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一百零一章:法兽獬豸(三更一万五,求订阅!)

第一百零一章:法兽獬豸(三更一万五,求订阅!)

  “他怎么出现在了这里。”妖水王惊讶不已。

  一是沈追有斩杀沛川王的案例在先,二是沈追的到来她都不知道。事情似乎在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沈追,你无故进入葬妖谷……”妖水王还想拿出自己监察员守卫之一的架子。

  可是见沈追根本不停,顿时就立刻扭头逃遁。

  倒不是她畏惧沈追,连不敢战的心思都没了,而是因为留给她离开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

  “嗖~”妖水王化作一道水流,一头钻入了绿色迷雾中。

  “别跑!”沈追双目发红,他刚赶到师父吕元纬这里,就看到吕元纬和蓝海被这妖水王给打落谷底。

  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啊!

  “沈追,赶紧分出一道分身去看看你师父他们。”禅心连道。“也许没死,我刚才都感觉那蓝海都还有气息。”

  “唰!”沈追身形一顿,立刻就分出一道分身,冲入那谷底下面。

  谷底并不算太深,片刻之后,沈追来到了谷底下面。

  崎岖的谷底有着一个小湖,湖心岛上有着许多断骨。

  各种千奇百怪的骨骼碎裂一地,而在远处,吕元纬和蓝海的身体,便倒在了地上。

  看清楚情况的沈追顿时眼睛一黑。

  两人的情况惨不忍睹,生命气息微弱到了极致,如果不是沈追神魂强大,几乎都感觉不到这是两个活人。

  蓝海身体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了,血肉脱落大半,连骨架都碎裂了上百处。

  吕元纬更是被半截骨刺给刺穿了身躯,从右胸贯入,至左胸出来,整个人悬挂在半空中。

  “啊啊啊啊!”沈追顿时咆哮了起来。

  以这两人的伤势,眼看是活不成了。

  小心将两人的身体给收起来,以神力封印住,尔后就冲天而起,直奔东方。

  “妖水王!!”沈追怒吼的声响彻天地,这一瞬间,几乎盖过了那些妖傀暴动的声音。

  愤怒!

  杀意!

  无穷的杀意几乎凝聚出实质,破开苍穹!

  这一刻,就连禅心都感觉到心惊,他从未感觉到沈追有过如此愤怒的时刻。

  “轰~”庞大的领域之力朝着四周无限延伸,周围的绿色雾气,竟然都是被清扫一空。

  千里之内,郎朗天空重现!

  “什么?!”妖水王大吃一惊。“好快的速度,这沈追……”

  妖水王心惊胆战,她感觉到了一股生死威胁。

  “快快快!”妖水王焦急的朝着前方飞行。

  “不能让这沈追拖住我,一旦被拖住,就全完了。”

  唰唰唰~

  沈追的分身和本尊汇合,将吕元纬和蓝海收入洞天内,浸泡入气运之湖中。

  勉强算是吊住了两人的性命。

  然而,生命之力却仍旧在不可逆转的流逝,现在也只能拖延一下时间。

  “嗖~”声影极速拉近,沈追终于是赶上了妖水王。

  “嗡~”身形顿时在天空中如鬼魅般闪动,七大分身,齐齐将妖水王围拢在了一起!

  “完了!”妖水王心中一惊,她知道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

  “妖水王!”沈追咬牙切齿,盯着面前这个女人,如同看着一个死人。

  “沈追,你听我说……”妖水王欲要辩解。

  “死!”沈追根本不和她废话,本尊的金、雷、空间三种领域再度叠加在妖水王的身上。

  有如实质的领域,将妖水王整个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

  “什么!这!”妖水王大吃一惊。“怎么可能,这沈追怎么可能这么强!”

  妖水王急了,她不过是高等真神,虽然勉强达到了顶尖真神战力,可是面对沈追的压迫,她感觉像是面对无敌真神一般。

  “死!”沈追暴怒之下,立刻一道刀光划过天际,斩向妖水王。

  那完美的刀光,在半空中组成一柄巨大的金色战刀。

  轮回刀法第三层,返虚式!

