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女系战争 > 第二百零二章 心寒如冰

第二百零二章 心寒如冰

  半壁山悬浮车库,第1库。

  此时,车库里面的晶石能源灯已经熄灭,柳小树打开了库顶板层,睡在这辆水滴形的飞车旁边。

  望着头顶幽暗天空,那无数璀璨的星辰。

  久久不能入睡。

  在黑马堡临行前,柳茳恒的命令是,暗杀只能针对赵大海。

  务求一击毙命,但是绝对不能伤及柳幽幽。

  假如有柳幽幽在车上,即使再好的机会,也要绝对终止。

  而且柳茳恒给柳鹏年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用老资格设法拖住柳幽幽,让赵大海单独飞回黑马堡。

  即使要牺牲一个无辜的驾驶员也无所谓。

  然而在柳小树看来,柳茳恒其实真的很不了解柳鹏年。

  也不了解他柳小树。

  虽然柳小树兄妹和柳小菊四人的关系要淡一些,然而毕竟是一起训练生活了十几年的好朋友。

  赵大海如此明目张胆的连接剪除柳小花,柳小菊,诱杀柳小苗,柳小叶。

  早已警惕的柳小树,为了他的妹妹,也理所当然的对这个赵大海怀着深深的敌意和杀意。

  再加上柳敬湖的重伤。

  以及晚上柳鹏年下达的最终命令,‘杀了这对狗男女!’

  应该怎么去做。

  在这个时候,柳小树的心里面,已经有了唯一的答案。

  关于如何除掉赵大海,今天下午柳小树,柳鹏年,柳天佑,三人商议着也曾想过在车内安放定时炸弹。

  不过在Ghost Farm星球,因为暴肆的太阳风暴,几乎无时无刻的不在暴吹着这颗星球。

  产生全球性的磁暴效应。

  所以无论是进行无线遥控起爆,还是电子表定时起爆。

  想要精准实现都非常困难。

  虽然晶石能源表起爆装置,防耀斑风暴电子表,在这片大陆也有。

  不过显然不是落后贫瘠的苜江原,能够拿得出来。

  假如使用机械表,进行定时起爆。

  面对着一个玄级六品二流高手敏锐的耳朵,普通机械表的齿轮运动产生的‘咔咔’声,根本就无法瞒过。

  所以只能用柳小树这辆追风Ⅴ警用型武装悬浮飞车。

  利用车载连发步枪,打坏吴俊兵那辆追风Ⅸ型简化版的控制系统和能源输出系统。

  使其失去控制,然后热量积累自爆。

  柳小树非常自信他的车技和车战枪法,而且用一辆绿晶能源驱动的悬浮飞车,找到一个最佳角度,击毁一辆蠢大薄壳的普通民用简化版悬浮飞车。

  这在柳小树看来,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啧啧,可惜了!”

  心里面想着柳幽幽那张漂亮的脸蛋,极品的身材。

  柳小树不禁可惜的砸吧砸吧嘴。

  不过再往深处想一想。

  不能得到堂堂新堡主的女人,却在自己手里,把这朵苜江原之花摧残。

  其实也很有意思。

  这时候,柳小树听到外边走廊里面有脚步声,然后进了一个比较远的车库。

  似乎是两个人。

  这深更半夜的,不会是要在车上——?

  柳小树相貌英俊,手里也不缺钱,这些年虽然不敢祸害那些士族女子,怕被打断腿或者被逼婚。

  然而对于黑马堡普通平民女人,他可没有少玩弄。

  其中有很多次,都是在车上。

  甚至还在空中。

  想着想着,柳小树的脸上,就露出了一副龌龊的贱笑。

  不知道是那个道友?

  真是同道中人啊!

