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 第五章 明哲保身

第五章 明哲保身

  十七世纪是天才辈出的时代,莱尔一篇论文发出去,不需要组建研发团队、组建医学院、投资知名学者、宣扬新观念等操作,也有一大堆学者投身其中,而这些学者的研究重点毫无疑问是肆虐欧洲数世纪的“黑死病”。

  学者们先是在患者身上发现日后被命名为“鼠疫杆菌”的细菌,再于患者的家中发现携带这种细菌的跳蚤,最后追根溯源到老鼠的身上。

  尽管长期养成的个人卫生习惯无法轻易改变,但出于对黑死病的恐惧,除鼠清洁工作还是在欧洲各地展开——作为一员‘严重洁癖患者’,莱尔自然不会落后于人,第一时间命令女仆们搞大扫除。

  “这一次母亲和阿美都没有反对呢~”拿着一叠信件的莱尔,来到坐在花园里喝下午茶的家人身边。

  阿美缩了缩脖子,回道:“这不是许多学者都这么提倡吗?”

  “所以,知名学者说的话就能信,你哥说的话就不能信?”莱尔笑吟吟地问道。

  “诶嘿嘿~”阿美尴尬一笑,她好歹还记得自己曾经质疑过莱尔的洗澡频率,但如今她已经一周洗一次,频率还在持续上升中。

  没有办法,比起不足二十岁的亲哥,还是那些胡子发白的老学究说的话更具说服力。

  一旁故作优雅地喝红茶的母亲发话,替女儿消除尴尬:“莱尔,你手上的信件是……?”

  这段时间莱尔收到的信件比父亲都多,原本她们对此并不在意,但她们很快发现自己在社交圈打混时,很多人都以吹捧莱尔的形式凑过来套近乎。尽管她们也知道,这些人对学术丁点兴趣都没有,还是看在自家的财力,但终究忍不住开始关心起莱尔与学者们的学术交流。

  不过,这一次稍有不同。

  莱尔将信件丢在茶桌上,郁闷地说道:“这是那几间工厂的负责人的信件,估计不是喊时间不够就是喊设备不足,过几天我要出去转一圈,看看具体是什么状况。”

  一部分学者真的只是在搞学问,手上也没有财力将学问转化为物质,但莱尔受老爹的压力,不得不将自己的研究成果投向实际生产,口罩、手套、处理伤口的消毒药水、家居清洁用的消毒液、沐浴用品等商品纷纷投产,拿‘发现细菌的第一人’的名号打广告,抢占空白的市场资源。

  “嗯~”打扮得很华贵,但脑子里都是干草的母亲点点头,对儿子的上进很满意,“你的父亲对这门生意评价很高,好好努力。”

  这一门生意的前景仍然与东印度公司在海外的生意相距甚远,但已经是足以奋斗一辈子的生意,彻底说服了老爹让莱尔‘不务正业’了。

  “不过,”阿美眨眨眼,想起了什么,好笑地说道,“哥哥之前还说什么‘三大目标’,这不是在正正经经地做生意吗?”

  “不,我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计划,”莱尔摇了摇头,“只不过,我后面的目标需要的资金投入有点多,暂时还是积攒一点家底吧~”

  “哈……”阿美翻翻白眼,这个家所有东西迟早都是莱尔的,这个理由无法让她信服。

  “而且,”莱尔话锋一转,扭头看向拿着水桶和抹布快速走过的女仆们,“正如你们所见的,就算我这一年大部分时间都与研究细菌无关,成果不也相当丰硕吗?”

  察觉到黑死病的传播源,正是最大的成果,不知道能够挽救多少条生命。

  “可是那些成果又跟哥哥你没关系。”阿美不假思索地说道,说完发现母亲瞪了自己一眼,才亡羊补牢道,“呃,我是说……只要哥哥有足够的时间,又去研究黑死病的话,这些成果都是哥哥的。”

  这是实话。

  有些研究成果需要偶然,没碰上这个‘偶然’即便有无敌洞察力都没用,青霉素的起源便是如此,但黑死病目标太明确,成果只是时间问题……尤其莱尔自带女神庇佑,绝对不会被传染,不存在研究黑死病的过程中意外感染而亡的可能性。

  “成果是谁的很重要吗?”莱尔失望地看了眼自家妹妹,若是自己未来的老婆也是抱着这种庸俗的想法的大小姐,估计自己会难受一辈子。

  “咦?”被怼了一下的阿美一愣。

  “我想知道的是‘真相’,不管是我自己探索出来的,还是别人探索出来的,完全不重要。”莱尔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如此豁达,纯粹是因为自己不缺钱,祖父和父亲开创出大片江山,“我唯一需要担心的反而是,别人探索出来真相却不公开。”

  阿美皱眉道:“谁会不公开啊?”

  学术上面有成果却不发表,日后别人发表了血亏;能投入生产的成果不申请专利,被别人山寨就算了,若是被别人抢占专利日后还要掏钱给山寨者。阿美想不到谁会藏着掖着不说出来。

  然而。

  莱尔微微一笑:“我啊~”

  “咦?”

  …………

  多年后。

  某位学者为了对饮用水进行杀菌处理,用某种被视为毒物的化学试剂投入水中,通过大量的生物实验得出了‘在合适的用量下,这种化学试剂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只会杀灭大部分细菌,饮用这种水符合健康要求’的成果,并对外发表出去。

  但这个事后被证明是完全正确、被全世界广泛应用的成果,当时得到无法接受‘服用毒物’的人们的理解,该学者经由审判后被扔进监狱。

  刚好婚后生活不如意,回娘家诉苦顺便讨点零花钱的阿美与莱尔谈起这件事,莱尔笑了笑,从旁边的书柜掏出一本书页已发黄的笔记本丢给她,阿美耐着性子看了两眼,惊讶地发现早在多年前莱尔已得出此成果,笔记本上写满了各种她看不懂的化学试剂稀释后的实验结果。

  随后,当时已发明出多种具有深远用途的实用器械、被上到王室下到平民吹上天的莱尔,给出一句极拉仇恨的话语——【虽然我不惧死在探索真相的路上,但若是明知道自己已经走在正确的路上,却被一群笨蛋背后捅刀子弄死,那还是算了吧,我情愿自己暗爽。】

  又过去一年,待‘服毒实验’的风波过去后,莱尔动用自己在学术界的力量,将这名含冤受屈的学者从监狱里捞出来。

看过《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