  “破!”妖水王怒吼一声,柔媚的身形出现第二道法身,手里居然是出现了一把尖刺,这尖刺顿时就飞舞出去,遥遥的和沈追碰了上去!

  “挡住!”妖水王死死的盯着沈追。

  “铛!”尖刺毫无悬念的被撞开,刀光直接以摧枯拉朽之势,灌注到了妖水王的神体上。

  “嘭!”妖水王的法身和本体瞬间被毁灭。

  “什么!”妖水王重聚神体,大惊失色的看着沈追。

  仅仅一次攻击,就让她的生命印记去掉了一半。

  再来这么一刀,恐怕就要陨落了!

  “天辰玉,凝!”妖水王顿时咬牙,一个小巧的绿色如意,就从身体内飞出,这如意直接撞开沈追的领域,居然是瞬间清理出了一条通道。

  “逃!”妖水王顿时化作一道洪流,顺着通道逃跑。

  “这些封王,还真是宝物多!”沈追冷哼一声。

  封王强者,经营领地数百年,岂能是没点保命底牌?

  那沛川王是这样,比他更强的妖水王,当然也有。

  “不过,你以为你能跳的掉吗!”沈追冰冷的声音出现在妖水王的耳旁。

  妖水王惊恐的发现,沈追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又追上来了!

  就在沈追欲要动手时……

  “手下留情!”一道暴喝从远处响起,前方有金光闪烁,有着蜥蜴头颅,人的身体的金蜥王,却是第一个赶了过来。

  “嗯?真神巅峰,金蜥王。”沈追一眼就认出来这金蜥王。

  “这个时候才赶过来……”沈追心头浮现一丝怒气。

  如果监察守护者能够早一点到来,他师父和蓝海岂能至此?

  所以,沈追并未听信金蜥王的话,而是再度湮灭了妖水王的神体一次。

  不过这一次,沈追还是留了手。

  一是他要慢慢杀死这妖水王,二是在她死之前,沈追还要逼问出,这幕后的指使者是谁!

  “嘭!”妖水王的身躯再度凝聚,惊恐的看着那救命稻草金蜥王。“金蜥王,救我!”

  “废物。”金蜥王暗骂一声,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还造成了如今的局面,简直是废物!

  不过,骂归骂,这个情况下,金蜥王还是要保住妖水王的。

  这个女人,知道得太多了。

  如果让沈追抓住,恐怕就会造成诸多不好的影响。

  “沈追,本王叫你住手,你没听到吗!”金蜥王喝道。

  听得这一声断喝,沈追心中顿时咯噔一声。

  这金蜥王的态度,好像是在偏帮这妖水王?

  “难道他,和妖水王是一伙的?”沈追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猜测。

  “金蜥王,我是尊者,她妖水王,封王!”

  沈追冷哼道:“金蜥王要让我对这妖水王留情,难道我也可以让金蜥王在对付神王时,手下留情么!这要求是何等荒谬?!”

  “你——”金蜥王不由得哑口无言。

  的确,他下意识中,已经把沈追当成了真神来对待。

  毕竟先斩沛川王,如今又能抓住妖水王,不由得人不重视。

  可归根究底,沈追到底还是一个尊者级,这样的要求,听上去确实有些荒谬了。

  “好,就算你刚才无法收手,现在,本王来了,你可以退下了,妖水王就由我来处理。”

  无论如何,先把妖水王给弄到自己手上来再说。

  “什么!”沈追这个时候,也算是确定了,这金蜥王,绝对是和妖水王有关系。

  否则,怎么会一上来,就直接问自己要妖水王?

  “破妄之眼对付这些真神的消耗,还是太大了。”

  “不过也不急,正好套出些话来,作为证据。”沈追眼睛微微眯起。

  破妄之眼,只能他自己看到,而这片大陆上发生的一切,说的话,都可以当做证据。

  沈追心里如何想,金蜥王却是不管,他已经是直接朝着沈追这边走过来。

  同时,一只手,就往那妖水王抓去!

  “金蜥王且慢!”沈追喝道。同时一刀直接斩向金蜥王的巨手。

  “好胆!”金蜥王顿时暴怒,他感觉到了一丝耻辱。

  区区一个尊者,居然敢阻拦自己?

