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仲尼弟子列传 > 第二五0章:公子邱

第二五0章:公子邱

  闵家今年种地已经收获了三次,第一次是冬小麦,第二次是春天种的粗粮,第三次是水稻,即将收割的是第四次,即麦收后种的粗粮,还有即将成熟的最后一次水稻。

  轰轰烈烈的秋收开始了,闵家人在几户没有享受到空闲的时候,又迎来新一轮的收割季节。人们忙而痛快着,享受着专属于他们的丰收喜悦,哪怕是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也高兴的收割粮食。这是今年第四次收割粮食,也是史无前例的粮食大丰收。

  且不说之后还有双季稻的第二次收割,就目前粗粮的秋收来说,从来没有人在一年内收获过这么多次数的粮食,他们怎么能不高兴的疯狂呢。

  一年内能收割这么多此数的粮食,当然和此时的大环境有关系。此时人口稀少,土地荒芜,只要有能力都可以随便开荒种地。这种情况下,当然是只要温度允许,粮食想怎么种就怎么种,不用担心田地不够用。

  田野里一片混乱的景象,粮食是想怎么收割就怎么收割。所有的闵家人都加入到秋收的行列,连商队都停止了出门,还从周围的邑城雇佣了很多的短工。

  可以这么说,闵家之所以能够收获真多此数的粮食,和周围没有人象闵家这样种粮食有关系。不然,在人口稀少的时代,都一样种粮食,谁还有空帮闵家收割呢。

  闵家粮仓满了,真正的满了,不管是邑还是新村,都不再因为粮食而发愁,哪怕是亩产量低,最高的亩产也不过二百斤左右,闵家的粮仓还是堆积的满当当的。现在归仓的粮食,已经足够一族人吃到明年冬小麦收割。

  新村不仅仅是自己丰收,也带动了汶上城里的人富裕。他们跟闵家人一样种粮食,虽然不能完全和闵家人一样吧,但也增加了一季到两季的收成。这让他们非常希望和闵家攀关系,于是乎,但是和闵家结亲的人家,不管是媳妇还是女婿,在家中的地位那是水涨船高,相当的有地位。

  面对这样的局面,新村的闵家人有点飘飘然,到哪里都是昂首挺胸,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家现在有粮食,警惕心放松了很多。

  警惕心放松的结果,就是闵家的情报详细被放在了晏婴的案桌上,他震惊闵家粮食成熟的次数,也第一次注意到粮食的亩产。粟的两百斤亩产,彻底让他坐不住了,他要获得闵家为什么亩产如此高的原因!并且,他又加派了人密切关注闵家的动静,观察闵家下次种植什么?

  他选出来自己的庄园,让人和闵家同步种地,要搞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高产?闵家是开荒地,按理说不应该高产,他一定要搞清楚这里边的原因!

  周书灿不清楚新村被晏婴死死盯住,他忙的头大眼昏,收了粗粮收水稻,收了水稻是冬耕,水稻的收割几户和秋耕种冬小麦同时,新村人手严重不足,他哪里有空管晏婴是否注意新村!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地里回到议事大棚。近一年的时间他一直住在大棚,尽管天气有点冷了,他的身体又怕冷,可邑这边的新房一直没有盖起来,他也没有办法。

  子库家的新房盖起来后邀请他几次,他嫌不方便,他身边跟着一堆人,怎么可能去子库家住,干脆直接拒绝了。为此,子库还抱怨了好几天,说看不起他!

  天气又凉了,大棚的墙壁又重新用苇席围起来,他躺着床上一点都不想动,小书帮他锤腿,邱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汇报工作。

  “小公,施嗣说水稻还要等两天才能成熟,让我们先犁地。”

  施嗣是之前换大米买的吴国奴隶,是新村种水稻的负责小组成员。水稻小组说水稻成熟了就是成熟了,说水稻没成熟就是没成熟,因为除了这几位吴国奴隶,没有人知道水稻是否成熟,周书灿也不知道。

  周书灿懒懒的“哼”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邱继续说:“小公,启公又从他家邑介绍过来一批人,我已经安置好了,明天他们就可以参加劳动了。另外,启公来信说,他的盐份额真的被减少了,他族里人通知他的是他今年的盐没有了,明年才能再去贩盐。小公估计的不错,这肯定是晏婴的小动作。”

  周书灿少气无力的摆摆手,慢腾腾的说:“写信告诉他,没事,让他安心在家休息,等农忙过后商队出发。按照之前说的,我们自己去开发盐。天下这么大,海岸线那么长,齐国才占多大地方。放心!”