  ——

  当晚,赵大海在车库对悬浮飞车的晶石转换动能集成板,进行了小幅度的位置变动以后,也打开了屋顶的板层。

  在月光星光和灯光下,开始缝制一种超级简易的飞行衣。

  当这个叫做楚沁的女妖出现,赵大海最初的设想是到军资库拿一副降落伞。

  不过那样的话,不但太明显。

  而且一旦悬浮飞车在空中失控,万一这女妖要和赵大海抢降落伞。

  即使赵大海觉得这女妖估计也不知道啥叫降落伞。

  可是万一,

  他再打不赢这女妖。

  抢不赢。

  那赵大海可就成了一个悲剧。

  况且就算能够成功打开降落伞,慢悠悠的降落伞在柳小树的武装飞车下,也是一个活靶子。

  怎么算都不合适。

  于是他就想到了飞行衣。

  做飞行衣的布,是赵大海悄悄从吴华手里弄到的一张铁线蛛丝布。

  放进兜里不过一小块,掏出来展开却足足有近三平米。

  至于飞行衣的扇骨,则是赵大海从吴俊兵这两飞车上面的不重要位置,拆卸下来的四根大拇指粗细,0.5米的高强度的炭纤维杆。

  他只需要在坠车的时候,快速跳出去,然后手脚分别勾住这四根固定在飞行衣四角的纤维杆。

  虽然不敢说滑得漂亮,但是基本能够保证摔不死。

  “滋滋~”

  赵大海握着从王东家里顺走的那柄白质餐刀,灌注真元灵力,如同利刃在粉笔上面转孔一般。

  利用刀剑,在添加了铁线蛛丝的高强度纤维杆上面对称转孔。

  转得碳粉簌簌飘落。

  质性武器的优势,在于玄级极其以上的修炼者,可以把体内的真元灌注进去。

  从而加强质性武器的性能。

  而玄级以下的武者,只有在利用灵石辅助的情况下,才能勉强做出部分类似效果。

  唯一特殊的就是,武者在直接接触晶石的时候,就可以利用体内在手指接触面所产生的真元‘势差’潮汐。

  间接影响晶石的激发状态。

  这也是所有的晶石能工具,只有修炼者才能启动和正常关闭的原因。

  在四根纤维杆两头,各钻了三个孔。

  赵大海拿着一根钢针和一小卷铁线蛛丝,耐心的缝制起来。

  头顶月色皎洁,星汉灿烂。

  ——

  拦江口,月下,废弃军港。

  柳幽幽抱膝坐在一艘挨着码头,船尾触及湖床的炮舰的高高桅杆瞭望台上面,望着月光下波光粼粼的大湖和一条白练一般的大江。

  旁边的码头上,那匹紫墨龙驹打着响鼻。

  在今晚和赵大海的对话中,她已经把她的猜测说得很明显。

  同时,她也绝对相信她的猜测。

  苜江原这些家族,虽然内耗不断,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无所不用其极。

  然而在排外性和对外性上面,却是更加的强烈。

  这些年,因为柳敬湖对赵普宠信无比,到了她渐渐长大,柳茳恒那人尽皆知的心思,更让柳幽幽在黑马堡顺风顺水。

  不管有多少人如何依然憎恨她那个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的母亲,然而至少在表面上对她柳幽幽,都是客客气气。

  说得直白一点,

  就是以前晚上睡觉她敢吃催眠丸,香甜沉沉的睡一觉。

  敢和人拼酒喝醉,烂醉如泥。

  敢在任何人的前面,毫无设防的亮出她的后背。

  但是,从柳鹏年带着柳小树飞过来。

  宣布那些命令。

  从此,

  至少在苜江原,柳幽幽不再敢。

  ——

  然而,在她足够坦诚的说出来她的推测以后,得到的却是赵大海这个混蛋云山雾罩的挑衅。

  这就让柳幽幽彻底的失望。

  此时已经是玄级四品的柳幽幽。

  三品,四品,

  一级之差,

  却在19岁这个年纪的照映下,犹如云泥。

  使她具备了傲视天下同龄人的资本。

  要知道天之娇女夏琉璃,也不过20岁入四品。

  只比大唐书院的桃夭夭,晚了不到一年。

  伞联盟‘花雨伞’世家,18岁的花承运,也只不过是三品巅峰。

  有了此资格的柳幽幽,

  在她看来,

  之前一直悄悄谋求的苜江原。

  就显得实在太小,太弱,太贫瘠了!

