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至尊纹章 > 第250章 丙小走琅园 王爷验片言

第250章 丙小走琅园 王爷验片言

  等到三老退出了七星殿,三先生对着大先生问道:“老大,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们焰夺的事?”

  “老三,余璞手上焰夺一事,肯定不需要多久,就会大家皆知,要掠夺的人肯定不会少数,但大家忽略了余璞的本身体质,所以他本人的危险程度是比较重的,单靠我们二人肯定不够顾及全面,三位长老心护余璞,我们要拉他们进来,相对来说,护卫的实力也会强一些……”

  “那我们的事……”三先生刚说到这里,明显感觉到大先生的阻止,他停住不说了。

  “余璞家传的焰夺,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我们先不说他的混沌体体质,如果焰夺真的成了灵髓,它肯定会认余璞为主,那么别人抢到了,也无事于补,没有太多的作用……”

  “那我们接下来……”

  “我们接下来既要保护好余璞,又要让他迅速成长,这次也是我们的好机会,天降的好机会,副院在外寻找了这么多年,都没音讯,竟然让我们得到了这个方法,我们岂能错过……”

  “也是了,副院出去都已经快三年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

  “没事,我们先把眼下的机会抓住,等到时机成熟,告知主院和副院就行了”

  “老大,你原先预定的那些学员种子呢,现在是不是着重考虑余璞?”

  “不,其他的种子也不要不理,同样观察,现在余璞的招牌太明显,有可能会过早夭折,我们不能不备后计……”

  “那二先生那边呢?”

  “二先生背后牵连着一片,他肯定想在我们之前得到焰夺,或者说雷山那一批暗兵之中,就有他的暗箭,我们尽量不要与他发生正面冲突……”

  “哎……”

  “不要想太多,明天院年庆,先理会这事吧”

  ……

  正月十五日

  今天是七星学院一年一度的院年庆节,也是瑶光园开放的日子,大清早,余玥就象出笼的小雀,三跳二蹦地跑出她所在的地方,来到了三门牌坊前。

  这一路上跟以往可不一样了,以往静幽清寂,偶尔外出的瑶光园院士也总是不多,今天不得了,到处叽叽喳喳,满眼倩影晃彩,三五成群,争妍斗艳,跟以往形成强烈的对比,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余玥银铃般地笑声一路响铃铛,抬头看了看瑶光园三个字,口中直嚷道:“哈哈,放假真好……”

  “小玥,小玥”余玥的背后传来另一个清铃铃的呼叫声,余玥停步扭头一看,急忙欢声喊道:“昱月,是你呀……”

  来人正是昱月,她最近跟余玥走得很近,两人的名字音几乎相同,加上性格相似,所以在余玥见了哥哥余璞一面以后,她们就认识了,最主要的是这次院年庆节,瑶光园有参入的节目,其中一个“飞雪霓裳”就是她俩的“戏目”,因此,她俩这些天就差不多天天粘在一起。

  “今天放假,这大清早的你要去那里?”

  “我去见我哥,好不容易出来了,想早一点见到他,嘻嘻……”

  “你哥,余璞?”

  “是呀,你呢,这么早去那?”

  “我要去‘琅园’……”

  “琅园?那不是咱们园接待贵宾的地方吗。去那干么?”

  “我家里来人了,所以,去见见她们……”

  “那好,你去见你的家人,我要见我的哥哥,再见……”

  “喂喂,你别急着走呀”昱月拉住了余玥的袖子,接着说道:“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啥事?”

  昱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陪我去琅园如何?”

  “你去见你的家人,我去干么呀”

  “伴我呀,她们很闷的,再说了,我们俩的名字同音,身材又差不多,我要把你介绍给家里人认识……”

  “这不太好吧,好不容易放假了,我得见我哥……”

  “那这样行不行”昱月想了一下,眨巴了几下眼睛,说道:“你先伴我去见我家人,然后坐下客套几句后,你提出要去见你哥余璞,然后,然后,我就能借机出来了……”

  “嗷……我明白了……”

  “行不行吗?你伴我去见我家人,然后我们一起去纹章殿见你哥,怎么样,这样两边都顾着了……”

  “行,那走吧……”余玥豪爽地挥了下手。

  瑶光园之琅园,也可以称之为瑶光园之别园,接待园,位于瑶光峰的右外峰峦,花满如春,青翠林郁间,偶尔白屋幢隐,间儿细溪轻瀑,温泉榭桥,甚是幽居听鸣,心静怡人。

  青琅轩,是琅园里最里层的一幢建筑,前面三曲石径,青竹翠枝,掩映其幽。

  昱月拉着余玥,象两只蝴蝶,穿梭于幽竹之间,来到了青琅轩,刚过圆拱门廊,就见有二人站立两旁,其中一人见到昱月,急忙过来恭身喜道:“小姐,您来了……”

  昱月鼻子恩了一下,那人急忙领着昱月和余玥向长廊内走去,长廊内就是一个精致的小园子,正厅的门开着,此时已经走出了一位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身着白袍,身材修长,俊逸朗秀。

  “月妹,你来了,这位是……”少年一看昱月身边的余玥,不由得问道。

  “朗表哥,这是我闺蜜,余玥”

  “啊”郎表哥一听,这名字不是叫自己吗?

