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间苦 > 第1215章 又见蝴蝶结

第1215章 又见蝴蝶结

    只要有施法的痕迹,玉藻就追不丢,无论天涯海角,必须整死八歧,祭奠那两条美丽的大尾巴,同时帮着三姨夫出气。

  八歧脱离太清沟的区域后,也没有放松警惕,毕竟这次的损失太大了,如果这样还不能跑掉的话,那自己也是认命了。

  辨别了一下方位,直奔海外的方向,赶紧回家吧,这里太危险了。

  只是,刚起飞不久,好像还没有出这个城市的范围,自己就被一股不讲道理的蛮力,从血雾中拉了下来。

  仅剩一颗头的八歧,大惊失色,谁呀?

  这么厉害,自己都爆头血奔了,还能破了自己的保命技能,把自己拦下来,到底是谁啊?

  落地以后,八歧四下打量了半天,没啥出奇的啊。

  就是一条高速,一座桥而已啊。

  桥上还有名有姓的,八歧凑近一看。

  奈曼桥。

  这地方很有名吗?

  没听说过这里有什么隐世高人啊。

  眼瞅着玉藻就要追过来的时候,八歧只觉得眼前一花,身边的事物完全发生了变化。

  自己被拉入了另一个空间。

  这里有寸草不生的焦土。

  这里有昏黄阴暗的天空。

  这里还有一座大山,山下还有三个小可爱,正在拙劣的进行着儿时的游戏,好像是在跳房子。

  八歧惊慌失措,还没明白咋回事,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呀,这不是小柳柳吗?

  这么着急忙慌的干啥去?

  正好他们老鹰抓小鸡缺个人,你来凑局吗?”

  抓什么小鸡?

  吃小鸡还差不多。

  八歧心态非常不好,着急忙慌逃命呢,不知道吗?

  只是这声音有点熟悉,八歧觉得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应该是听到过。

  时间太久了,就是想不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拦下我?

  赶紧出来,别鬼鬼祟祟的,偷偷摸摸的。”

  这几句话说的不太客气,被阻拦逃跑,八歧一肚子火。

  “恩,九头合一了,长能耐了,我帮你回忆回忆。”

  话音未落,八歧巨大的蛇身,就被系成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手法娴熟,左右对称,一看就不是生手。

  身体被扭曲以后,八歧如遭雷劈。

  蝴蝶结。

  萝莉音。

  眼前的大山。

  天啊,八歧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也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吓的。

  “你是独鸣姐姐吗?

  你在哪里啊?

  有生之年,还能再见独鸣姐姐一面,我死而无憾了。”

  八歧面前的大山,稍微动了动,探出了独鸣的蛇头。

  “恩,小柳柳还是这么爱哭,一点也没变呢。

  这么多年,你在什么地方猫着呢?

  咋一点信都没有呢?”

  八歧毫不在意自己被摆愣成什么样子,看到了独鸣的情况,很是意外,这残破的身体,是遭受了多少磨难啊。

  “独鸣姐姐,不是说你在苦海里吗?

  这里是苦海吗?

  啊,对了,您在这,那臭做饭的...

  啊不,苦神也在这里吗?

  苦神咋还不去解救我的主人们呢?”

  八歧提到主人,独鸣一下把蛇头探了下来,冰冷的看向八歧。

  “不要提大师傅,我还想见大师傅呢。

  更不要提你那些败家主人,一个个跟傻子似的,完全的猪队友,差点没把大师傅坑死。

  你知道吗?

  大师傅为了给你们共工氏擦屁股,费了多大劲?

  付出了多少代价?

  还解救他们,当罪民也活该,大师傅没有亲自去灭了他们,就算他宅心仁厚。”

  八歧被独鸣看得,血都不流了,实在太吓人了。

  独鸣那极度克制愤怒的眼神,张口把自己吃掉也不算事意外。

  “独鸣姐姐,别生气,有话好说啊。”

  独鸣收回了蛇头,眼睛一下就圆了。

  “咦,今天这条路,挺热闹啊。”

  话音未落,玉藻也被独鸣拉了进来。

  玉藻本来循着八歧的痕迹,一直在后面紧追不舍。

  只是到了奈何桥,八歧就失去了踪迹。

  正站在桥上检查,就被独鸣给拉进了另一个空间。

  “七尾狐?

  毛怎么还是焦的呢?

  一点也不好看啊,还不如那个什么胡小草呢。

  虽然她尾巴少点,毛色是杂了点,至少顺溜啊。

  恩,这样凑起来,应该可以玩过家家了。

  小狐狸当爸爸,小柳柳当妈妈,三个小可爱当孩子,多么幸福的一家啊。”

  八歧听到独鸣的安排,脸一下就黑了。

  看样所有被禁锢自由的老家伙,经历那无尽孤独的岁月,心理疾病都很严重啊。

  玉藻进入空间后,看到了变成蝴蝶结的八歧,也看到了像大山一样的独鸣,脑子瞬间就木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么大的体型,这控制天地规则的技术,上古大妖吗?

  极其有眼力见的,没有开口,也没有试图反抗,静观其变绝对是最好的选择,当然也自动忽略了,被安排的爸爸身份。

  尤其,在独鸣嘴里还听到了胡小草的名字,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关系,话里也听不出来是敌是友。

  八歧就不像玉藻这样淡定了,看到她也进来了,赶紧发挥自己的人脉效应,争取占领舆论高地。

  “独鸣姐姐,赶紧帮我整死这只骚狐狸,就是她在追杀我。

  本来我主人们都出来了,要不是...”

  恩?

  独鸣被八歧的话吸引了。

  “你主人出来了?

  太清沟那边整出的动静,是共工氏出来了?”

  “恩,是啊,我都把封印解开了,然后被天罚给拦下了。

  萨满教那群吃里扒外的东西,还联合...”

  独鸣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得了,显得你嘴皮子溜活啊。

  “说重点,你主人整出这么大动静,蔡根去没?”

  蔡根?

  八歧眼中充满了迷惑。

  那么多人,谁是蔡根啊?

  他们也没挨个自我介绍,我知道谁是蔡根啊。

  就在八歧迟疑的时候,玉藻化成了人形,总比那秃毛狐狸要好看吧。

  听到独鸣提到蔡根,而且很是关切,玉藻好像明白了什么。

  毕竟玉藻知道,蔡根是觉醒苦神,该轮到自己发挥了。

  “这位大姐,也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是玉藻,是蔡根在太清沟请的帮手。

  刚才在太清沟底下,八歧差点没把蔡根吃了,还好我去的及时,保护了他。

  出来抓八歧,也是蔡根让我来的。

  您认识蔡根?”

看过《人间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