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烂柯棋缘 > 第948章 你也配?

第948章 你也配?

  老牛仅仅是站在那里,一双赤红的眼睛盯着刚刚出言不逊的仙修,一股凶悍的煞气自然而然的从其身上升起,修为弱一些的人只觉得心脏猛跳,阿泽更是看得脸色苍白呼吸困难,而被老牛盯着的仙修同样脸色难看,戒备的同时也不免心中胆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种的东西,怂包!”

  老牛大笑起来,陆山君在一旁伸手抓住他的衣袖,然后狠狠一拉,将之拽回座位上,身子撞得前头的桌案“砰”的一声响。

  “北兄,仙酿太纯,这蛮牛喝多了,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陆山君没有站起来,向着北木拱了拱手,代老牛赔礼,谁都知道陆吾与牛霸天乃是好兄弟。

  被这一幕打断的北木皮笑肉不笑,但陆吾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而且这陆吾和牛霸天都是绝世凶妖,就算不管他们未来可期,现在也是很恐怖的力量,所以北木哪怕不爽,也还是笑着回礼。

  “陆吾兄哪里的话,牛兄弟只是喝多了一些,酒后失态而已,没什么的,各位道友也勿往心里去,今日之会有些状况也是情理之中的。”

  练平儿微微皱眉,她没想到以北魔之尊,还能在这殿中闹出这种笑话。

  “宁姑姑……他们真的是计先生的旧识吗,刚刚那个……”

  阿泽觉得牛霸天真的不太像是仙修了,刚刚那赤红的双目和摄人心魄的凶光,让阿泽心脏如同打鼓,这不是说阿泽胆子小,而是身体本能层面的一种预警,要他远离对方。

  练平儿对着阿泽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阿泽,计缘行事向来无拘无束,对待有情众生一视同仁,即便是凶狠之人也有温柔之处,阴间鬼神个个面目狰狞,但却大多是有德善神便是此理。”

  “嗯……多谢姑姑解惑。”

  那边牛霸天又喝上了,不过听到练平儿的话,却止不住笑意。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对对对,我也是有德善类,嘿嘿嘿,小道友勿怕!”

  那笑容听得阿泽毛骨悚然,也听得练平儿心中冒火,所幸那蛮牛在蛮横似乎也知道一些分寸,只是笑过之后就不再说什么。

  北木正想要继续刚刚没完成的事,陆山君的传音却忽然到了耳中。

  “北木兄,借一步说话。”

  北木皱眉看向陆吾,见对方微微颔首,只得歉意地对着练平儿说了两句后起身,而陆山君也随后起身。

  练平儿倒也并不急躁,阿泽已经到了北木跟前,就已经回不去了。

  陆山君和北木并未在洞府之中交谈,而是在陆吾的要求下出了海面,回到了海上的礁石处。

  听着惊涛骇浪的声音,北木耐着性子询问道。

  “可以说了吧?陆吾兄。”

  陆山君转头看向北木。

  “北兄,你真看不出来这练平儿是在利用我们?那计先生何等人物,他看重之人被练平儿带来此处,你若出手,恐留隐患,怕是可能被计先生寻到,而且这女人心术古怪,我是信不过她的。”

  “哈哈哈哈哈……陆吾兄,我又何尝不知呢,但我们也算是相互利用,这阿泽魔根深种却灵台清明,实在罕见,若能炼化为我分身,或者将其魔念激化,成魔之刻绝非等闲小魔,也定是一大助力。”

  陆山君冷笑道。

  “哼哼,怕是还未成事,就已然出事了,此番明明是她召集我等,自己却姗姗来迟,嘴上说得好听,却根本不是一个合作的态度,分明将自己摆在了统领者的高度,视我等为走卒。”

  “陆吾兄不要多想,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练平儿再惹人不喜也无所谓,其身后的大人物才是共襄盛举的对象,我等只需准备着便可。”

  陆山君抬头看着远方天边明亮之处,那是玄心府飞舟在接引星辉的方向,只是在这一刻,他忽然心中微微一震,见到那边星辉似乎被什么搅动了,仿佛能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风,是风,好似居安小阁中吹出的风。’

  陆山君的眼神只是余光在远方一瞥,再度开口道。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陆某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一旦这练平儿做出什么危险举动,我定会吃了她的。”

  “哈哈哈哈,陆兄放心,她翻不起什么浪花的,我们进去吧,正如你所说,等了这么久,也不该磨蹭了。”

  陆山君轻轻呼出一口气,神色平静了一些,伸手一引。

  “嗯,北木兄请。”

  “陆兄请!”

  二人再次入了海中,返回洞府之内,但大约十几息之后,在原本礁石的几百丈之外,一道虚影慢慢形成,随后,这伥鬼化为一道幽光徘徊而去。

  玄心府飞舟之外,应若璃持扇站在空中,刚刚他一扇之下,将汇聚的星辰光辉全部扇飞,这样全船的气息就清晰展现在眼前,可惜并未察觉到那女子和阿泽气息。

  “道友这样是不是过了些?若不说出个什么得当的理由,恐怕就得有伤和气了!”

