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明英侠传 > 第八十八章:料知短兵不敢接(二)

第八十八章:料知短兵不敢接(二)

  拜炎帖木儿道:“事情未成之前,这样的话不宜说的太早。”圣西女道:“教主教训的极是,圣西女现在就去了。”圣西女走后,拜炎帖木儿对王守仁道:“王大人,你说屠蛟帮被灭了之后,我们会不会对九合帮下手呢?”王守仁道:“当然会。”

  拜炎帖木儿道:“此话怎么说?”王守仁道:“很简单,其一因为你们不是一路人,你们不仅会对屠蛟帮下手,还迟早要对九合帮下手,甚至于许廷光的官兵,教主我说的可对。”拜炎帖木儿道:“王大人,你确实很聪明。既然有其一,就有其二,其二是如何。”

  王守仁道:“教主过奖了,并非是我王守仁聪明,而是这个道理本就显然易见。其二便是教主曾经对我说过要彻底地掌控西川,如果真金教不去对付九合帮和许廷光的官兵,怎么说得上彻底地掌控呢。”

  屠八荒回到了总府之后,对苗东堂堂主钟离苦道:“你们苗东堂之人要先做好准备。”钟离苦道:“帮主,我们准备要做什么?”

  屠八荒道:“到时候我会让你们适时处城门,明日安一成等人坚持不了多久的,一旦他们战死,你们要立刻前去将他们的尸体抢回来。”钟离苦道:“既然出了城去,为何不直接去支援?”屠八荒道:“若非他们决议不想,我岂能不这么做。”

  五更时分,许廷光正在下令将所有的士兵遗体火葬,漫天的火光,照亮了夜空。在这正在被焚化的尸体之前,三百敢死队整齐地的队列着。许廷光于前训话,道:“敌人已经是强弩之末,开始进攻,伤者白银百两,死者黄金百两。”这时候士兵们将三百个碗端来,其间装满了酒,一一分去后,许廷光拿过最后一碗酒,一饮而尽。

  黎明时分,文瑞渊带领两千士兵往安一成等人的阵地前进。八百死士此时只有二百余人,且经过昨日的一场大血战,已经筋疲力尽,谁都知道今日败局已定。安一成道:“眼下敌人太多,按平时操练,分为三人一阵,互相帮忙且要各自为战,此战能够杀多少敌人,就看自己的本事了。”说着先往敌人冲去。

  死士们也在其后大吼着跟着安一成向前冲去。双方交汇,刀锋相触生出丝丝条条刺耳的声音,眼下双方之人的交战再无什么阵法打法,全是在奋力地进行拼杀。那两千士兵已经抱定必死之志,疯狂地围杀二百余死士,士气之盛与昨日完全不同。二百余死士面对围杀,他们毫无半点畏惧之意。

  安一成、袁起和刘广三人在一道拼杀,硬生生在重重的士兵丛中,杀出一条了血路,不过他们杀出一条血路并非是要逃走,而是带领着死士们往敌兵最多的地方前去,袁起道:“死士们,随着士主冲杀,来啊!”一死士道:“士主威武,我等跟着士主冲杀,上啊!”众死士发出一声怒吼,随着安一成三人冲杀。

  文瑞渊见安一成三人在士兵之中来回砍杀着,己方士兵虽然毫不畏惧,却在其面前倒下不少,文瑞渊心道:“他们三人是这些死士的精神之宗,只要杀了他们,我等必然取胜。”文瑞渊想着对身后的五十个士兵道:“杀死那三人,他们的斗志就会崩溃。”说完拔刀身先而去,五十余士兵随着文瑞渊往安一成三人围去。

  安一成休息了一个晚上,但是身子仍然感到疲劳,此时面对围来的士兵,其强撑着不倒,全以一口气在支撑着,袁起和刘安亦是如此。三人以互相协作的打法展开砍杀,这三人联合,的打法是平时所学,三人是八百死士阵法和的教头,所以此已经十分熟练。袁起杀得满身是敌兵的血迹,道:“士主,已经足矣,已经足矣,我死而无憾了!”

  安一成大笑道:“可不嫌多杀几个!”所有死士都知道今日战死在此,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活着的时候能杀多少就是多少,在这等想法和刚强意志之下,昨日的疲劳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二百余人面对两千余敌人,场面上居然能够抗衡。

  此时那文瑞渊来到了安一成三人的跟前,对安一成道:“昨日许大人放过了你,使得我们有机会却没有进行切磋,今日你我好好过招可好。”

  安一成喘息道:“不过是要杀了我,拿来那么多的废话。”文瑞渊道:“八百死士确实了不起,不过今日要彻底覆灭了。”安一成道:“覆灭之前,也要让你们的士兵来给我们陪葬。”说完拔刀而上,文瑞渊大喊道:“其他人不得动手,就让我来与之单打独斗。”说着持刀迎上,两人拼杀在一起。

  那许廷光正在后方看着眼前的局面,心下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寒意来,这八百死士为何如此英勇能战?到底是为何?“八百死士”四个字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心间,此时他是第二次想起王守仁劝说的话语,心道:“王守仁,今日之局,你之前就料到了,你当真有料事如神的本事?我当真错了么?”