  多少年了,他都没有感觉到这种冒犯了。

  “滚开!”金蜥王再度伸出第二只手,与此同时,那金色巨手,带着玄奥的空间波动,抓向沈追。

  “破!”沈追怒吼一声,立刻就再度将金蜥王的那只手给斩灭。

  神体爆发,洞天增幅,分身增幅,在这一刻,让沈追硬抗金蜥王这个巅峰真神!

  “什么?!”金蜥王和妖水王都是大吃一惊。

  妖水王震惊的是沈追居然能够抗住金蜥王的攻击,而金蜥王,则是发现自己刚才居然还略处下风!

  “混账!”金蜥王怒了,他居然被一个尊者连挡两次,简直是如同一记耳光,啪啪的打在他的脸上。

  然而,就在金蜥王准备将沈追和妖水王一同拿下时。

  “嗡~”天空中出现一道裂缝。

  三道声影顿时出现在半空中。

  计法王休白,极限真神。

  刀锋王李英,极限真神。

  苍山王咖罗,极限真神。

  三大极限真神,乃是天耀大陆的三位地位最高的守护者。

  “参见三位真神。”沈追顿时拱了拱手。

  “三位守护。”金蜥王也停下了动作。

  “金蜥王,这是怎么回事。”伽罗浑身身体不是血肉肌肤,反而是紫色的晶体一般。

  那裸露在战甲外的手臂,如同紫色水晶,内里有许多秘纹流动,无比玄奥。

  “回苍山王。”金蜥王道。“在接到沈追的求救信号后,我便立刻赶来查看,却看到沈追在追杀妖水王。”

  “他口口声声说,是妖水王策划了这一次的妖傀暴动,并且要对付入葬妖谷的天才。”

  “可是,当我赶到的时候,却看见的是妖水王神体被沈追给轰爆。”

  “我让他停手,沈追非但不收手,反而是将其在此毁灭神体,并且阻拦我问话妖水王。”

  “三名守护,我以为,此事不但要查,而且不能轻易放过任何人。”金蜥王飞快的就将自己的意见说出。

  他轻描淡写之下,就把这件事,给反复了过来,就好像……沈追才是背叛大周的那个人一般!

  三名极限真神不为所动,不过彼此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一丝惊讶。

  金蜥王的话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判断,事实如何,不会是那么简单几句话就能影响的。

  他们只是惊讶,沈追居然阻挡了住了金蜥王这位巅峰真神的攻击。

  这太令人意外了!

  “金蜥王!好一个恶人先告状!”沈追低吼道。“你一来就要抓走妖水王,不问事实经过,居然还对我这个尊者级出手,现在又要污蔑我,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师父吕元纬,忠义候蓝海,全部都被这个妖水王重创,生死未卜。我亲眼所见这妖水王造成的这一切,你如此替她辩驳,难不成你也是她一伙的!”

  “金蜥王,葬妖谷是你的辖区,此事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

  金蜥王顿时暴怒:“放肆,你一个尊者,居然敢向本王要交代,谁给你的胆子!”

  “好了。”苍山王伽罗冷冷开口道。“沈追,金蜥王,你们暂且不必争论。”

  “把妖水王、沈追,一同带回去询问,接受搜魂,事实如何,一搜便知!”

  “连同自己,一起搜魂?!”沈追微微一惊。

  那金蜥王却是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站在一旁的计法王休白,却是突然皱眉道:“苍山王,为何要把沈追也带回去审问?”

  沈追也眉心一跳。

  他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似乎……这三位极限真神,也不是铁板一块,而且这伽罗王,似乎有点针对自己。

  计法王休白,却是偏帮自己,至于那刀锋王李英,暂且还看不出偏向。

  “为什么,当然是他们两个都有嫌疑。”

  “但沈追是金吾大将,此等天才,培养难得,岂能是说搜魂就搜魂的?”休白语气有些生硬。

  “妖水王同样是封王,难道就不重要?!”苍山王伽罗冷道。“难不成,就听信他一面之词,就要处理掉一名封王?定为叛徒?”

