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八十一章 封神第一魂!

第六百八十一章 封神第一魂!

    敖丙,在搞什么?

  城楼门洞内,李长寿端着紫砂壶、微微皱着眉头。

  身后那正在挥扇的甲士,见状顿时将自己动作幅度调整到了最大,扇得李长寿长发一阵乱舞。

  李长寿仙识所见,敖丙带着七八名龙族侍卫,在浅海区域做了个阵法,还暗戳戳的密谋着什么……

  不对劲。

  这天道剧本突然有点不对劲。

  是自己在哪吒之事上干涉太多了吗?按天道剧本,哪吒打死敖丙,不应该这么早才对。

  李长寿回顾着自己围绕陈塘关展开的整个布局,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有人在干涉自己的布局。

  许久之前,李长寿就将哪吒与东海龙宫的矛盾,定为自己探究天道对剧本收束底线的关键事件。

  现如今,虽然情况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变化,但基调还是这般,只是多了些对天道的博弈。

  由此推断,敖丙此时的行为,极有可能是大劫劫运在推动。

  李长寿沉吟几声,指尖一动,陈塘关大地深处,一只只纸道人施展土遁,朝东海浩浩荡荡而去。

  稳一手,最起码保证哪吒的安危,这是基本底线。

  其实李长寿早就想过,天道有收束剧本的力量,就有随时撕毁这个剧本的力量。

  不考虑天道意志私欲的前提下,它要的是降低生灵之力,维护天地稳定。

  尽信书不如无书,此事同理。

  李长寿仔细分析着敖丙所列阵法……

  杀阵?

  这敖丙,哪来这么大的恨意?

  李长寿目光挪向了旁处,一条清河的入海口附近,又不由一乐。

  这小哪吒……

  圣光何在?快遮一遮。

  ……

  “我有一只火尖枪,变大变小会发光~”

  哼着长安叔教给的歌谣,小手不断撩着清凉的河水,小哪吒站在水池边、光着小屁股蛋,脚丫不断扑腾着水花,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

  在水中玩了半个时辰,他跳回岸上,蒸干身上的水渍,麻利地套上了肚兜、短衫、短裤,跳到一旁树杈上躺下,舒舒服服地叹了口气。

  人生,惬意。

  日头西斜,斑驳的树影落在他小脸上,太阳星朦胧的温暖,配合着河边微风清凉的水汽,让哪吒顿时有了一丢丢睡意。

  “长安叔……”

  迷迷糊糊间,他小声嘀咕着:“与人为善,以德服人,就是该打死的坏蛋打成半死就够了的意思吗?”

  “娘,爹欺负你我就给他的马下泻药……”

  “师父,你枪法太逊了……咋也没点新玩意了呢。”

  树下大地中的纸道人不由轻笑了声。

  李长寿笑容未收,已是皱眉看向入海口处。

  那里,一条白线缓缓拉开,却是一股大浪自海中逆涌而来。

  白浪之上,一道丈高的身影持叉而立,青面獠牙、血盆鱼口,身着青黑色细鳞般的甲胄,一双绿豆大小的小眼精光涌动,早早锁定在了树上熟睡的孩童身上。

  睡着了?

  夜叉挑挑眉,空中有惊雷炸响,河边有惊涛拍岸!

  哪吒:……

  静。

  见哪吒毫无动静,这海族夜叉双眼一瞪,觉得自己被故意小觑。

  他在龙宫是个小角色不假,但他好歹也是天庭正八经册封的巡逻武官!

  手中长叉对着哪吒远远地扬起,一股水流凝成水箭,对哪吒激射而去!

  睡梦中的小哪吒双目突然睁开,双目尚未有明显焦距,身影已是迎着水箭飞射而去。

  攥拳、凝力!

  道道浅红色光芒在哪吒拳锋汇聚!

  哪吒一拳打出,那水箭隔着数百丈远,已是直接炸散,顺带将江河断流、白浪逆涌,那浪上的夜叉面色大变!

  这……

  “谁!”

  小哪吒身形包裹着淡淡红芒,站在翻涌的河面上,双目凝视着那只有点慌了的夜叉,目中渐渐凝聚出光亮。

  呃,好丑的鱼头怪。

  长安叔说过与人为善,不揭其短,咱就不去心直口快了。

  用了三个成语,娘亲知道定是要夸咱们了!