  邱继续汇报:“小公,于公问他家能不能在新村盖房?他把他家里人都接过来了参加秋收了,大棚住着不方便,他家人太多,他也想在此盖房。”

  周书灿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强打精神说:“可以,你再统计一下,看看我们的佃户有多少想在新村定居的,统计一下,我好好想想怎么安置他们。如果他们成为新村人,就要适当的给他们一块地,让他们也有点盼头。这个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说的清的,之后有空了再细算,看看给他们多少地合适,另外地怎么给他们。唉,想起来这些就感觉累。”

  邱闻言安慰说:“小公,您可不能感觉累,您身体不好,累了会得病的。”

  周书灿暗幽幽的说:“我何尝不知道啊,现在这天你们还感觉热,可我已经感觉冷了。等冬耕过后,要赶紧的把房子盖起来,今年说啥也不能住在大棚里了。”

  邱附和说:“可不是嘛,一定要盖起来了,不能再等了。现在就是人手不够,小公您又非让族里人先盖房,也不知道他们知道不知道您对他们的好。”

  周书灿不以为然的说:“不用管那么多,能吃饱肚子,才是对他们真正的好,不然凭什么我们在新村说一不二?谁心里都有一杆秤,且算着呢。”

  邱“呵呵……呵呵!”两声,不知道是赞同,还是其他意思?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开始说话。“小公,你说的去盐海煮盐,真的能象齐国那样煮盐吗?”

  关于淮盐区域的事情,他只是简单的和邱、姜启提了煮盐的计划,至于其他的他就没有多说。他不想在事情成功之前,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

  隔墙有耳,他不知道谁会传播,不想当着大棚里其他人的面谈论这个。制止说:“这个事等忙过这一段再说。现在商队不能出门,说了也没用。”

  邱见小公不愿意提,也不再试探的问了,起身离开大棚,到外面透透气。

  他之所以想问煮盐的事情,是他有私心,他想知道小公的全盘计划。这是在他见识了弩的射杀能力之后,回新村又听了小公说煮盐的事后,一步一步想到这步的——他想复国!

  小公说的地方就是他的家乡南部,他的国家是鄟国,他是鄟国的公子。

  他的国家被鲁国灭了之后,他不认命,逃出来想找个复国的办法。没想到他没能借到军队,反倒是沦落为奴隶,被闵父买到闵家。

  之前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的国家离他这么近,是小公的煮盐计划让他看到希望。如果真的在那边煮盐,他是否可以把他的族人带过去?一起参与煮盐,然后在那边复国!

  现在他见识了锋利的武器,他自认为可以保护他的族人。如果他的族人向南迁徙过去,他认为他可以复国!

  可是他不敢问小公,他怕他忍不住会把内心的话说出来。那样小公会同意吗?小公那么精明的人,会为他做嫁衣吗?他复的可是他的国,这个小公个没关系,小公会大公无私的帮他吗?

  一切都是未知数,可他不敢赌!

  小公这个人其实挺大公无私的,但是那仅仅是对闵家人。他的族人对小公来说是外人,他不想让族人投靠小公的话,他其实已经知道小公会有的态度,小公的心是很冷酷的。

  鄟国位于今山东省郯城县沭河以东部分、临沭县石门乡部分和江苏省东海县温泉镇的部分村庄。

  鄟国,或许是沭水边上的原始社会时期的古鄟部落,夏商之际成为小国。靠近古郯国,它在西周初期是一个独立的诸侯国,后来成为了鲁国的附庸。到了春秋中期则被鲁国完全侵占,成为了它的鄟邑。

  鲁昭公九年,鲁国开始下手了,没费任何的吹灰之力,轻而易举的就一举攻破了鄟国。

  ……

  秋风秋雨秋煞人!

