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六百八十章 敖丙起杀心

第六百八十章 敖丙起杀心

    南赡部洲,朝歌城。

  周天轮转,夜幕星辰,华灯初上时,帝辛坐在九人抬着的宝座上,面带倦容地离开了大王殿。

  近来,诸侯反弹越发激烈,大商军力充沛,但已有颇多隐患。

  八百诸侯反了一百,倒也算在预料之内。

  毕竟自己几道王令下去,将半数诸侯都已逼上了一条路径,要么对寡人的大商继续臣服,要么就自己造反,被寡人的大商打到臣服。

  太师所言,让寡人暂时放缓对朝中权贵的逼迫,以减缓此时面对的压力……

  太师总归是太过稳健,偏于保守。

  变革当流血;

  革新辅重刑。

  大商基业至今日,已是有太多问题、太多沉珂,若不能快刀斩下去,只会空做无用功,反而会让大商陷入被诸侯联合挟持的境地,亡国数十载之间。

  而今,改革已是初见成效,商地越发繁华、百姓对奴隶也开始接纳与同化,虽然还有漫漫长路,但只是这般国力,已足以震慑群雄。

  姬昌被囚,南伯侯已死,北伯侯已被寡人驯服,只剩八百诸侯之长,自己王后背后的大树,东路、姜家。

  这姜家……哼!

  以国丈自居,凭鲁地殷实,暗中支持众小诸侯作乱,表面上又与寡人为善,借此沉醉于自己所为的名望之中。

  想做寡人大商之外的无冕之王?

  未免也太小看寡人之志……

  “大王。”

  前方突然传来一声轻唤,让帝辛自思索中回转。

  车架已停了下来,前方不远处,一名身着华服的美妇人,带着不少宫娥随从向前,对帝辛缓缓行礼,柔声道:

  “大王。”

  帝辛抬手示意,宝座被缓缓放下。

  但帝辛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淡然道:“王后为何在此?”

  那妇人自是姜王后,帝辛还是嗣子时就已成亲。

  似乎感受到了帝辛的冷淡,这妇人幽幽一叹,低声道:“大王,我已备好了晚宴,想请大王去宫中一叙。

  大王每日为国事操劳,我也不知该为大王做些什么,只想为大王排忧解难。”

  帝辛皱了皱眉,“寡人已与美人相约。”

  “大王,您偏爱妲己妹妹是否有些太过了,”姜王后叹道,“您是一国之君,更是我们姐妹几人的丈夫,我们不求大王您能雨露均沾,但也当顾念夫妻情分,莫要这般冷落。

  而今朝中盛传,言说苏贵妃有害于国君,我为王后,当为此事提醒大王……”

  帝辛缓缓后仰,魁梧的身形陷在宝座中,双目如两片深渊,左手托着脸腮、中指抵在发髻边缘,嗓音虽清淡,却透出一股莫名的威严。

  “你在教我做王?”

  姜王后浑身轻颤了下,连忙后退半步,对帝辛低头欠身,“大王恕罪!”

  “寡人是王,你才是王后。”

  帝辛抬了抬手指,宝座被九名力士缓缓抬起,朝深宫而去。

  那姜王后的身影静静站在那,双眼缓缓闭上,左手紧紧攥着右手,指节有些发白。

  妲己!

  你等着!

  ……

  天庭,太白宫。

  “师兄,喝茶了~”

  轻声的呼唤中,灵娥端着茶杯飘然而来。

  这小小长生仙娥,今日好不容易得见李长寿在外面活动,立刻施起了淡淡的妆容、换上了浅草淡绿的流苏长裙,梳起了别具心裁的巧云鬓,端着茶水笑嘻嘻地凑了过来。

  有混沌钟钟灵的提醒,她倒是知道,自家师兄现如今正在安排大劫的关键时刻,自己不应让师兄烦心。

  但换个角度考虑,人在疲倦的时候,也最容易与身边人拉近距离。

  给师兄加把劲,让他放松放松,是立志摆脱小师妹标签的小师妹分内之事!

