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甜富美总裁老婆 > 第294章 让她跟你离婚

第294章 让她跟你离婚

  怎么会这样?他连娇妻也没有看到那么多,小姨子倒被他全看到了。

  要是她告诉姐姐,他怎么向她解释啊?他不是故意的,是正好撞上的,可她们相信吗?不相信的话,他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要去给小姨子解释,让她不要说出去,否则就难堪了。

  过了一会,丁一桦提着一颗心,走到西边中卧室门外,干咳一声才说:“吉晓雯,我想给你解释一下。”

  “滚!”吉晓雯坐在床沿上生气。

  丁一桦见她已经穿戴整齐,就走进去,红着脸说:“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你一直反对我跟金小飞谈恋爱,原来你还有这样的非分之想。“吉晓雯嘟哝说。

  “不是的,我真的没有这样的想法。“丁小桦欲辩无辞。

  “你比金小飞还要坏,就是个流氓,我要跟姐姐说,让她把你赶出去。”吉晓雯羞涩地垂着头,声音很愤怒,“你们不是要离婚吗?怎么还赖在这里不走?”

  丁一桦说:“你姐姐不肯离。”

  “什么?”吉晓雯身子一震,抬起头看着他,“我姐不肯离?”

  “她说,暂时不要离。”丁一桦不知如何说好。

  “怎么可能呢?你什么也没有,是一个吃软饭的穷光蛋。”吉晓雯不屑地说,“还把妈妈也带过来,是个带着妈妈上门的赘婿。”

  小姨子对他恨之入骨,正好借机伶牙俐齿地数落他:“我第一次看到,社会上还是这样无赖的人。我姐要跟你离婚,你就是赖着不走,还说她不让离。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啊?快滚,不要呆在我房间里,我害怕。”

  丁一桦被小姨子骂得很不堪,可他还是耐心地说:“你可以问你姐姐。就是今天早晨,她下去叫了我妈一声妈,让她不要走。又对我说,暂时不要离婚。”

  “为什么不离啊?”小姨子不相信,就拿出手机给给姐姐打电话,“姐,丁一桦说,你不肯离婚。”

  丁一桦急死了,怕她在电话说他看到她身体的事,就拼命扭脸咂嘴,给她使眼色。

  可小姨子不看他,只管对着手机说:“他到我卧室里偷。”

  “哎呀,不是的。”丁一桦赶紧打断她说,“我是想叫你,一起到二楼,给外公治病。”

  “好好,我回来再告诉你。”吉晓雯挂了电话,瞪着他说,“你心虚什么?你就是一个流氓。等姐回来,我要告诉他,让她跟你离婚,让你们滚蛋。”

  丁一桦有口难辩,只得悻悻然退出去。

  他走到门口,还是转身对小姨子说:“吉晓雯,你不是有怪鼾病吗?我也可以给你治好它。”

  “什么?”吉晓雯被他弄得一惊一乍,“你能给我,治怪鼾病?”

  “对,我给你针疗几次,你就不打鼾了。”

  “真的?”吉晓雯惊喜地叫了一声,但她放晴的俏脸马上就阴沉下来,不相信地问,“你是学医的?”

  “我不是学医的。”

  “那你怎么看病?你想骗我!”吉晓雯又气愤地提高声音说,“我不像我姐那么好骗,在大学里,那些想骗我的男生,哪个不败在本姑姑手下?哼,你算老几啊!居然一直反对我的婚姻,还想打我的主意,快滚!”

  “哎呀,你怎么不相信人呢?”丁一桦不跟她说了,“好好,你不相就算了,我去给曼倩外公去做针疗。昨天晚上,就是我把他抢救过来的,你还不相信,哼。”

  他说着掉头就走。

  走到二楼华曼倩外公的卧室,现在不离婚,他能叫他外公了:“外公,我给你做针疗。”

  大概丈母娘上班前跟他说了,外公在等着他。

  “谢谢,小丁。”外公的眼睛还是灵活的,只是说话有些慢,“我要不要,坐起来?”

  “不用,你就躺着,我给你做头部。”丁一桦说,“治疗老年痴呆症,只要在头部就行了。”

  他掇了一张椅子,在外公头顶处坐下,拿出银针,开始给他扎针。

  “小丁,你不是医生,却能治病,真是,了不得。”外公的头脑比较清晰,只是不灵活,反映迟钝,“老年痴呆症,医院里,都治不好,你能治好,真是神了。”

  这话既是感激,也是怀疑。

  “外公,现在你不要说话,我要扎针了。”丁一桦开始给他扎针。

  刚扎好针,吉晓雯就阴着脸走进来:“我来看看,你是怎么给我姐外公治病的。你这个江湖郎中,不要给他扎坏了。”

  丁一桦因为刚才撞见她身体,有些过意不去,就无论她怎么骂,也不生她的气:“吉晓雯,你来得正好。你看,我在给外公,治疗老年痴呆症。”

  “老年痴呆症,你也能治疗?”吉晓雯瞪大眼睛看着。

  “对,这种病能治,你的怪鼾病,就更好治了。”丁一桦自信地对她说,“我先扎他前面的头维和神庭两个穴位,再扎他后面的脑户和天柱两个穴位。”

  “你没有说医,对穴位这么熟悉?”

