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乱世成凰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今晚我们

第一百三十八章 今晚我们

  这就不说了,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夫君,也曾经与你患难与共,海誓山盟,好的时候恨不能生生世世永相随,你竟然把我当男宠?

  凌子胥已经气的说不出话,往日的伶牙俐齿,荡然无存,只剩了目瞪口呆,三观尽毁,天雷滚滚,当空劈震。

  一切当真都……错付了?

  凌子胥还没有从天雷滚滚中缓过神来,只见两个高大魁梧的侍者,拿着皮鞭走了过来。

  脑中轰鸣,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开玩笑的吧,你就是想吓吓我,做个样子的呀!

  可是,何梦曦的神情,那个年轻俊美的侍者认真的表情,哪里像是开玩笑?

  “何梦曦,你敢?”凌子胥失声大叫。

  “呵呵,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是女帝,可以主宰你的一切,你犯了错,我当然要惩罚,没有把你打入冷宫,让你永远不见天日的自生自灭,已经是网开一面了,你不觉得我很仁慈么,你不要恭谢皇恩么?”

  “谢你个头,何梦曦,……,不,陛下你冷静,冷静,我们曾经……”

  “是,谁没有曾经,想想你们男人,做了皇帝,哪个不是三宫六院,妃嫔无数,怎么到了女子坐了帝位,就必须只能有你一个,拿些俊男做内侍,你还要说三道四,不依不饶……”

  “难道你就是为了这个,要如此对待我?”凌子胥惊问。

  何梦曦不理会他的问话,眼眸灼灼,盯着凌子胥:“我也想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只要你安心在我身边,我便封你为帝后,我便只要你一个,可是,你,竟然要离开我,是你辜负了朕,你必须得到惩罚!”

  “我没有打算辜负你,我发誓不会离开你,我去去就回,难道不可以么,你难道对我一丁点儿的信任都没有,何至于如此?”

  何梦曦衣袖一挥:“无需多言,行刑!”

  “啪”一声脆响,凌子胥只觉得后背就像被火灼伤了一样,火辣辣的痛。

  凌子胥是武将,沙场征战自然不在话下,可是这样被扒光了拿鞭子抽,却是生平第一次,油然而生的耻辱感,还有难以置信,无法理解,仿佛心中有什么东西轰毁了,揪心的痛。

  “啊……”凌子胥狂吼一声,震的何梦曦后退了一步。

  凌子胥盯着何梦曦,咬着后槽牙冷笑:“好,你很好,来吧,爷不怕……”

  确实,他除了那声狂吼,连眉都没皱一下,可是他大瞪着眼睛,脸胀的通红,他被气着了,气的肝胆欲裂,气的浑身发抖。

  你,竟然真的打我?

  也就在甩出第十鞭的时候,终于,凌子胥一口老血喷出,气的晕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身在金碧辉煌的寝宫。

  这是属于何梦曦的地方,纱幔垂挂,熏香荼靡,十分的安静。

  凌子胥趴在红浪翻滚的锦被上,身下是雕龙刻凤的檀木大床。

  身侧,坐着只穿着红色素纱里衣的陈国女帝,正小心翼翼的拿着药瓶,十分细致的为他布满红痕的后背上药。

  那些鞭痕并不深,只是伤了皮肉,没有伤到筋骨,与当年何梦曦受到的鞭笞,不可同日而语。

  说到底,何梦曦还是留了情面的,也只是把架势做足了而已。

  已经够了。

  药抹在身上,有丝丝的凉意,凌子胥没有感到十分的灼痛,滋滋灼痛的是他的心,第一鞭落下,他的心就凉了,屈辱就产生了,悔恨也有了,帮她,助她,竟落了如此的下场,都说最毒妇人心,诚不欺我。

  凌子胥睁开眼眸,面色冷淡,一言不发。

  “醒了?疼么?”何梦曦的声音轻柔,和白天比,仿佛换了一个人。

  这人是有多分裂,白天还冷寒森森,不留情面,怎么到了晚上,便亲自上药,温言柔语,这是打一下再给一颗糖?

  凌子胥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算是做答,他不想说话,也不想看她,同床共枕这么多天,他现在觉得自己并不了解她。

  “我只是想让你记住我而已,这样的伤,会好的很慢,感觉到痛的时候,你就会想起我!”何梦曦说的轻描淡写,柔情蜜意。

  “你有病吧!”凌子胥怒不可遏的低吼。

  “夜已经深了,该歇息了。”何梦曦打了一个哈欠,正准备站起来。

  忽然,身侧的凌子胥一个鲤鱼打挺,飞跃而起,把她扑倒在床上。

  “呃……”她低低的惊叫一声。

  看着凌子胥呲牙咧嘴忍着疼痛扑过来,她一副无奈的表情:“刚上过药,你不要乱动!”

  “何梦曦,你欺人太甚,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凌子胥把她压在身下,手掰着她的肩,张牙舞爪,厉声质问。

  何梦曦眼珠转了转,竟然作势想了想。

  这还用想?凌子胥气的怒目圆睁,手往上,恨不能要掐住她的脖颈。

  “把你当……我的夫君。”何梦曦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凌子胥也只是试了试,没有掐下去。

  “可是你这算什么,你就是这样对待夫君的?”凌子胥狠狠的压着她,和她脸对脸,眼对眼。

  沉重的呼吸扑在脸颊,何梦曦推了推他的双肩,推不动,便放弃了。

  “你不就是想走么,好,我放你走!”何梦曦面上挂冷。

  “现在不是走不走的问题!”

  “你想怎样?”

  “是不是我对你太好了,太温柔了,所以你才会如此变本加厉的作践我,那好,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凌子胥你疯了,你想怎样?”

  “怎样?我要让你这辈子都记得,都忘不了,今晚,我们……”

  凌子胥深眸起了冰霜,冷若寒潭,他丝毫不顾及背上的伤痛,抓着何梦曦的衣领,用力撕扯。

  何梦曦白腻的脖颈敞露开来,蜜糖般的胸脯若隐若现,凌子胥稍一用力,挥手一扬,裹胸被他扯了个干净。

  曾经温柔如水的凌子胥不再温柔,曾经深情款款的凌子胥面目狰狞。

  那是因为他的动作太大,后背的伤口撕裂,疼得。。

  顾不得许多,白天的震惊,困惑,屈辱,不堪,此时都化作暴力,不留情面,男人特有的凶残。

看过《乱世成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