  小哪吒顿时神气了起来,向前踏出半步,脚底板绽出一抹冲击波向前横扫,束着发包的细带不断飘舞,红芒渐渐归于体内。

  他小手一伸、半声轻喝:

  “你干嘛偷袭我!”

  那夜叉喉结上下晃动了几下,想着自家三太子的叮嘱,也是进退不能。

  这?

  三太子让自己抓个娃娃,本以为是啥好差事,怎得现如今感觉无比棘手。

  【你若是事办砸了,知道后果。】

  夜叉一咬牙、一跺脚,心底念着‘这不就是个娃娃’,立刻挺胸抬头,指着哪吒大喊:

  “你这人族小娃,何以在此地为非作歹,称王称霸!

  我乃东海巡游夜叉将军,天庭通明殿中刻有名讳,四海水神之中有我差位!

  你此前偷袭我家三太子,正要将你带回水晶宫受审!”

  小哪吒眨眨眼:“水晶宫?那里面有水晶吗?”

  “自是有的,都是水晶……呸!”

  夜叉大骂一声:“由不得你在此胡言乱语,快快随我前去!免得本将军对你这小娃动粗动武,委实损我英明!”

  哪吒头一歪:“那你动武吧。”

  夜叉那双小眼顿时瞪圆。

  “来呀。”

  小哪吒招招手,见夜叉不敢向前,嗤的一笑:

  “长安叔说的狐假虎威、只知咋呼,大概就是你这样了!

  我听人说,你们管海里的,我们人族管地上的,泾渭分明、互不干涉,就你们那个三太子三天两头来我们陈塘关抢别人媳妇,怎么就没有什么公主嫁过来呢?”

  夜叉大骂:“嗨!你这小娃!

  懂什么天地道理,说什么水陆之分!

  我们海族归顺龙族,龙族乃是天庭重臣,分管三界水事,你等闲若是知晓一点事理,就该知我们龙宫,你这总兵之子绝对招惹不得!

  当真满口胡言!快快随我去认罪!

  否则定要你!”

  “你什么你?”哪吒嘴角撇了撇,“连我一个小孩都说不过,有本事上来拿我呀。”

  夜叉大骂:“有本事你下来啊!”

  “哦,好。”

  就听得哗的一声,哪吒施施然落在水面上,俩只来不及穿鞋的脚丫如履平地,在水面上走了两步,对夜叉眨眨眼。

  那神态,神气无比、活灵活现;

  那表情,略带期待、暗搓掌心。

  此时,这夜叉已是怒火上涌,退一步越想越气、进一步欲战不能,后腮帮子喷出两股酸水,攥着钢枪的手掌不断轻颤。

  “你这!”

  哪吒下巴一抬。

  “你!你!”

  夜叉的鱼嘴不断抖动,怒气上涌、肝火大动,咬牙大吼一声:

  “照顾好本将军的七舅姥爷!”

  好夜叉!

  手持长枪踏波前冲,身形当真迅疾无比,还在翻涌的河面再次动荡!

  小哪吒眼前一亮,左手轻轻一阵,那有着三只节点的手镯有一颗节点亮起,侧旁的手镯闪耀金光,化作了一尺直径的金色镯圈,对着夜叉正面甩了出去。

  乾坤圈刚脱手,哪吒紧跟前冲,小脚在水面蹬出道道残影,左拳右掌、招式已涌上心头,双目出现淡淡火焰。

  他都计算好了!

  对方打飞乾坤圈的同时,自己将会一跃而起,发挥自身形灵巧的优势,正面进攻对方要害,再以意念运转乾坤圈自侧旁反袭,混天绫从水下偷袭,自己回身杀个回马枪,将金砖扔出去砸他后背要害,然后再与人为善、得饶人处且饶人的留他性……

  咔、啪、砰!

  诶?

  小哪吒脚步一停,小脚丫在水面上激起道道浪花,屏住呼吸看向前方的情形。

  那夜叉手中握着两把断掉的长枪,额头炸碎,已成了一具尸身,一缕魂魄朝深海而去。

  “这么不禁打吗?”