  在山丘之上。拜炎帖木儿也被八百死士的神威所震撼,道:“我料到今日八百死士会全部战死,但是没有料到八百死士在战死之前,还能够有如此之威力,若是有万人,今日失败的将是我们。为何能够如此。”王守仁道:“人有了必死之心,就会无所畏惧,大无畏者,天地亦畏之,能够如此的,原因不过三者,报仇,报恩,报国。”

  且说那安一成和文瑞渊过招二十,不分胜负,不过安一成的败相已显,毕竟血战了许久,内力消耗太大。文瑞渊道:“居然还能斗战二十余招,了不起。”说着长刀再起,那袁起和刘广来到安一成的身边,袁起大刀一伸,将文瑞渊的长刀打去,道:“你这是在趁人之危,为何昨日不来,你那兄弟为何不来,都是个投机取巧,贪生怕死之徒。”

  文瑞渊知道袁起所言的兄弟是指唐锦楚,道:“那你们就三个人一起上。”刘广道:“那还讲什么规矩。”三人往文瑞渊而去。文瑞渊被安一成三人围攻,其使尽了浑身解数,一时间也脱身不得。那些士兵没有得到号令,不知道是出手还是不出手,一干人等犹犹豫豫。文瑞渊急得大喊道:“你们在发什么愣,快动手,没有听到么,现在不讲什么规矩了。”

  那些士兵被这么一说,方才回过神来,既往想安一成三人围攻去。安一成三人奋起最后的神威,大刀起落来回,跟前的几名士兵,尽数被杀死,然与昨日不同的是,今日这些士兵气势一直不减。文瑞渊大喝一声,手中长大刀闪过亮芒,往安一成三人杀去,三人知道文瑞渊敢独自来拼杀,自有一定把握,三人皆不敢托大,大刀立刻回收,共对上文瑞渊。

  文瑞渊对那些士兵喊道:“快,伺机杀了他们。”话音刚落,那袁起就被一士兵手中的大刀给砍伤了,这一刀砍下的伤势极为严重。安一成和刘广急忙回到袁起的左右,安一成拉起袁起,道:“快起来,我们一道再战。”袁起道:“不用管我,不管我你们还可以多杀几个。”刘广道:“我们都是生死兄弟,怎么能够不管。”

  袁起道:“不管便是不管,你们代我多杀几个。”说完猛地起身,往一处杀去,不过其只杀了一人,就被士兵的乱刀砍杀,他并不想自己的受伤,连累了安一成和刘广。安一成和刘广见此,不由得对望了一眼,都看出对方手脚因为极度的疲劳和兴奋而在发颤。安一成强压着颤抖的手,道:“血战到底,血战到最后一刻。”

  文瑞渊向后退去了几步,长刀指着安一成和刘广,道:“杀了他们。”众士兵一拥而上,安一成和刘广再被围攻,此时两人已经筋疲力尽,再无力气可战。刘广被大刀穿胸而死,而安一成则被文瑞渊亲手杀死,安一成死前身子站得挺直,笑着对文瑞渊道:“我们在地府相见,八百死士,会在地府候着你们。”说完倒地而死。

  安一成一死,死士们精神的大柱轰然倒塌,其余死士发疯一般地砍杀起来,虽知道败局已经注定,但仍在拼死而战。文瑞渊往前走了几步,大喝道:“各位,他们已经疯了,现在是杀了他们的好时机,为我们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士兵们一拥而上。此时八百死士战得只剩下五十余人,离覆没仅剩一线。

  城墙之上,那屠八荒见此,道:“他们已经完全坚持不住了,城门打开,让钟离苦出去。”公西渠道:“帮主,不好了。他们兵分三路向我们攻来了。”原来那圣西女和康百亢等人见安一成败局已定,便立刻发起了进攻。屠八荒大喊道:“钟离苦,你们马上出城,要快,要快!”钟离苦道:“是。我们马上出城。”

  只见城门被迅速打开,钟离苦带领二千人快速出城,屠八荒看着来攻之人,道:“先关闭。”城门随即关闭。钟离苦等人冲向了文瑞渊所在的阵地。

看过《大明英侠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