来到了幻衣汇的门口,汇下的学弟一见他回来,就请他前往会议室。

  幻衣汇的会议室里,早已经坐着三位,杜松,杜柏都在,这二位是两兄弟,脸目有些接近,幻衣汇三杜,这二位是亲兄弟,人称老杜杜松,大杜杜柏,而杜长青因为年纪少,称为小杜,另外一个,年约二十四五的年青人,穿着七星院三星星士服,但杜长青却不认识,那应该不是七星院猎殿的。

  “小杜,你回来了,来,我给介绍一下”杜松对杜长青招了下手,指着那年青人说道:“这是顾义,希正国外猎殿的学弟,人称小狼星,他有汇长的幻衣令,今天院年庆节,特地过来……”

  杜柏笑着对杜长青道:“小杜,这次顺利吗?”

  杜长青对着顾义抱了下拳,也找了个位置坐下,对着杜松说道:“这次十二名学弟都已经到达猎盟,我的‘保姆行动’已经结束,呵呵……”

  “很好,我也是昨天刚刚回来,我的十二名也已经送到了狩军,这一次任务不错……”杜柏也轻笑了一声,说道:“现在我们该做接下来的事了,顾义,你来说说”

  顾义整了下脸容,说道:“是这样的,我得到一个江长指令,内容消息好下,纹章殿有一个新生,名字叫余璞,他的身上有一杆枪,叫焰夺,汇长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得到这杆枪,可能让我们幻衣汇会起个翻天复地的变化,所以,必须得到那杆枪……”

  “枪?”杜长青剑眉一皱。

  杜松此时说道:“我看过那枪,在生死擂,余璞独挑傲剑门,查长友,山海关后,最后与肖剑对战时,出现的那杆枪,他有二杆枪……”

  顾义点了下头,说道:“是的,因为他在生死擂上出现那枪,所以汇长才能得悉,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得到那杆枪”

  “那余璞现在在那?”杜长青问道。

  “得到可靠消息,他现在在雷山以东,药山……”顾义说着,拿出了地图放在桌子上。

  “有什么计划?”杜松看着顾义。

  “汇长已经派出二支小队,前往药山,我们这一边再派一支队伍过去接应,在赤霞岭堵截……”

  “就这个?”杜柏轻松地一笑。

  “这个任务难点很多,大杜你不要掉以轻心,焰夺一事已经有多方得悉,所以会有好几个派势的人参入其内,任务难度系数极高……”

  “那余璞长什么样?”杜长刚回来,不认识余璞。

  杜松拿出一张画像放到桌子上,杜长青拿起来一看,觉得有点眼熟,一时间,脑子飞快地旋转,寻找记忆库里的记忆片断。

  “我先跟你们说一下任务的主要难点,一,据我们所知,煞手和余璞双双登上了雷山之巅,哦,这雷山采撷天雷草和雷晶石就是余璞的外任内容,但我们的人上去后,只看到了煞手的尸体,而余璞的人不知去向,煞手的修为为大武宗颠峰,他的死亡虽然有雷山霹雳的因素,但也可以推测余璞的难缠;二,据暗伏者回报,后来见其他的暗兵开始有所行动,这才发现他们都往牛索山带方向移集,我们原来也是判断余璞走牛索山带,这一点,不谋而合,但那牛索山带是隐云豹的地盘,先不说隐云豹的难缠之处,就这些暗兵竟然有四五股势派之多,其中已知的是西周的万剑门、肖家、还有虎拳宗,如果要在他们的口中抢食,难度可想而知,还有,煞手的死亡极有可能会导致解蟒峡的加入,我们都知道,解蟒峡是个什么样的所在地,所以,汇长的意思是,我们要巧取,不能豪夺……”

  “那焰夺有什么秘密,汇长竟然说能起翻天覆地的变化?”杜柏瞪大了眼睛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焰夺的枪杆里有神龙的骨髓,不过各大势派如此争夺,这焰夺就不会空穴来风,肯定有其相当大的秘密……”

  “这余璞,我想我在那见到过……”杜长青此时才点了下头,接着说道:“恩,应该是二年前,我带生员入院的时候见到过,原来他叫小璞……”

  说到这里,杜长青突然扭头望向杜松,问道:“老杜,余璞打生死擂的主要原因为什么……”