  小哪吒歪了下头,也没太在意,将几件宝物收回了自己的手镯中,自身红光钻回体内。

  算了,回去睡会儿吧。

  伸了个懒腰,小哪吒打了个哈欠,施施然转过身来,就要朝自己原本睡觉的大树走去。

  正此时!

  东海之上出现少许波涛,数条苍龙飞出海面,在空中盘旋半圈,立刻冲向此处!

  “大胆哪吒,竟杀害我龙宫夜叉!”

  来者,便是那敖丙。

  这敖丙已充分领教过哪吒的厉害,暗中所见夜叉被打死的情形,此刻自是不敢向前,只是远远呼喊。

  “还不跟本殿下去龙宫领罪!”

  哪吒哼了声,左手张开,乾坤圈在他身周飞速环绕;

  右手虚握,一团火光闪耀,火尖枪已在他掌心凝聚,嗤的一声燃烧起火光。

  哪吒喊道:“是他先动的手,与我何干?”

  “你打死夜叉还有理了?这夜叉乃通明殿挂名的仙神!”

  敖丙骂道:“你不过是区区凡人,仗着父辈荫庇如此胡作非为,殊不知惹下了多大的灾祸!

  莫要让本殿下说第二次,跟我去龙宫!”

  哪吒抓着火尖枪对前方轻轻一递,骂道:“废话少说,要打就打!”

  敖丙也是泛了怒意,大喊一声:“众侍卫何在!”

  那七八条苍龙低吼高吟!

  敖丙龙爪前指:“拿下!”

  众龙立刻前扑,却是联手压向哪吒!

  看此时:

  飞沙走石,水波乱舞。

  苍龙低吼,生灵退避。

  哪吒一跃而起,跳至空中,手持火尖枪、脚踏风火轮,灵巧的身形蕴含着莫大的力道,火尖枪之上涌出道道三昧真炎!

  不过转眼,三条苍龙被砸了龙鳞,两条苍龙被刺破了鳞甲。

  有苍龙招来风雨雷电,哪吒身形丝毫不躲,一应接下,未见有半分损伤。

  有苍龙化作人形正面对战,却吃不住哪吒挥枪带出的力道,被打的后退翻飞、嘴角溢血!

  激战正酣,哪吒双目有红光闪烁,左手手腕上有着三只节点的手镯,亮起了第二颗!

  煞气护体,诛妖除邪;

  道心正持,无畏无惧!

  隐藏身形的李长寿仰头看着这般情形,颇为满意地点点头,手中留影球记录着整个过程。

  陈塘关城楼上,隐隐可见云中苍龙翻涌,若目力足够好的,自是能见到那个在苍龙的身影中,脚踏风火轮上下追逐苍龙的小巧身影。

  老三?!

  李府阁楼中,李靖站起身来,目中带着几分震惊,转身就冲向窗口,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东北方向。

  正此时!

  李靖眼前一花,突然看到一道金光对自己扫来,道心惊颤、面容都有些苍白。

  大能?!

  他身形勉强朝着侧旁闪躲,肩头依然飚出了一道鲜红的血箭。

  咻咻——

  更多破空声自耳旁炸响,李靖身形左闪右躲、已是握住了一把灵宝长剑。

  周遭天地突然一暗,完全不给李靖半点施展本领的机会,一座大阵就已将李靖困在其中。

  这阵法化作了一团乌云,悬浮在了陈塘关之上。

  乌云正上方,那道有些虚浅的身影有些不屑地冷笑了声,转身就要飞去东海。

  但这身影的动作突然一僵。

  空气毫无预兆地凝住,乾坤多了淡淡的杀机。

  这虚影皱眉看向左侧,倒是露出了几分从容之感,背负起了双手。

  大阵中,李靖身周被一股仙力护持,此时已能勉强应对周遭攻势。

  一道身影自乌云侧旁踏步而来,正是李府高级家丁,王长安,李长寿的‘金丹’纸道人。

  李长寿道:“道友现如今,已是甘做犬牙?”

