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女乱国 > 六百七十三、奸情

六百七十三、奸情

  对于赫连昌来说,命比什么都重要。没有命,什么荣华富贵都是镜花水月。

  他绝不会为大夏朝拼命,却会为自己的命挣扎到最后。

  乔女看出了这一点,于是不再强势地逼他做决定,反倒退一步道:“个中利害,婢子都已为王爷剖析清楚,如何决断,就请王爷自行思量吧。婢子最多等王爷两日,两日之后,便是王爷改了主意,想离开这王宫,也恕婢子无能为力了。”

  赫连昌被自己的疑心和对死亡的惧怕两向拉扯,他指着乔女,面上凶狠,声音却难掩惧意地问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要冒险帮本王?你是太后身边的人,自然是向着太后的。你怎么会希望本王同皇后都逃出皇宫?”

  乔女沉默了一瞬,似乎颇为犹豫后才答道:“旁人只道婢子深得太后信任,却不知婢子原是柔然人。婢子在北魏皇宫卧薪尝胆,就是为了搅得宫中永无宁日。拓跋焘杀了我多少柔然子民,我便要他用多少魏人的命来偿还!只要是对北魏不利的,婢子都愿意冒险助之。”

  赫连昌此时才恍然大悟。之前他便觉得这乔女行事古怪,似乎对宫中主子们的信任和倚重都不屑一顾。原来她竟是柔然人!这么一想就解释得通了。

  乔女见赫连昌信了自己的谎话,又道:“王爷若是心中存疑,大可以自己去查查,看看夏朝归降的那些前贵族是否还都活着。只是别忘了,您只有两日的时间。”

  乔女说完,恭敬地告退离开,她相信赫连昌一定会上钩。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安排好怎么将这个废物送出皇宫,而不是在这儿同他磨嘴皮子。

  只是乔女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她才刚从赫连昌的房中离开,一个小內侍就从内室中冲了出来,一把抓住赫连昌的衣领,边摇边焦急道:“王爷!你切切不要胡来!你莫要听那贱婢胡扯,陛下如此信任您,怎么会取您的性命!”

  赫连昌看着怀里女扮男装的小內侍,茫然地问道:“那可否请璃妃告知本王,那些归顺了的夏朝贵族是否还都健在?”

  璃竹被赫连昌问得一愣,她哪儿会知道这些呢?她向来对政事漠不关心,加上拓跋焘已经有一年没进过她的院子了,就算是想听点耳风也听不到啊。

  “这……这……妾身虽不知,可妾身知道陛下对王爷您是极其看重的!”

  否则拓跋焘也不可能允许赫连昌入内宫赴宴,璃竹就不会在内宫与赫连昌撞见,更不会鬼迷心窍地就从了赫连昌,心甘情愿地冒着被赐死的风险与他私通。

  昨夜年关,不单是赫连昌心绪不佳,璃竹更是觉得空闺寂寞,于是便假扮成小內侍来外宫私会赫连昌。

  两人颠鸾倒凤地闹腾了一晚,早上正睡得香,就被乔女给吓醒了!

  璃竹还以为是奸情败露,七手八脚地穿上內侍的衣服躲在寝室的柜子里,把乔女同赫连昌两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此时璃竹心乱如麻,她虽痴迷于同赫连昌的激情,却也舍不得宫中的荣华富贵,真的让她同赫连昌私奔出宫她也是做不到的。

  一想到若是赫连昌走了,自己又要过回从早枯坐到晚的日子,璃竹心中升起的惶恐一点儿都不比赫连昌少。无论如何,她都要打消了赫连昌逃跑的念头。

  可还不等璃竹再多劝一句,赫连昌已经急匆匆地朝外走去,口中念叨着:“你不知道,有人肯定知道!”

  璃竹伸手就去拉赫连昌的袖子,却被赫连昌的大力带了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眼看赫连昌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璃竹的心就凉了半截。

  看看时辰,早就已经过了她该回去的时候。即便她那院子如今同冷宫无异,璃竹依旧不敢在赫连昌的寝室里干等着。

  她左右看了看,确认服侍的人都还躲得远远的没敢回来。她抬手压了压帽子,低头小跑着出了赫连昌的屋子。

  赫连昌一路往西,越过了一层跨院才到了始平公主的寝殿。

  始平公主赐婚给了赫连昌后,拓跋焘以要留赫连昌在宫中居住为由,并没有另盖公主府给始平公主,而是在外宫特辟了一处宫殿给他们夫妻二人居住。

  始平公主最初得知自己被赐婚给一个瘾君子的亡国之臣时,还大哭了几日。

  后来看到赫连昌虽名声不怎么样,模样倒的确是英武,加上拓跋焘后来同赫连昌十分亲近,始平公主也就认下了这门婚事。

  只是赫连昌虽然戒了幻药,却戒不了美色。服侍他们夫妻的女婢没有一个能从赫连昌的手中逃脱。赫连昌更是找各种理由让宫中的歌姬、舞姬到他寝殿供他享乐。

  始平公主从最开始的失落,到认命,再到死心,如今她心中对赫连昌除了恨就再无其他了。

  赫连昌满头是汗地冲进始平公主的房内时,始平公主正坐在妆台前,连头都没抬地嘲讽道:“驸马这是闹哪一出?本宫这屋里可还有哪个是你还没新鲜够的?还是昨夜的舞姬没能让驸马你尽了兴?”

  赫连昌对始平公主的讽刺充耳不闻,一把扳过她的肩膀急急问道:“夏朝的降臣如何了?!你告诉本王!夏朝的降臣如何了?!可是都死了?”

  始平公主本来就窝着火气呢,大过年的,赫连昌外宿不说,还跑来闹这么一出,直接就将她的怒火点燃了!

  始平公主想都没想就吼道:“对!都死了!全都死了!本宫巴不得你也跟着死了!你们这些夏朝的贱民,破城之日就该殉国了!何苦降了大魏,还来祸害本宫!”

  赫连昌只听到了前面两句话,就脚下一软,“扑通”地跌坐在地,“死了……居然真的都死了……那我……我岂不是也……”

  “不行!”赫连昌像是突然清醒过来,“本王不能就这么死了!绝对不能!”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手脚并用地又跑了出去。

  一旁服侍女婢全都看得一脸懵,完全不知道这位驸马爷究竟闹得是哪一出!?

  见始平公主还在生气,婢女忙上前替她抚摸后背消气,小声询问:“公主,夏朝的降臣真的都死了?”

  始平公主猛一拍妆台,怒道:“本宫怎么知道!?一个夏人就已经害了本宫一生,本宫管他们其他人是死是活!”

  婢女忙又安慰,“公主您消消气,婢子看驸马爷方才似乎吓得不轻。要不要派人跟过去瞧瞧?”

  始平公主脸一扭,怒气不减地继续为自己挑选发簪,“管他如何?!他若吓死了最好,本宫立刻自请出家,做尼姑也好过守在这宫中等死!”

  :。:

看过《妖女乱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