  杜松说道:“他打生死擂的时候,旁边还有一只幼年的雪雕皇,原因就是那只雪雕,我听人说,那雪雕是余璞家的,肖剑讹钱,当时给了,查长友见余璞的卡里星币多,起了贪心从而导致生死擂战……”

  “你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我们分析分析,或许我们能想出一个比较完美的计划……”

  杜松就把余璞打生死擂的情景说了一遍,也说了自己去招揽时,碰到了稽康等等。

  “恩”顾义恩了一声,说道:“这个稽康就是虎拳宗的少宗主,他的这一股势力不容忽视呀,还有肖剑的爷爷肖百川,他的背后更难缠,肖家,万剑门……”

  “老杜,刚才你说了,那余璞还有个弟弟在刀门?”杜长青手指扣着桌面,看着余璞的画像,轻轻地问道。

  “是的,这个我们也查清了,余璞在院的时候,不但跟肖剑的万剑门,还有刀门的三友会都有摩擦,他的弟弟叫陆河,现在在刀门的日子不太好过,虽然三友会还没对他开始有所动作,原因可能一个是他修为低劣,也没有什么背景,对了,他还有个妹妹是霜长老的亲传弟子,叫余玥……”

  “余玥,余玥,昱月……”杜长青嘴里嘀嘀咕咕着,脑子却忖道:“我记得那次带生员入院的二位新生,其中一个就叫昱月,可她是月国昱王爷的女儿,而且是雪长老的弟子,并不是什么余璞的妹妹,霜长老的亲传子弟,是不是这余璞不是我以前见到的小璞,可画像却似乎就是他,这是怎么回事?”

  “小杜,你认识余玥……”杜柏见杜长青在那思绪,不由得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哦,今天瑶光园开放,要不我先去瑶光园确定一下昱月,然后再进一步制订计划……”

  “你不用去瑶光园了”杜松说道:“我已经知道月国的昱王爷已经来到了我们七星院,就是为了晚上观看我们七星院的年庆节,现在正在琅园的青琅轩,此时估计昱月也在那里”

  杜长青站了起来,说道:“行,那我得先去拜访一下昱王爷,把昱月的身份确证,如果昱月真是余璞的妹妹,那么我们面对的就是月国的王爷,这事就不好办了,小心一点为好”

  “恩,说得有理”顾义接着说道:“我们就等小杜回来后再定计划”

  “这样,我先去见昱王爷,确定一下,老杜,你去一下刀门,我想余璞的弟弟,哦,那个叫陆河的,他现在受刀门冷落,正是好时候,我们想办法把他吸收到幻衣汇来,这样,我们就有了一张备用的牌,这个可不能放过……”

  “对,对”老杜杜松点了下头,也站了起来,拉着杜长青对着各位抱了下拳,走出了幻衣汇。

  杜长青走出幻衣汇,走到天桥,买了一些礼品,直奔琅园青琅轩,在拱让走廊处,被二名扩卫拦住了,告知于他,昱王爷正在接待贵客,此时不便,杜长青正觉得不巧,于是,却碰上了朗少年。

  “你说你是昱月的带生学长?”朗少年看着前面英挺不凡的杜长青,面目有些冷寒,接着说道:“有什么事,我转告就是……”

  杜长青温文尔雅地行了一礼,说道:“我今天外任刚回来,昱月是我带生生员之一,院年庆节,我们做带生学长的每一个都要过问而负责的……”

  朗少年面目稍稍一舒,说道:“昱月很好,你问过了,那么请回去吧”

  杜长青笑了一下,看了朗少年一眼,把小礼品放了下来,转身欲走,突然好象想起什么的转回了身,问道:“哦,对了,这位兄长,你是昱月的兄长?”

  “是的,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带昱月新生的时候,昱月跟我提起过,她有一个兄长,同本姓昱,好象是叫昱小璞,说让我们结识一下,不知是不是就是兄长您呀……”。

  “我叫纪朗,不是什么小璞,再说了,昱月的本姓兄长有好几个,但其中没有一个叫什么昱小璞的,谁会起这么土的名……”

  杜长青再行一礼,彬彬地笑了一笑,转身潇洒地离开。

看过《至尊纹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