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六一六、季吐奶!

六一六、季吐奶!

  过了凌云渡,就是凌云窟,这洞窟前后相通,经过灵池派弟子整弄,地面十分平摊,更有青石铺路,顺着青石路还有一条涓涓溪流曲折蜿蜒,倒是一个寻幽探胜的好地方。

  熊晶晶不知道究竟,还有些呆憨,王崇瞧了一眼梁漱玉,心头暗暗忖道:“要不要干掉她!”

  王崇和梁漱玉交手过数次,双方各擅胜场!

  要论功力浑厚,当然是山海经修成的先天五气金丹更胜,甚至胜出不止一筹。

  王崇以山海经的法力,能够横扫几乎所有的阳真之辈,就算修成万魔山,阳真境的都御都没法纯以功力压制小贼魔,更不消金丹境的梁漱玉了。

  但吞海玄宗季观鹰这个身份,除了精通虹化之术,修成五行神变,炼就先天五气,剑术一流,也并没有太多克敌制胜的手段。

  梁漱玉得九渊魔君亲炙,精通正魔各家法术,不但太上魔宗的功法精通,就连武当秘传剑法,灵池派的洗天经都会。

  最重要的一件事,梁漱玉晋升金丹超愈百年,王崇始终差了些火候。

  小贼魔暗暗忖道:“可惜定虹珠,飞雀环到了金丹级,就再也没用了。若不然,我提前铸就太古五行气兵,足能压下梁漱玉。”

  王崇刚思忖到这里,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她晋升阳真也会领悟离恨魔光,以离恨魔光催动天上天下魔意剑,乃是此界杀伐最犀利的手段之一。

  王崇顿时气结,反问道:“你究竟站在谁那一边?”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赶紧把梁漱玉收了,徒弟,姬妾都成,就不用操心这么愚蠢的问题了。

  王崇骂道:“这妞如此辣口,哪里是好收服?”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当年,老子只是一句话……算了,这种小牛逼跟你吹没意思。

  王崇眼光闪烁,梁漱玉可不是熊晶晶这种呆憨的小妞,心头雪亮,暗暗忖道:“这个胖大和尚只怕有鬼。”

  她思忖了一番,虽然觉得那个结果,实在不可能,但又根本找不出来第二个结果,就冒出来一个大胆的念头。

  这个小妞之胆大包天,远超乎小贼魔的想象。

  她指着王崇,叫道:“季观鹰!”

  王崇微微一震,还以为自己露出了破绽,也懒得遮掩,淡淡答道:“梁漱玉美人儿,几次相见,倩影留心,某想你想的很啊!”

  梁漱玉一拍手,叫道:“果然是季吐奶!我还真不知道,你精通变化之术。只是思来想去,能够跟我差不多,还如此胆大包天之辈,此世上就两个!项铁头绝对不会干这没脸皮的事儿,虽然季吐奶你也不像这种人,但终究比项铁头可能大些……”

  王崇脸都黑了,叫道:“某不叫季吐奶!”

  梁漱玉笑嘻嘻的说道:“季土嗨不好听!”

  王崇骂道:“季吐奶就好听了?你个梁……梁……”

  王崇思忖了好久,居然想不出来够给力的绰号。

  梁漱玉一挺胸脯,笑吟吟的说道:“你可以叫我小姨妈!”

  王崇气的捏了法诀,就要催动灵池剑跟梁漱玉拼命,却被旁边吓呆的熊晶晶给死死拉住,叫道:“季……叔叔,千万不要动手。”

  梁漱玉揭穿了王崇的身份,熊晶晶就算再呆憨,也知道这位胖大和尚,就是自己好蜜友白虎少女风太岁的师父,那个一脸苦瓜的季观鹰了。

  她心道:“在这里动手起来,岂不是大大的得罪灵池派的仙人?”

  熊晶晶倒是不知道,不管是小贼魔,还是梁漱玉这魔门妖女,还都是真不怕什么灵池派。

  梁漱玉倒是不怕王崇,两人功力悉敌,各有千秋,也不是没斗过。

  虽然王崇每次见面,都进步极大,第一次险些不敌,第二次就势均力敌,但梁漱玉仍旧不惧。

  王崇终究不是冲动的性子,压住了心头恼火,冷冷的叫道:“小姨妈!你来灵池派,难道不怕被圣手书生炖了。”

  梁漱玉盈盈一笑,答道:“我们都是过了凌云渡的有缘人,圣手书生又不是道君之辈,哪里看得破你我。季吐奶,不若我们合作!”

  王崇嘿嘿一笑,忍了这个绰号,反正只要有机会,他一定杀了梁漱玉,有这么一场侮辱,肯定杀起来更带劲。

  他答道:“我对灵图经没兴趣。”

  梁漱玉盈盈一笑,说道:“洗天经呢?”

  王崇微微一愣,他还真有几分心动。

  重离子的易天髓和道玄篇都有散化功力法力的妙用,但均比不上灵池派的洗天经。

  重离子再天赋异禀,逸才纵横,终究也只是一个半步太乙,灵池派可是出过劫仙老祖的。

  “易天髓也罢,道玄篇也罢,洗天经也罢,都是仗着玄妙法诀,洗去敌人真气法力的特质,使之归还散化为天地元气。”

  “易天髓和道玄篇,也还罢了,毕竟出自重离子之手,还未算得上最上乘的法门。但洗天经却是此界第一等的法门,不输给峨眉和吞海玄宗的根本道法。”

  “若是以山海经的法门催动洗天经,此法的威力只怕比在灵池派的人手里更为厉害数倍,分分钟就能拿下梁漱玉,摆弄成十八个姿势。”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哪十八个姿势?

  王崇也不理这破珠子,答道:“你若是先传我洗天经,我可以用一部分灵图经做交换。你亦知道,我手里有半步灵图经。”

  梁漱玉倒也大气,伸出纤纤玉手,答道:“我们击掌为誓!”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你用手指去骚一骚……

  王崇压着想要臭骂这破珠子的念头,跟梁漱玉正经的击掌,他目光灼灼,盯着梁漱玉,只待对方稍有异动,自己就狠下杀手。

  王崇可是真信不过梁漱玉。

  梁漱玉见他如此小心翼翼,噗嗤一声笑道:“季吐奶,你一脸的奶凶,倒是好玩的紧。”

  王崇冷冷说道:“我紧不紧,干你屁事。”

  两人的眼神,一个冷冽如电,一个却狡黠灵慧,旁边的熊晶晶,完全无法理解两人的心思,只能呆呆的不动。

  :。:

看过《一剑斩破九重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