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非洲有块地 > 56 被追击的白人男子

56 被追击的白人男子

    “这都是落后的手段了!”一个倨傲的声音打断了王汉卿。

  说话之人正是张仲书。他几步走近叶云凡几人,面带微笑看着他们。

  王汉卿见他来了,立即笑着介绍张仲书给叶云凡和林贵荣认识。

  “呵呵,他是我的表舅舅,就不用介绍了?”张仲书看着林贵荣笑道。

  王汉卿惊讶说道:“还有这么巧的事情?我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王汉卿都是从不同渠道认识二人的,张仲书是他的新同事,林贵荣则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

  “有人说,通过六个人就可以认识全世界任何一个人,我觉得挺有道理的,不过我相信缘分,”张仲书笑着看向叶云凡道,“缘分这东西玄妙的很,就比如说,刚刚我和叶老弟就已经初步认识了一下。”

  叶云凡报以微笑,没有过多言语。

  他其实很不喜欢张仲书这种自来熟的人,而且就冲他居然想搭讪朱蒂娅这一点,叶云凡就有一千种理由讨厌他。

  可是张仲书却是很热情,一个劲和叶云凡套近乎。叶云凡当着王汉卿的面不好拂了对方的面子,而且有句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那么热情客气,叶云凡也不能当小人。

  好不容易脱身,王汉卿又将他拉至一边,小声提醒道:“刚刚那个林贵荣是一个开赌场的,在赞比亚还算是有点能量,认识他对你可能有点用,不过千万不要去赌,他们这种地方专门设局坑钱,坑到难以翻身的那种。”

  叶云凡自信笑道:“放心吧,我烟不沾赌不碰,即便是能赢钱我也不会有感觉,想拉我去赌很困难。”

  “那就好,”王汉卿放心地点点头,“虽然开赌场坑华夏同胞不太好,但他多少是有点势力的,交朋友不仅仅要交好人,恶人也要认识一些,毕竟有些事情还是要用恶人磨,别太相信法律,特别是赞比亚这种黑人国家。”

  叶云凡赞同地点点头,有些时候法律还真靠不住,钻法律空子和玩弄法律的人太多了,普通人有冤难申,弱势群体被整到死的案子屡见不鲜,就连华夏都经常有冤假错案的事件被爆料出来。

  生日宴会以自主交流为主,叶云凡也没什么想法,没有特意结交朋友的心思,便带着安娜和朱蒂娅四处找东西吃,倒也自在。

  到了良辰,服务员推来一个大蛋糕。王汉卿今天生辰,自然是一系列生日宴流程都走完。

  这是他第一次用西式宴会形式来过生日,算是一次尝试,同时也是顾忌他老婆利亚这方面的风俗习惯,从结果上来看,也不比华夏那种生日宴差。而且大家都不用拼酒胡吹,喝酒也是适可而止,体验感觉很好。

  华夏的生日宴,请亲朋友好友一起去酒店吃顿饭,摆个几桌,喝酒猜拳,也并没有太大意思,还经常有喝醉酒的人,酒品不好的还会耍酒疯,处理起来非常麻烦,让人身心疲惫。

  更重要的是,作为生日主角,王汉卿不需要喝酒陪客人,难得轻松一回,以前他过生日请客,哪次不是喝的伶仃大醉,吐的胃酸都出来了?

  “这种生日宴我比较喜欢。以前都没想到,过一个生日可以这么轻松。”叶云凡带着安娜和朱蒂娅与王汉卿临别时,王汉卿忍不住对叹声说道,“我发现我开始喜欢这样的风俗了,简单自由。唯一的缺点就是感情增进比较困难,喝喝酒唱唱歌,去找个小妹按按背放松放松,顺带来个大宝剑之类的,那交情情妥妥的升上去了。”

  他说的是华夏语,也不怕女人们听到,即便是她们懂一点点华夏语,他说的内容她们大抵上是不理解的。

  叶云凡笑道:“其实人活着没必要太勉强自己,为了工作或者交友喝伤身体,我觉得得不偿失。人就这一辈子,活的自在一点才好。”

  王汉卿苦笑道:“你还年轻,不懂人情世故啊,想要在华夏获得人脉,达成生意,不喝点酒,搞点颜色服务还真办不成事。”

  “你这不是不在华夏了么?”叶云凡笑着反驳道。

  王汉卿苦笑:“可打交道的还是华夏人占多数啊。要和他们打交道,还得按咱们华夏人的照规矩来办。”

  叶云凡还想和他讨论讨论这个话题,见其他宾客也过来辞行,便笑着说道:“看样子你今天还有得忙活啊,我就不打扰你,先回去了。”

  王汉卿点点头:“行,关于这个话题,我们一次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慢慢聊聊。”

  作别王汉卿和利亚,叶云凡开车带着安娜和朱蒂娅往别墅赶去。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路上的车和行人都已变少。

  一到晚上九点,当地人的有钱人喜欢在城市的街道上飙车,叶云凡见到过几次。此时跑车轰鸣在炸街,但叶云凡又没有看到车影。

  为了安全起见,叶云凡开的不快,特别是过路口的时候,他更是小心翼翼,哪怕是红绿灯也非常小心。

  晚上九点钟是一个分水岭,在卢萨卡的华夏人,到了九点之后就不会出来溜达,这是一个大家都认同的规矩。

  赞比亚虽然政局比较稳定,但是黑帮还是还是很盛行,卢萨卡晚上九点以后治安陡然变差。

  就在他慢慢咬着一条灯光昏暗的街道往前开的时候,一群拿着刀棍的黑人突然从街角冲了出来,而他们追逐的对象,似乎是一名步伐矫健的白人男子。

  在安全方面,白人显然没有华夏人那么小心,他们基本上不会在乎晚上潜在危险,对他们来说,自己国家的治安和卢萨卡差不多,既然在自己的国家都是如此,那还防范什么?

  “救命!”那白人男子大叫着,似乎往叶云凡的车方向跑来。

  因为街上除了叶云凡这一辆车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可以帮助他摆脱追击了。

  叶云凡皱皱眉,下意识地锁定了车门。他心里不想管闲事,这种惹祸上身的行为和作死差不多,而且车上还有两个女孩子,如果卷入其中,极有可能害了她们二人。

  另外,他也不知道这个白人到底什么来头,是不是也不是一个好东西,帮助一个坏人逃跑,岂不是自找麻烦?

看过《我在非洲有块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