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间苦 > 第1217章 独鸣又纠结了

第1217章 独鸣又纠结了

    越想心里越烦躁,独鸣决定结束这段对话,也没打招呼,就把玉藻送了出去。

  八歧看独鸣放了玉藻,自己也想走啊,在这面对独鸣压力太大了。

  “独鸣姐姐,我也不知道谁是蔡根,如果有什么误会的话,不知者不怪哈,您也犯不上跟我一般见识。

  您也挺忙的,我就不打扰了,咱们有缘再见?”

  独鸣沉浸在烦躁的情绪里,还没有得到一丝缓解,听到八歧说话就烦。

  都怪这个货,非得把共工一族放出来,变相的让蔡根向着苦神更进一步,这算是命运的安排吗?

  再说了,蔡根有困难,为什么不来找自己呢?

  上次明明说了,不自杀了,也不给仁心不造神了,遇到危险向自己求助的,结果蔡根还是冒着风险,屁颠屁颠的去了太清沟,去面对那些共工一族的祖魂。

  这是没拿独鸣当自己人嘛?

  还是说,不想拿自己当成依靠?

  想到这,独鸣像是啸天猫一般,也进入了自我反省。

  自己确实也没有给蔡根什么依靠的空间,所以自己压根就不在蔡根求助的选项里吧。

  难道自己做的有点过了?

  以后蔡根成了大师傅,会不会跟自己翻小肠啊?

  越想独鸣越生气,越想独鸣越害怕。

  “小柳柳,你就死心吧,给蔡根惹了麻烦,出去也是死。

  老实在这里陪我,等下个月蔡根来的时候,再说咋整。

  我尽量帮你说点好话,希望蔡根心胸开阔一点。”

  此时,八歧完全听明白了,蔡根就是觉醒苦神,否则独鸣不能这样说。

  既然苦神已经觉醒了,而且还在太清沟,那自己的主人们,不得把蔡根生吃了啊。

  毕竟现在主人们最大的怨念,就是被那个臭做饭的忽悠了。

  如果真的发生那种情况,独鸣不得把自己也生吃了啊。

  八歧的心眼本来就没有玉藻多,脑袋也只剩下了一个,面对眼前的情况,思维早就乱成麻了。

  “独鸣姐姐,你不能这样对我。

  无论咋说,苦神欠我们共工一族的。

  我们为了给苦神办事,都定为罪民了,还有啥不满足的啊?

  我像是丧家之犬,在人世间熬了这么多年,可曾找苦神讨过说法?

  我主人们被困在太清沟下,谁明白他们的憋屈?

  一切的一切,还不是当初苦神”

  一股无形的压力,让八歧恢复了人形,又变成了瘦高的老太太,然后这股压力压得八歧直接趴在了地上,还压出了个坑。

  “大师傅欠你们个大粑粑,一群特么猪队友,要不是你们打乱了大师傅的计划,他也不至于那么早就走。

  他不走,也就不会带走苦海,也就不会把我扔在这里。

  我没找你们麻烦,就是因为我行动不便,你还敢跟我抱委屈?

  你们共工一族,无论经历什么,都是咎由自取,活该倒霉催的,往大师傅身上泼脏水?

  哼

  姥姥,你们也配。

  趴着不许动,不许把脸露出来。

  我怕看见你的脸,控制不住情绪,就想整死你。

  祈祷吧,祈祷蔡根不是那么小心眼,你还能有一线生机。”

  八歧面朝地面,一声都不敢出,身边的泥土都被她的汗水打湿了。

  原本的土坑,变成了泥坑,然后被独鸣的怒火烘干了。

  此时的八歧,就像是一个不敢见人的化石。

  玉藻再次出现在奈何桥上,片刻不敢耽搁,逃命似的回到了大坑,回到了自己的舒适区,那个小小的灵气洞天。

  红雷和摩羯格看到一脸狼狈的玉藻,还有那心神不宁的样子,一下就着急了。

  “苏姨,我妈呢?”

  “红雷,你这个大傻子,一看就是遇上强敌,她自己颠了,把老妈给扔在那了。”

  “玉藻,你大爷,你敢坑我老娘。”

  红雷的伤还没有好利索,情急之下蹦起来老高,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大哥,你帮我整死她,给老娘报仇。”

  摩羯格阴森的一笑,没动地方。

  “红雷,你伤到脑子了吗?

  我也受伤没好啊,现在打不过她。

  而且,你说的话一点也不艺术,目前的情况咱们应该先把她稳住,省着她斩草除根。

  对不,苏姨?”

  玉藻没好气的回答。

  “对个屁,我大姐咋生了你们这两个傻货?

  你老娘咋回事,自己心里没数吗?

  谁死她也死不了啊,表演这出给谁看呢?

  整的跟精神病似的,脑子瓦特了?”

  红雷想了想,也对,没可能玉藻能跑,老娘跑不回来。

  “那苏姨,你回来干啥啊?

  那边完事了吗?”

  是啊,自己回来干啥呢?

  刚才被独鸣给吓蒙圈了,迷迷糊糊的跑回家了,认为这里才有安全感。

  现在缓过神来一想,不行,蔡根没完事,自己就回来,很不好,非常不好。

  尤其还知道蔡根已经跟以前的老部下都接上头了。

  这一点也很让玉藻费解。

  如果有独鸣给蔡根当后盾,他何必自己顶风冒雨呢?

  难道是因为,不经历风雨,成不了苦神?

  哎呀,实在太复杂了,自己胡乱想也没用。

  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玉藻喝了一大口水,又洗了把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毕竟刚才被天罚收拾的有点狠,尾巴丢了是小事,不漂亮了可是天大的事情。

  “我就是回来喝口水,补补妆,看吧你们闲的。

  好了,我那边还没完事呢,你俩老实的。”

  随便搪塞了一下,玉藻再次出门,直奔太清沟。

  只留下红雷半信半疑,摩羯格微微担心。

  看样太清沟场面不小啊,玉藻的尾巴都少了两条,这是遇上什么难缠的状况了?

  摩羯格担心的绝对不是玉藻,也不是灵子母,他担心的是自己家的小月。

  自己老婆摩羯格最了解了,哪有事哪到,绝对不会错过今天的大场面的,只是不知道,这次她运气咋样。

  玉藻跟谁也没打招呼,直接进入了太清沟湖底。

  还好,蔡根和灵子母正蹲在下一层的入口抽烟呢,也不知道在聊什么,还有说有笑的。

  玉藻看到这个情况,差点没脑淤血。

  自己出去追八歧,打生打死还挨了两道天罚,最后还差点被独鸣留在奈何桥过家家。

  结果你们在这聊天打屁,好不安逸啊。

看过《人间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