  草屋中,李长寿抬头对灵娥笑了笑,继续低头看着面前的铜镜。

  灵娥有些纳闷地凑到近前,收拢裙边、并着纤足,静静凑到了师兄的蒲团旁,张望着铜镜中的画面。

  那是一处后院,有个穿着短衫短裤、扎着两只丸子头的灵秀孩童,正缓缓伸着懒腰。

  “小哪吒这么大啦?”

  灵娥轻声赞叹着,立刻忘记了自己来时那严肃的使命感。

  “这才几年,都有小大人的样了呢!”

  李长寿含笑点头,温声道:“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吧,虎头虎脑的,不过女孩也挺好的,可以各种打扮……呀!”

  灵娥禁不住轻咬了下嘴唇,小声嗔道:“怎得一不留神就开始说这些,人家总归也是、也是会害臊的。”

  李长寿不由笑眯了眼,端来凉茶喝了口,倒是意外的甘甜。

  “师兄,哪吒现如今煞气怎么样了?”

  “他如今已是能通过情绪和潜意识掌控煞气,距离完全掌控自身煞气已是不远,”李长寿话语一顿,随之轻笑着摇摇头。

  李长寿温声道:“哪吒此时若将煞气完全释放出来,已非普通金仙可制。

  仔细想想,这确实是有些操之过急了,虽然有灵珠子时期的积累,又有怀胎时我为他提供的无尽灵气,想必背后也是有天道在推动。”

  灵娥:……

  “现如今都可以直接提及天道了吗?师兄你性子啥时候改了?”

  “嗯,”李长寿笑道,“咱们还未成仙时,想到的是如何活下来,自是每日都要面对生存危机,想着自己若不小心被大能一脚踩死,该是何等倒霉。

  那时,谨小慎微、不参与任何因果,是最稳的路径。

  一步步有了安身立命的本事,凡事周全、向上接天道之令、向下推天庭之威,让自己置身于天庭兴起的浪潮中,这是最稳的路径。

  而今,天道为了推动大劫不顾一切,为了维护原本的大劫路线直接出手干预人皇之事。

  我需明自身立场,以均衡为名、凝人族意志,对天道适度的表示强硬,在天道无法抹杀我的前提下护住你们,这是如今最稳的路径。

  傻丫头,万物万事都在不断变化,无论是过于保守、还是过于浪荡都是取死之道,只有因时制宜,才是最后脱离这棋盘的路径。”

  灵娥眨眨眼,有点听不懂呢为啥。

  境界吧,果然是自己境界不够吧。

  “好了,你在这看着,”李长寿笑道,“我心神挪去纸道人那,这位小将军又要出去巡查治安了。”

  灵娥轻笑了声,主动靠过来挽住李长寿胳膊。

  趁着师兄心神挪开,偷偷占点便宜什么的,倒是完全不用担心会太过羞涩呢。

  铜镜内,正要出门的小哪吒,背后又出现了那道熟悉的人影,自是高级家丁王长安。

  铜镜镜面微微震动,还传来了高还原度的对话声:

  “三少爷,今天出门,您打算去哪呀?”

  “随便逛逛。”

  小哪吒老气横秋地道了句,伸了个懒腰,手上的铜镯、金镯发出几声清脆的碰撞声,些许灵光随之迸发。

  言罢,他背着小手、昂首挺胸,走的那是一个虎虎生威、威风八面。

  正此时,后院传来一声:

  “别贪玩回来太晚!”

  小哪吒顿时缩了缩脖子,扭头喊道:“知道了!娘亲!”

  而后快步而去,感觉相当丢面子。

  李长寿含笑跟在后面,手里提着一袋金银,防止哪吒不小心拆屋拆墙,及时给凡人补偿。

  此前那种大笔挥洒金银的手法,已被殷氏严厉制止,虽然当时李长寿很想说一句……

  又不是花你们总兵府的!