  鸡肋一样,

  已经不能提供她野心的土壤。

  她完全可以选择和这里进行彻底的割裂,去一方更加辽阔的天地驰骋。

  ——

  柳幽幽其实也不反对合作。

  尤其是和强者之间,进行各取所需的合作。

  更是在身体吃了大亏,修炼却占了大便宜的情况下,和这个看着似乎也不是讨厌的无法接受的赵大海合作。

  但是她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底线。

  忌讳被利用,甚至被当做诱饵。

  她没有被人卖了,吃得骨头都不剩,还傻兮兮的替人数钱的好习惯。

  如果在明天真的和赵大海,驾车双飞。

  想要带着降落伞,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一般的不现实。

  那么,中途高空柳小树发起袭击。

  赵大海可以选择救她柳幽幽。

  也可以选择不救。

  虽然柳幽幽对于赵大海的‘救’和‘不救’,是有着六四预测。

  但是她不是一个把自己的生死交给别人掌控的人。

  而且之后赵大海就可以利用自己的死,靠着强横的实力,逼迫柳茳恒低头,借机碾压一般的清洗柳鹏年,刘不群,汪大年这一系。

  再联合吴月娟,吴华,沈长河,杨逍,——

  这些摇摆者。

  加上逐渐收拢的沈剑飞,柳茳宇,汪猛,刘琦,杨雪,刘天竞,甚至包括在这场劫难中活下来的拦江口一千四百余人的感激和人心。

  架空柳茳恒,掌控黑马,拦江。

  然后吃掉赤龙山,一统苜江原,实现他现在柳幽幽也无法猜透的目的。

  至于在高空,一个问道者怎么活着安全落地。

  这在柳幽幽看来,只要稍作准备,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问题。

  当年孙无涯躺在躺椅上面吃坚果,结果被龙翼刚好的阿雅抓着飞到800米高空投下,想要教训教训这个人族老头儿。

  结果孙无涯就靠着临时左手抓起桌子上的十几枚坚果,脚下的一对拖鞋,右手端起的一满杯茶水。

  硬是轻飘飘的安全落地。

  而且砸下来的坚果,拖鞋,茶水,故意报复性的直接把七彩莲花苑的一个红莲园砸得稀碎。

  ——

  “男人!”

  柳幽幽的嘴里,发出一声冷哼。

  目光里面却有着淡淡的,却并不惊讶,一副理所当然的了然。

  并不失望的颜色。

  “在这整个苜江原,真痴情者,唯有柳敬湖而已!”

  说完这句话。

  已经做出决定的柳幽幽,修长的双腿猛然弹起,在空中优美的一跃,左足轻轻的点在沉没炮舰的舰首。

  再次高高跳起,落在码头旁边的战马上面。

  “驾!”

  一声娇叱,丝毫不带停留的纵马朝着东面的沿江大道奔去。

  苜江原墨龙马长于千里跋涉。

  赤龙马长于三十里奔袭。

  在狂风中驰骋的柳幽幽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星辰乌金石女表。

  时间是夜晚23点。

  以着紫墨龙驹的强悍脚力,只要中途高热量的食物补充足够。

  柳幽幽确信在明早黎明时分,她就能到达黑马堡。

  这时候的黑马堡,只有吴月娟这个瘸子是玄级高手。

  三支狙击枪又被赵大海剪除。

  整个堡内,无人是她敌手!

  “什么人?”

  “柳姑娘?”

  在一处南江北湖的紧要地点,三个岗哨看到一骑高速奔跑而来。

  纷纷跑出了岗哨。

  看到居然是柳幽幽,连忙放下了枪口。

  他们对于这个在危难时候,身为一个女子,却来救援他们的柳幽幽,心里充满了敬意。

  一边要搬开路上拦桩,一边不解的询问。

  “嗖~”

  一道鞭影闪过。

  “滋滋~”

  “滋~”

  “滋滋——”

  三个拦江卫士兵大半个脖子连着颈骨,瞬间被蛇鳞鞭锋利的尾稍切断。

  脑袋无力的歪斜晃荡着垂在肩膀上面。

  切口处,汹涌的喷涌着大股的血液。

  “聿~”

  紫墨龙驹一声低吟,在月光和灯光下,化作一道紫色流光。

  纵马从近两米高的拒马桩上面一跃而过。

  “踏踏踏~”

  消失在夜色之中。

  夜,寂静。

  冷得让人心寒如冰。

看过《仙女系战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