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湖排行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臣有一计

第二百四十三章 臣有一计

  “召集各路高手,将其围剿。”宁七公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哪料闫浩天听得这话,竟是十分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要以多欺少?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武侠之风?”

  宁七公闻言,眼里露出了丝丝杀气,但很快便掩饰了下去。

  “闫大人说笑了。这邪道之辈杀人无数,人人得而诛之。这以多欺少之说,其实颇为不妥,难道在战场上,我以十万兵围歼一万突厥士兵,也是错吗?”宁七公笑了笑:“闫大人虽少从战事,但是以大人聪慧的天资。这个道理,应该还是明白的。”

  闫浩天冷哼一声,这宁七公话语里不过是在讥讽自己,他又如何听不出来?他正要开口说点什么,旁边的仲士良却是扯了扯他的衣袖,阻止了他。

  “出去以后,给我好好听士良的话,要是惹出祸来,我饶不了你!”闫浩天脑海里回想起来临行前自己父亲所说的话,便咬了咬牙关,将气吞了下来。

  等到两人安顿下来后,闫浩天怒气冲冲地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骂骂咧咧地喊道:“这老匹夫,以为自己是谁?会点武功了不起吗?”

  仲士良看着这闫浩天实在无奈,明明闫臻性格沉稳,却偏偏生出来这么一个儿子。

  “这宁七公可是武林正派里面最强的一个,动动手指就能杀了你我,你怎么还敢惹他?”仲士良缓缓坐了下来。

  “妈的,我们带着遥天府五千精兵到此,每一个精兵都是武林中的一把好手,我怕他?老子干死他!他那么厉害,倒是去单挑人邪道啊!跟我俩在这鬼扯什么?”闫浩天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气势更焰了:“这什么破地方?”

  这里不过是个小村庄,比起仲士良和闫浩天的居住环境那当然是差得十万八千里。

  仲士良被闫浩天这一搅,有些头疼。

  真聒噪!仲士良心中暗骂。然而,别看他是总督,而闫浩天是副手。在朝廷上,闫浩天的父亲话语权可要更大。毕竟,掌管着兵权,那就掌管了一切。

  “我都想不懂,我们来这里干嘛?这么穷酸的地方,连玉羹都没有得吃。”

  “好了!”仲士良实在受不了,忍不住加重了语气:“浩天,我们之所以来着,就是为了挽回朝廷的颜面。前次那废物傅一桓,带着大军到这里全军覆灭,朝廷的威严都被丢光了。现在这武林联盟要进攻桂阳当然是好事,我们不用自己动手,还能坐收名誉。”

  闫浩天被这么一凶,心中怒火更盛,但是面前是仲士良,他又不好发作,只能对自己不断地说道:“忍!我忍!”

  见到闫浩天安静下来,仲士良这才有功夫好好思考自己该怎么抢夺功劳了。

  希望那老匹夫能将那邪道杀了,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仲士良这边苦恼着,却没想到,他父亲那里也陷入了苦恼之中。

  隋景帝已经抱病几天了,都没有出来上朝。仲文培和闫臻心里清楚,要是没有一个办法解决北方的事情,恐怕隋景帝心病难治啊。

  偏偏这几日来,每次讨论起这件事情,都没有个结果。那边已经委任龙舟、朴海与刘桂三人暂时管理着北伐大军,可是连带着后来派去增援的十万精兵,那里共有三十万大军。只靠这三人,也不是个良策啊。毕竟那三人不过是军中副将或是军师,特别是刘桂又一直昏迷。正所谓群龙无首,那三十万大军又跟待宰的羔羊有何区别?

  可是,闫臻一说到要自己带兵上去的时候,隋景帝又是摇头:“爱卿刚和朕从雍州回来,实在不宜再舟车劳顿一番啊!”每次说到这里,隋景帝又开始悲愤起来:“难不成朝中都没有能用之人吗?”

  虽然隋景帝这么说,但是闫臻心里却是清楚,自己手上已经掌管了二十万军,倘若再让自己到上党接管二十万大军,那自己将权倾朝野!

  这皇帝老子,开始提防我了啊!闫臻叹了口气,与仲文培商量起来。

  “文培啊,以你所见,应当如何?”闫臻问道。

  仲文培也是挠着脑袋:“难道我又叫皇上亲伐?可是这实在不妥,皇上身体不好,经不起这番劳累。”

  “还是要推一个人上去。”

  “推谁呢?”仲文培思量了片刻:“你都说皇上开始提防你了,我们再去推举人顶上,怕不是会引来更多的猜忌。”

  闫臻突然想起来一人,他皱着眉说道:“那,我们推荐一个皇上绝对不会生疑的人。”

  “谁?”仲文培惊讶地问道。

  “慕容楚之女,慕容夏。”

  虽说有些惊讶,但是仲文培也明白闫臻所想。一来这慕容夏本就是慕容楚之女,在慕容楚的军中有着威望。二来这慕容夏现在就是黑武军的统领,将她提拔上去也是合理。三来就是这慕容夏毕竟是女子,对于闫臻和仲文培的地位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从大将军府离开后,仲文培突然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了笑:“明明我们一直忠心隋朝,现在却真的好像在偷鸡摸狗一样。”

  第二天的早上,仲文培按照和闫臻商量好的一样,自己独自前来拜见隋景帝。

  隋景帝此时身穿着龙袍,可是气色却没有多好,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个天子。

  唉,大隋国运实在不堪啊。前两个天子都是短命,希望皇上不要步上后尘,不然也不知道这社稷还要发生什么动乱。仲文培只敢心里想想,这样的话哪敢说出来?

  “丞相,有什么事吗?”隋景帝咳嗽了几下,脸上没有多少血色。

  仲文培看着隋景帝这样,难免担忧,言语里多了几分愁云:“皇上,要保重龙体啊!”

  隋景帝摆了摆手:“国家无事,我的身体便会无事。丞相与其担心我,不如给朕想想办法吧?北方的战事该如何处理?”

  仲文培又是一拜:“臣正是为此事前来。”

  “哦?”隋景帝微微有些惊讶:“丞相可有良策?”

  仲文培笑了笑:“臣有一计,可使北方安定。”

看过《江湖排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