  淡定,淡定,殷氏也是怕哪吒养成不好的作风。

  刚出门不久,一声声‘三少爷’的嗓音就从各处传来,小哪吒颇为老成地点点头,迈着陈塘关老干部的步伐,行走在众人仰慕的眼神中。

  城中百姓如今见了小哪吒,就如见了福星一般,恨不得上去抱上一抱。

  也并非为了金银财物,主要就是想沾沾福运。

  行至东市,哪吒小手一挥,李长寿便将几块金银扔去哪吒常去的茶馆,那伙计就会吆喝一声,今天的茶水都由三少爷买单!

  行至西市,两排年轻人在街边并肩站立,昂首挺胸,接受小哪吒的检阅。

  这些原本游手好闲的少年郎,一个个被哪吒整治成了,陈塘关军武的预备队。

  有妇人招呼哪吒去吃点蜜饯儿,有老者笑着说要教哪吒一首诗词,小哪吒都是笑眯眯地跑过,也不多说话,却也不会让人有失礼之感。

  逛着逛着,哪吒便出了陈塘关东城门,伸了个懒腰、舒展舒展筋骨,小声嘀咕着:

  “长安叔,我去找地方玩耍,天黑前回来。

  别告我娘亲我出城了!”

  李长寿笑道:“好嘞,您尽管去,只要别跟人打架,夫人那边我来解释。”

  “嗯!”

  小哪吒竖了个大拇指,小腿一蹬,身形如离弦之箭飞射而起,几个起落已是跳入了连绵的山林之中。

  也不知,今天会扛回一头熊,还是拽回一长虫。

  李长寿熟络地对守城门的将士打了个招呼,随即就走到自己的老位置,在几名守卫那讨好的笑容中,坐在了阴凉地的躺椅中,端起了旁边送来的紫砂壶。

  做神仙做到了别人眼中普普通通的二天帝;

  做家丁那自是也要做到别人眼中平平无奇的二老爷。

  什么是陈塘关恶势力啊?

  “噗、咳!咳咳!”

  李长寿突然被茶水呛到,只因他仙识捕捉到,在东海边缘有道身影正飞出海浪,嘴边带着浅浅的微笑,走向了不远处山林,搜寻着自己今日的‘猎物’。

  这?

  当真如此不记打?

  上个月始乱终弃刚被小哪吒撞见打了第七顿,此时竟还是死性不改。

  南赡部洲东部的海岸线这么长、这么大,这龙脑子都是浆糊吗?不知道换个地方采花?

  这要是没天道的背后推动,打死弥勒,李长寿都不信!

  且说敖丙在山间漫步,仙识在各处村落扫来扫去,又将目光投向妖族聚集之地,想去妖族体验下生活。

  海味虽新鲜,山珍亦美味。

  只可惜,自己不能进入人族繁华闹市,那里的小娘子才是……

  “长虫!你还敢来!”

  一声冷喝突然在耳旁传来,敖丙下意识哆嗦了几下,扭头看向声音来源,本来就是英俊俏白的脸庞,此刻瞬间苍白。

  山林中,树梢上,小哪吒踩着一片树叶、双手抱着胳膊,身周飘着条只鲜红的长绫,脸上染满了恼怒。

  “又是你!”

  敖丙咬牙骂道:“你这黄口小儿,何敢数次欺辱本殿下!”

  哪吒头一歪:“你抢别人媳妇。”

  “你才抢别人媳妇!我找的都是孤身的女子。”

  “你提前抢别人媳妇。”

  “呸!滚滚滚!本殿下跟你说不清楚!”

  敖丙大手一挥,一股旋风对哪吒吹来。

  哪吒嘴角一撇,白嫩的手指对着敖丙一点,身后混天绫破空而起,化作虹光对敖丙激射,将那股旋风径直斩断!