  新村第五次收割开始了,天空不合时宜的下起来秋雨,所有的人都下地抢收粮食。

  愁人的秋雨愁煞人,如果秋雨不停的话,水稻无法晾晒将会发霉,发霉的大米有毒不能吃,这是周书灿大脑里牢记的常识。

  他小时候家里的馒头发霉长毛、家里的面粉生虫,面缸里成一串串的条条,他父母和他周围的很多人,仅仅是把馒头长毛的那部分切掉、面粉里虫条条挑出去,馒头的其他部分接着食用,面粉接着做馒头和面汤,一点也并不影响食用。

  但是,他到南方上学后,见到报道霉大米毒死人的事件,他认定大米和小麦不一样,霉大米绝对不能吃!

  可现在这样的生存环境,即使他知道霉大米不能吃,也不可能让人把霉大米扔掉。他相信,他这边让人处理了霉大米,那边就有人把霉大米扒出来吃掉,哪怕吃死也在所不惜!在左右都是没有活路的情况下,人们宁可选择吃霉大米,也要吃饱肚子!这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好在老天爷怜悯众生,秋雨下的时间并不长,断断续续,下了两天就收住了,不影响水稻的晾晒,周书灿一颗悬着的心,放到了肚子里。

  这场秋雨对于收割水稻不是好事,但是对于秋耕种冬小麦是好事。秋耕后需要灌溉,这场秋雨就是一场及时雨,一时间,几家欢喜几家愁。

  天气并未真正的冷,又加上今年的气温正常,恢复到之前的应有温度,周书灿让人把冬耕等一等,种冬小麦提到日程。

  通过去年的冬小麦种植经验,他已经明白秋收后立马就要种植冬小麦,而不是冬耕时再种冬小麦。这样,冬小麦的播种时间提前到和水稻收割同时,让忙乱的新村和邑更加忙乱。

  子库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怒气冲冲冲进议事大棚,大声嚷嚷:“子骞,这样会把人忙死的!去年冬耕后才种的冬小麦,今年为什么让种这么早的冬小麦?”

  面对子库的质问,周书灿感觉很惭愧。他也是农村长大的娃,可他就是没有种过地,不知道冬小麦是什么时候播种。是今年总结了经验教训,才无意中想起来,冬小麦好像秋天种的。

  呵呵,呵呵,好尴尬啊!

  子库见子骞不说话,更加的懊恼,大声说:“子骞啊,你到底说的对不对啊?现在真的忙的受不了了,一边耕地一边种冬小麦,一边还要收割水稻,这简直不让人活了!去年冬耕后才种的冬小麦,不也收获小麦了嘛!”

  周书灿强忍住心虚,狡辩说:“叔,我会骗你吗?去面试第一年种植冬小麦,我也没有经验呀。今年种冬小麦,这是总结了经验教训才调整的时间。叔,你看看今年收获的冬小麦,才亩产多少斤?一百斤啊,小麦一百斤,还不够气力呢!你知道小麦应该亩产多少吗?应该亩产千斤才对!即使我们达不到亩产千斤,至少也要保证亩产二百斤吧。”

  子库被子骞说的话吓得瞠目结舌,两只眼睛瞪的溜圆,不相信的问:“子骞,你刚才说亩产多少?你没发烧吧?”说着,伸手去摸子骞的额头。

  “切!”

  周书灿抬胳膊挡开子库的手,不屑的说:“叔,我这样做是为了保证冬小麦的亩产量。如果你们感觉累,可以歇歇再种,反正是错一个月也不会长出来冬小麦,但亩产量我就不说了,你也知道。”。

  子库当然知道亩产量是什么,第一次收割水稻的时候,可是因为水稻的亩产量高兴坏了。现在种冬小麦可以提高亩产量,一百斤翻到二百斤,那就是说种一次地和去年种两次地是一样的,这还有什么说的呢。

  “好,子骞,就听你的,再累也认了。”

看过《仲尼弟子列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