  弥勒淡淡地笑着,道:“道友又何尝不是犬牙?你我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你这话却也有些道理,”李长寿收敛笑意,“但终归,我遵循的是天道建立秩序的意志,而道友如今,却是在遵循天道的阴暗。”

  “秩序、阴暗,道友当真是会给自己立名声。”

  “名声并非是立的,”李长寿目中杀机涌动,“道友既已现身,就留在此处吧。”

  “星君莫非看不出,这是我一具化身。”

  “化身?”李长寿身周出现了淡淡的水蓝色光华,“你化身我也不想放过。”

  嗡——

  乾坤轻轻震荡,数道身影出现在乌云各个方向,此地乾坤也随之被完全封禁。

  弥勒冷哼一声,李长寿面容肃穆,数道身影轻轻闪烁,转眼化作漫天残影,对弥勒化身镇压而去。

  东海之上!

  一条苍龙仰头惨叫,脊背处,哪吒双手擎着火尖枪,自上而下刺入破碎的龙鳞之中,混天绫在他身后指向天穹,乾坤圈盘旋身周如金色光盾。

  哪吒背后有着一道浅浅的少年轮廓,少年身周涌动着浅黑色光芒,双目紧闭。

  前世残魂,煞气本我。

  “哈!”

  哪吒一声轻喝,那苍龙身形支撑不住,瞬间朝云下跌去,身形骤然缩小,躲避其后攻势。

  “先走!这人族孩童我们不是对手!”

  有苍龙口吐人言,此时已是或多或少带伤的苍龙立刻扭头逃窜。

  哪吒此时状态有些不对,双目已被血光侵染,一言不发,踩着风火轮急追而上!

  海水中,李长寿静静注视着这一幕。

  本体心底已开启了七七四十九只‘窗口’,操控着大批纸道人,施展水遁紧紧跟在哪吒身后。

  其中还有数个纸道人身上带着挪移微型法阵,随时可以接来处于小琼峰的本体。

  今日……

  哪吒杀敖丙,按天道的剧本,应是在几年后才对。

  大劫在加速?

  天道,已是如此迫不及待?

  李长寿心底一叹,全心观察各处。

  本体旁的灵娥注视着铜镜内的画面,已是停下了占便宜的行为,屏息凝神。

  龙宫中,宝座上的龙王咪起双眼,此时轻轻一叹,静静地斜躺不动。

  陈塘关上空的乌云中,李靖持剑与周遭攻来的虚影大战,目中越发焦急,法宝不停挥洒。

  东海边缘,浅海与深海交接之地,敖丙不知何时已盘踞在海底,那双带着几分黑色火焰的眼眸,凝视着哪吒飞来的方向。

  来了,来了!

  这里就是杀阵!

  只要他进入此地,自己就以他打杀巡海夜叉之名,用杀阵镇压了他!

  谁都不能阻拦,谁都无法对自己问罪!

  龙族真正缺少的只是气运,这是远古霸主,是真正的强者!

  今天,父王你定会亲眼注视于我!

  我敖丙!

  东海龙王第三子!

  轰!

  数条苍龙撞入海面,按此前计划的那般吸引着哪吒的注意,朝海底迅速沉去。

  哪吒身周涌出道道火焰,将海水隔绝开来,毫无犹豫冲入海水中,双目已接近于纯黑之色,身周散发着一股纯粹而浓烈的杀意!

  敖丙龙爪颤了下,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但哪吒身影径直撞入大阵之内,瞬间消失不见。

  成了。

  敖丙心底长长松了口气,随之就泛起了莫大的成就感,身形朝着大阵缓缓游动,感受着那大阵已喷涌的绝杀之力。

  哪吒?

  阐教弟子?太白金星的干孙子?

  “哈哈,哈哈哈!”

  苍龙于水中低吼、大笑,百丈长短的修长身形缓缓摇摆,那几名侍卫已是朝着此地游来。

  忽然!

  海中大阵显露出外围踪迹,那是一只玄黑色的磨盘,而这磨盘正中,如烛火一般的火苗轻轻闪烁。

  三昧真炎!

  火莲爆涌!

  方圆数百里的海面高高隆起,其中又有一根根水柱直冲天际!

  海中,那颗直径百里的莲花正自怒放,那是生灵真炎,嘲讽着普通海水的覆灭之力!

  火莲之下,数条苍龙玩命奔逃,那敖丙错愕半瞬、离着火莲最初爆点着实太近,此刻已是来不及逃遁,被火焰与滚烫的海水直接吞没……

  而那道夺命的身影,正浴火而来!

  “哪吒!尔!”

  最后的那个敢字,已是无法成声。

看过《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