  飞舟上的玄心府修士冷眼看着悬停空中的女子,并未认出是应若璃这条真龙。

  应若璃扇扇子之前并未事先通知玄心府,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这可惜并未见到想见的人,于是低头看向飞舟,这会上头一大片人也都抬头看着天空的女子。

  “玄心府的诸位道友,我并非有意打搅,只是一路追寻一孽障而来,她似是乘坐此舟躲藏。”

  “哼,那么道友是否找到他了呢?”

  玄心府的知事暗运法力,他们也不是好惹的,就算这女修看起来手中宝物不凡,但他们脚下踩的可是仙舟,乃是了不得的宝物,同时也代表玄心府的脸面,没理由惧怕对方。

  “未曾发现,正想询问诸位道友,此来并无仙港,是否见到有人中途下船?今夜惊扰之事,我自会赔偿。”

  说着,龙女袖口一甩,一尊小鼎就飞了出去,在并未察觉到敌意的情况下,玄心府修士犹豫之下并未阻拦,任由小鼎穿过飞舟禁制落到船上。

  “五行水精!”

  这一尊小鼎里头装满了五行凝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凝缩的大湖在波浪翻腾。

  “水行凝萃九千斤,算是略表歉意,还望玄心府道友收下。”

  嘶……九千斤?

  本来还想说几句狠话,但是玄心府飞舟上的知事真人面对这个小鼎实在难以凶得起来。

  “对了,此鼎算是乾坤之宝,一并送与玄心府了,希望诸位道友为我解惑,是否见到什么特别之人,当是一男一女,男的似有入魔之相。”

  玄心府知事微微一愣,正好借坡下驴,转头看向身边的四听兽。

  “四听道友?”

  四听兽身子略有些僵硬,这会才回神,开口回答道。

  “尊下所问之人确实曾经在船上,大约前半夜的时候已经离舟,往西侧去了。”

  西侧?

  应若璃轻轻叹了口气,对方气息掩盖得十分彻底啊。

  “多谢告知,告辞了。”

  应若璃行了一礼,转身往西飞去,在她飞远之后,十几条蛟龙才现身追随,此前是不想显得太过咄咄逼人。

  而四听兽则轻轻呼出一口气,显得有些疲惫。

  “四听道友,怎么了?”

  四听看向身旁之人。

  “知事真人,那女子可不是什么普通道友,我听到其身边隐隐有万千龙吟之声,令我四耳震颤,恐怕是一条修为惊天的积年老龙,否则岂能有万龙追随之威。”

  这话听得玄心府的人面面相觑,惊愕之中也带着些许庆幸。

  另一边的龙女心中则极为不爽,毕竟不可能无休止地在海上找下去,只是才飞出去没多久,忽然心中一动,看向远方的海域。

  鬼物?不对,伥鬼!

  海面上,那伥鬼一直在徘徊,见到天空中飞来的人就直接入了海中。

  “娘娘。”

  “嗯,我看到了,走。”

  龙女等人跟随着伥鬼潜水而下,并未施展任何御水之法,水流却自动随龙女心意而走,使得他们在水下行进极快。

  不知何时,伥鬼忽然消失了,不过他们也并不在意伥鬼之事了。

  龙女眯着眼看向海底某处方向,身后龙族一字排开,个个眼神不善。

  “娘娘,看来就是此处了。”“是否有诈?”

  “哼,马上就知道了。”

  龙女向前一步踏出,水流两分而开,一众龙族跟上,一股淡淡的灵光在龙女手中的折扇上形成。

  下一刻,折扇一挥,一道水流朝前涌动,悄无声息之间已经分开了洞府禁制。

  水府之中,此刻陆山君和北木才回来没多久,却正好有一个仙修在同练平儿说话,语气似乎并不是很和善。

  “没想到今日之事,竟是由计先生的道侣来统筹,宁仙子,听说计先生被一些人誉为天下剑术天下第一,不知何时把计先生请来为我等讲讲道啊?”

  陆山君看向老牛,后者眼神无辜,表示并非他挑唆,似乎对方本就不喜欢练平儿。

  “哦?计叔叔的道侣?”

  一个女声从外传了进来,几乎随着声音的由远及近,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大殿门前。

  北木瞳孔微微一缩,他竟然没能发现对方,但下一个刹那,在满座之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子已经如同移形换位一般站在了练平儿面前,近乎尽在咫尺,令后者都微微错愕。

  “我……”

  练平儿才吐出一个字,眼睛似乎是看到来人手微微抬了一下,眼角余光中已经有一道白色残像出现。

  “啪——”

  好似一条千钧龙尾扫在一侧脸颊上,痛苦都追不上面部和脖颈的撕裂感,练平儿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龙女一个耳光打得化为一道残影,重重砸在十几丈外的殿墙上。

  “轰……”

  直到此时,龙女口中才吐出剩下几个字。

  “你,也,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烂柯棋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