  “我娘呢?”昱月可不管少年什么表情,直接问道。

  “姑妈早已经来了,不但她来了,姑父也来了……”

  昱月一听,顿时脸色一白,直接跺着脚说道:“坏了坏了,这下不好跑了……”

  余玥还没听清昱月口里嘀咕的内容,就已经被昱月拉进了房间。

  正厅中间两张大椅上,坐着一男一女,男者四十左右,国字脸,白面短须,凤目含威,隆鼻方口,身着白袍,不怒自威,女的三十七八,华容娴雅,五官和昱月有几分相似,身着白色裙装,一见昱月进来,急忙起身,上前搂住,一看就知道是昱月的妈妈。

  “这位是……”男子看了一下站在一旁的余玥。

  “你好,我是余玥”余璞有点羡慕昱月双亲天伦的温馨场面,听到男子问话,急忙接了一声。

  “父亲……”昱月接话道:“她是我的好朋友兼搭档,她姓余,多余的余……”

  这时候,那位朗表哥也走了进来,几人也就坐到各位上,说起家常聊谈,没有多久,昱月就开始向余玥使眼色了。

  “听月月说,你是霜长老的弟子”昱月母亲看着余玥。

  “是的”余玥看到了昱月的眼色,一边回答,一边眼色抛动,表示明白。

  “我家月月是雪长老的弟子,这瑶光园人称雪霜瑶光,这可真是好事情呀,雪霜长老找了两个名字读音一样的弟子,真是有缘分……”

  余玥一听,这样不行呀,这拉家常要拉到什么时候,当下恩了一声,算作答话,然后突伶伶地说道:“哎哟,叔叔阿姨,我这边要去找我哥,不好意思,得先走了,下次再跟你们聊……”

  昱月急忙地站了起来道:“对,对,咱们的师傅不是说了吗,要一起找你哥商量一下晚上演出服上那纹章的事情,这一见到自己的娘亲父亲,光顾着热亲,差一点就忘记了,走走,我们快走……”

  昱月母亲正聊得有点感觉,突然两小女孩就起身了,不由得问道:“你哥?”

  “是的,娘亲,她哥叫余璞,纹章殿学员,也是今年刚进学院的,一来就帮纹章殿接到了大单子,星城、狩军和猎盟的人都特地跑到学院要他镌绘纹章,还有炼丹,他可是全面性的人物,好了,不跟你们说了,小玥,咱们赶紧走……”

  两人飞一样地跑出了房间,昱月母亲猝不及防,楞是没有拉住,就那么一眨眼的工夫,两人就在她眼前消失了。

  “这孩子……”昱月母亲只好轻笑却又叹了一声。

  “菀儿,你没看到孩子急着要走吗?”男子轻笑了一声,沉思片刻,不顾菀儿轻音责意女儿的不贴,说道:“我突然感觉那位余玥的哥哥,好象有点不凡……”

  “怎么说?”昱月母亲问道:“月月不是说那小玥哥哥刚进学院吗,刚进学院有什么不凡?”

  “月月的话里面有许多信息,一,他刚来,狩军和猎盟就跑到纹章殿里叫他镌绘纹章,这个信息非常震憾,试想,一个新生学院凭什么让狩军和猎盟上门要求镌绘,月月说雪霜长老让她去纹章殿要她哥哥镌绘纹章,虽然这些消息不一定真实,但估计有点明堂,不然月月不会如此提出的,二,炼丹,月月说他是全面性的人物,纹章如此,炼丹又被月月提出来,那么肯定也差不到那里去……”

  “那很有可能是月月为了想跑出去玩,不想在这里陪着我们,而敷衍我们的话语……”

  “月月的脑子转变得很快,你没觉察到吗?她这话里有真有假,她也怕我们会去证实,所以,她不可能抛出一个子虚乌有的或者吹大牛的人物的,这一点,我做父亲的还是有数的……”

  “那怎么……”

  “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我也闲得慌,找点事做也不错,小朗,你先去纹章殿打听一下,有一个余……哦,叫余璞的人,听听纹章殿里的人是如何评价的……”

  “你怎么想招揽那个余璞?”昱月母亲一听,就知道自己的丈夫要干什么。

  “先得到评价以后再说”说到这里,对着那朗少年挥了下手,朗少年恭敬地行了一礼,离开房间。

  等郎少年走出了房间后,男子轻声说道:“如果真的如月月所说,这个余璞让星城、狩军和猎盟的人上来求镌绘,这绝对是个人才,我们这一边就缺少这种人才,不过,这炼丹该怎么证实呢?”

  “炼丹,华南不是在这学院的丹殿吗?”昱月母亲说道,

  “对对,来人……”

  外面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低身恭声问道:“王爷,请什么事让小的去做?”。

  “你差一个人去丹殿,请华南华少爷到这里来,再差一个人,拿我的玉珮去星城,请星城城主申不扬,让他过来见我……”

  “小的这就去”那人接过王爷递过来的玉珮,弯身退出。

看过《至尊纹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