  “吕元纬是他的师父,他怎么会攻击吕元纬?这纯属无稽之谈。”

  “这谁说得准?!”伽罗道。“天外势力潜伏的事,你计法王难道是第一次见?”

  两人争论不下,第三名极限真神李英,却是冷眼旁边,似乎一点插手的意思都没有。

  这两人,一个是站七皇子姬尘这边,一个是站四皇子姬丹这边。

  葬妖谷秘境暴动,陷害天才的罪名一旦落实,谁都不好过。

  所以,都不肯轻易让对方得逞。

  看着这一幕,沈追心中不禁有些冰凉。

  “苍山王!”沈追的声音响起,无比冰冷:“你不是要证据么!那我便给你证据!正好在下执行爪哇国任务,带着一道法兽雕像!”

  唰唰~说完,沈追的本尊,便冲入混沌领域内,直奔妖水王。

  “你干什么!”苍山王顿时一惊,尔后就是暴怒:“沈追,你放肆!”

  獬豸乃是大周定为的瑞兽之一。

  它怒目圆睁,能辨是非曲直,能识善恶忠奸,发现奸邪的官员,它能辨别曲折,它是勇猛、公正的象征。

  同时,它的雕像,也是监察司的执法神器。

  不过,一般对顶尖真神是无用的,因为真神能够抵抗。

  可如果神魂虚弱,那就不好说了!

  “苍山王,不如就让他沈追询问,毕竟受伤的是他师父。”计法王休白,淡淡的挡在苍山王伽罗的面前。同时眼神扫过李英。

  “快阻止他!”苍山王看向金蜥王。

  不用他说,金蜥王也早已动了。

  “沈追,你胆子不小,居然在这么多封王面前,也敢动手!”金蜥王狞笑着冲了过来。

  “唰唰唰~”一道道幻影过来,沈追丝毫不惧,迎面朝着金蜥王而去。

  与此同时,七大分身,却是继续攻击着妖水王。

  只要妖水王衰弱到一定地步,他便有手段,让对方将所有实情都吐露出来!

  这世间能审讯真神的手段不多,但他,恰好就有一个!

  “杀!”沈追手持电昆吾,顿时朝着金蜥王杀过去。

  此时一切的废话都是多余,唯有实力才是硬道理!

  “找死!”金蜥王手掌鳞片层层覆盖,尔后那四根尖锐利爪,便划过玄奥的轨迹,在半空中形成一道流光,攻向沈追。

  “合刀!”沈追岿然不动,电昆吾往上一抬,一道道顶尖规则,在刀尖融合。

  五行风雷,种种本源规则力量,外加空间之力,在刀尖不断爆开。

  八大顶尖规则之力,完美的叠加在一起!

  “铛!”战刀与利爪碰撞,金蜥王后退数丈,而沈追也同样后退,回到自己的领域内。

  “什么!竟然挡住了!”金蜥王难以置信的看着沈追。

  如果说前两次,还可以说是他没全力出手,让沈追挡住。

  可是这一次,他金蜥王已然是尽了全力。

  “不可能,不可能!”金蜥王咆哮着,立刻再度冲上去。

  “嘭!”此刻,那妖水王的神体,再度爆开一次,气息已然微弱到了极致。

  “金蜥王,已经晚了!”沈追冰冷的挡在金蜥王的身前。

  “诸位封王,请仔细听着,那妖水王说了什么!”沈追一指混沌领域内的妖水王。

  此刻,妖水王身体虚弱,眼神茫然,她的头顶上,有着一尊威武不屈的法兽,闪闪发光。

  它体形大者如牛,和麒麟类似,全身长着浓密黝黑的毛,双目明亮有神,额上长一角。

  下垂的金光,将妖水王笼罩在内。

  “说,你的同伙是谁,谁指使你杀害我师父!”沈追一声断喝,回响在天地间。

  “是、是金蜥王下令与我。”妖水王颤颤巍巍道。“他说,事不可为,速速诛杀吕元纬、蓝海、于明三人,之后会送我离开大乾世界避难。”

  寂静!

  场内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金蜥王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沈追冷冷的看向金蜥王。

  “金蜥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看过《我可以兑换悟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