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交易城 > 第472章败
  即使如此,王黎仍然觉得这一咬发出的雷霆一般的咬合声就像是直接从自己骨头里冒出来的,一身骨骼发出不堪负荷的咯吱响声,满口的血腥不可抑制地直往外冒,已是内外俱伤。

  他好在躯体比星吒要坚韧强大上许多,还不至于被这下撕咬给弄残了躯体。然而他也感觉到浑身气血在这凶猛到极点的力量下将欲散去,一旦功力散了,立即就是分尸惨死的下场!

  更何况这一咬的杀伤力不仅来自足以粉碎钢铁绞磨岩石的强大物理伤害,还充斥着无孔不入、蚀骨腐肌的血能!

  生死关头,王黎再无办法保留,冰火二劲从他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咆哮澎湃着往外爆发,冰火烈劲在狗头巨大的口腔内肆虐着,冲击着,回荡着。

  这股力量终于撼动了那充满血腥与死亡气息的巨口,强大的反震力令王黎整个身体都抛离了那只巨口,翻滚着朝空中飞出去。

  不过这也仅能让死亡延迟了数秒,只要狗头再次撕咬,王黎伤疲不堪的躯体绝对是再也承受不起的。

  也就在他脱离了巨口的同时,一发火箭弹准确地射入了狗头的口腔内,剧烈的爆炸顿时将狗头轰的不成形状。

  只可惜,那些密密麻麻的亡者之眼,在爆炸中却毁损极其有限,而只要它们存在,狗头又在极短的时间内开始蠕动着企图重组起来。

  要知道,那些亡者之眼,很难被一般的武器、子弹或者爆炸消灭,镀了银、抹了圣水的武器发挥杀伤效果还能强上一些,但也并不是很明显,星吒的爆裂标戟表面镀上银并在戟管中渗入大量水银,对付一般狼人与吸血鬼已经绝对是一戟一个了,可也仅仅能够击溃一个较小的狗头。此外,也就只有王黎手中的方天画戟才能够来得得心应手。

  但就在狗头即将重组的瞬间,一小股不知名液体泼到它身上。

  这一泼,顿时令狗头上的大量亡者之眼都如淋到硫酸般紧紧闭上了,还发出了滋滋的腐蚀声,狗头也惨嚎一声缩了回去,凶相不复,形态萎靡。

  “源血?”德古拉微微一皱眉,望向眼前一位虽然满身血迹面色苍白如纸,却仍然英姿飒爽,且以坚定无畏的眼神与自己对峙的绝美女子。

  她正是安娜公主,而且她左手手腕处的动脉割破了,鲜血不断地流出,刚刚令狗头暂时退却的液体正是她的鲜血。

  “不错,源血曾经是我的唯一弱点。可惜的是,经过了十七代传承,你血脉中的源血已经极为稀薄了,即使你舍得让全身的鲜血都流尽,也最多让我有小一段时间感到不快而已。”

  就在德古拉说话的时间,原本由于安娜公主的鲜血而闭上的亡者之眼又接二连三地睁开了,随着力量之源的恢复,那只狗头又狰狞狂暴如旧。

  就在伯爵还在说话间一条健壮魁梧的身影突然快如疾风地冲了上去,一个银光闪闪的十字架,被他紧握在右手中,一下子就举到了伯爵的面前。

  在银光的照耀和神圣的十字架下,德古拉痛苦地惨叫起来,他的脑袋痉挛一样的颤抖,梳得整齐的长发都震得散乱。

  可是一瞬间,甚至没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范海辛手中的十字架已被他夺了过去。德古拉依然喊叫着,这次却不再是痛苦,而是在用力,在发怒。

  接着,耀眼炫目的红光闪过,十字架象棉花糖一样在他手中融化。

  “我非常荣幸的在这里再次与你相会,加百列!”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说出了一句无谓的客套话,然后随手把手中那团变象泥巴一样的东西扔了出去。

  范海辛一惊,但是他在危急时刻总能机警的应变,虽然他的一只手臂已经被狼人重创而暂时废掉了,但十字架之后里暗藏在右袖中的银刺已经在瞬间毫不犹豫的刺了出去。方位拿捏的十分精准,银刺直接从德古拉的胸口对穿而过。

  那可不是普通的银刺,银刺之上,密密麻麻以微雕刻着圣经全文,加上几位红衣大主教的圣力加持,以及一系列的圣祈仪式,绝对没有任何一个暗黑生物能够在接触它之后不付出惨痛代价,何况是被刺入心脏。教堂足足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屈指可数的几根,这本来就是作为对付德古拉伯爵的杀手锏。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德古拉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过,那个银刺就像刺入了别人的身体,让他无动于衷。

  “你在考验我的耐心,这些过时的手段早已让我厌倦了,我还期待着你们能来一场新颖的演出。”德古拉的淡淡地说道,右手缓缓的把那根银刺抽出。

  一连串攻击都绝望地宣告无效,不过这好歹也争取了时间,足够让某人以扩音器发出了一声“住手!”

  “喔?”德古拉本来不可能为这一声停止住杀戮的,但是紧接着出现在他视野中的一个远比常人高大的身影却让他改变了主意。

  “科学怪人,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

  …………

  狗头停止了撕咬,但王黎的厄运却没有结束,就在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在空中翻滚的时候,一个展开蝠翼的人影自上而下从弥漫着夜空的浓雾中窜出,像一只猎食的蜘蛛一样从背后将他临空抱了个结实。

  冰冷却又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娇躯,隔着衣服都可以感觉到的细腻皮肤上的触感,这令王黎被这个人突然抱住后居然在一瞬间不可抑制泛起XiaoHun式的悸动,然后才因为颈部的冰凉触感而感到强烈的危机。

  若是他在状态十足的时候,这种完全是业余式的擒拿方式休想钳制到他,即使抱上了也会转眼间遭他反制,然而眼下身形凌空,无从借力,更重要的是身体刚刚遭到重创,内力也消耗到了一个最低谷,虽然他现在的身体仍然不会被手持武器的普通人伤损到,但抱住他的人显然也不是普通人。

  一双大师雕琢出来的工艺品一样的玉臂,仿佛只有安在维纳斯的石膏像上才能达到她的效果,在月光下白得耀眼,妖蛇一样,轻巧、无声、延长,终于碰到了他的手,紧紧握住。

  “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看过《诸天交易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