  敖丙见状却是扭头就遁、拔腿就跑,早已领教过几次混天绫的厉害。

  但他动作太慢,刚要化作龙形,就已被混天绫追上,三下五除二绑成粽子,被拽回了哪吒面前,倒悬在树冠之上。

  哪吒抱着胳膊,有些神气地昂着小脸。

  “你、你!”

  敖丙气得浑身哆嗦、破口大骂:“你就仗着这法宝欺负人,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你底细,不就是仗着太白金星给你撑腰!

  今天本殿下就跟你明说了,家父东海龙王!”

  哪吒眨眨眼,仿佛在问东海龙王是谁,太白金星又是谁,随后小嘴一撇,目中带着淡淡的傲意。

  “陈塘关是我的地盘,我娘说了,以后媳妇只能娶一个。”

  “家父东海龙王!”

  小哪吒抱着胳膊、右脚慢慢抬起,目中满是亮光。

  敖丙瞪着哪吒,已是想起了前几次被踢飞的下场,眼神有些慌乱,犹自色厉内荏地定声喝骂:“家父东!”

  砰!

  哪吒的脚丫蹬在敖丙小腹的一瞬,混天绫恰好自行解除束缚,那敖丙一声闷哼,身形已是化作天边流星……

  “哼哼,”小哪吒拍拍手,而后背起小手跳去远方,目中带着几分得意。

  维护陈塘治安,扫平色棍流氓,总兵府三少爷当仁不让!

  家父,陈塘老霸王!

  “嗯?”

  李府后院,刚回返的李靖摸了摸鼻尖,忍住了打喷嚏的冲动,见府内颇为安静,便知哪吒不在府中。

  他仙识扫过,发现了城楼处歇息的高级家丁,自是放下心来,并未多在意哪吒的行踪。

  ……

  “气煞我也!咳,咳咳!气煞我也!”

  东海龙宫,较为偏僻的大殿中,敖丙正在那跳脚大骂,几名侍卫、两排海女低头不敢出声,唯恐被当做撒气桶。

  这是什么道理?

  他龙族的威名这就不行了?

  那个混账哪吒,仗着自己是太乙真人的弟子,仗着干爷爷是太白金星,就如此嚣张跋扈!管天管地!

  他龙躯之上有半个鳞片违背天规?

  呸!

  还小英雄,就是一小屁孩!

  若非他这个龙王三太子体内的龙王血脉太过稀薄,这时候还能让这哪吒如此嘚瑟!

  “殿下,”一名侍卫小心翼翼地问,“您的伤……”

  “本殿下有伤吗?”

  敖丙挺胸抬头,忍着被踹之处的酸疼,骂道,“本殿下就是让那个混小子几招!若是我显出本体,还怕他不成!

  哼!稚子仰其父辈庇荫,胡作非为、蛮不讲理!

  当真可恶!该死!”

  一侍卫小声道:“殿下,您何不将此事禀告给陛下……”

  敖丙闻言瞬间冷静了下来,讪笑了几声,转身走向自己那扇贝状的床榻。

  父王眼中,并没有他。

  便是到今日,自己如此放浪形骸,也得不来一声训斥。

  父王心底,二兄那般的天庭战将,才是他真正的子嗣吧。

  软塌中,敖丙冷着脸闭上双眼,不耐烦地挥了挥衣袖,那两排海女与侍卫低头退走。

  凭什么,那哪吒就有如此多法宝,如此多的爱护。

  阐教跟脚、太白宫跟脚、人族跟脚,就这般将他一个龙王太子压的喘不过气。

  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

  敖丙睁开双眼,目中突然燃烧起两团火焰。

  他翻身坐了起来,双手插在长发中,触碰着一双缓缓长出来的犄角,目中的光芒已十分冰冷。

  有了。

  父王,孩儿就让你睁眼看看,哪怕血脉之力远不如二兄,孩儿也可独当一面!

  “侍卫!给我传巡海夜叉!”

看过《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