  “光用六合神针,和奇门十八法等传统针法,是治不好这些疑难杂症的。”丁一桦见小姨子来了兴趣,更加起劲地说,“我在这些传统针法的基础上,作了一些改进,然后又带功捻针,才有效果。”

  他没想到那天晚上在山中获得的本领,竟然越来越神奇,许多疑难杂症都能治疗。

  “你还能对传统针术进行改进?”小姨子拉着艳脸说,“你的牛,吹得越来越大了。”

  “不信,你看,这针上是不是有股,蓝色的烟雾在旋转?”

  丁晓雯细致一看,真的有股蓝色的烟雾,在针上旋转着。她瞪大眼睛,疑惑地说:“这是什么啊?”

  “你再看,它旋转着,沿着针钻进外公体内去了。内功真气与针灸相结合,才能治好这病。”

  “哦,这是真的。”吉晓雯有些相信了。

  过了一会,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问:“要是给我治打鼾病,也这样治吗?”

  “对,你这病,主要是鼻腔口腔和胸腔部位有异常。”

  “什么,胸腔?”小姨子敏感地红了脸。

  丁一桦赶紧解释;“我说胸腔,不会要给你扎胸部,我也只要扎你的头部就行了。”

  “怎么扎啊?要是医院里,能看这种病就好了。”小姨子羞涩地嘟哝。

  她想小姨子怎么能让姐夫扎针?这要是被人知道,还不要笑掉大牙啊!可是她又非常迫切地希望治好这个怪病?否则怎么恋爱结婚?

  结婚以后,老公不被她折磨疯才怪呢。她自已也对这个怪鼾病很生气,有时整晚睡不着,心里很烦躁。在大学里,她总是觉得对不起室友。

  可现在偏偏遇到姐夫能治这个病,她哪里好意思躺在他面前,让他在身上蹭扎摆弄,多害臊啊。

  丁一桦看出她的心思,就说:“给你扎针,要等你姐姐在的时候扎。”

  吉晓雯心情矛盾地噘着嘴,转身走出去。

  吃过中饭,丁一桦在卧室的小床上小睡了一会,就带着妈妈出去逛街。妈来到到这里,他没有带她逛过街呢。

  逛一逛街,给她买身衣服。他身上还有几百元钱,买身普通的衣服,还是够的。另外,也相看一下适合开馄饨店的门面。如果有,他要问华曼倩借钱开起来,让妈妈有事情做。

  那天公邢小霖关要用的三万元钱,他后来没有用掉,已经老老实实地还给华曼倩了。

  丁一桦走下楼,走到西厢屋叫过妈妈,就走出别墅区,到附近一个商务区里去转悠。

  走在路上,妈妈对他说:“一桦,你应该找个工作,这样没事做,靠老婆吃饭,真的不太好。”

  丁一桦沉默不语,他不知怎么跟妈解释好。他现在主要的任务,是帮华曼倩要回这笔巨款。这个任务完成,才能决定后面的事。

  “妈妈,我给你买身衣服。”他带着妈妈朝一个服饰商城走去。

  转过一排房子,他就看到服装商城门外的场地上,有七八个剃着奇形怪状头发的小混混,正围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在起哄和骚扰。

  丁一桦上前一看,不禁吃了一惊,这不是新来的吉晓雯吗?她怎么已经在这里了?

  原来,吉晓雯吃好中饭,没有午休就出来了。

  她身上有几万元钱,都是亲生父亲给的,所以她平时化钱也是大手大脚的,跟豪门千斤有得一比。尽管她妈妈只是一个超市营业员,后爸是建筑工程监理,是个平民家族,她的言行却不像个平民女孩。

  毕竟是富豪的种啊!

  逛街买衣服都是她的爱好,她背着挎包在商场里走来走去,感觉总是不错。因为她脸蛋漂亮,身材傲娇,无论走到哪里,身上都会吸满路人的目光,她感觉很享受。

  可今天她刚走到服装商场外面的场地上,就有一个流里流气的黄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辟腿走到她面前说:“哇,颜值好高啊。”。

  吉晓雯不理他,视而不见地绕过他,就往商场里走。

  这种流氓的搭讪话,他在大学里听得很多。

看过《我的甜富美总裁老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