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梦踪道影 > 第两百二十四章 苏醒

第两百二十四章 苏醒

  这些正在熟睡即将苏醒过来的人,正是巫族藏匿在苍雾森林的刑人,这是整个原生梦境里最后的刑人。

  据巫族首领说,蛮荒时期,姬天之梦笼罩一切,可依然有不屈的战士,用他们无与伦比的意志力抵抗着姬天的魂魄摄入,他们最终失败,被抽取灵魂成为了无主之肉,作为傀儡在梦境之中扮演着各种角色,便是眼前的数千刑人的前身。

  直接称呼为刑人,因为他们是古老世界,至少目前所知道的最后人类。

  纪少瑜因为灵魂来自姬天梦外的梦仙葫,所以也算是逃离了姬天的掌控。

  现在想来,由于六百年前身为梦主的自己死亡了,其实梦中的居民却并未直接消失,而是先出现瘟疫染上疾病,然后再退化为一种行尸走肉的躯体——也就是刑人。

  这还是自己的居民吗?

  “我的死亡其实是解脱了他们,而不是害死了他们。”

  从上次离开苍雾森林之后,这些刑人一直是纪少瑜心中的一块心病,因为既然当年误会了王立和苗果阿兰传播巫毒,那么原生梦境中六百年之前由于自己的突然死亡,产生的大量居民异变成为刑人这件事,充满了逻辑矛盾,因果倒置,当时纪少瑜自身难保,并未深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是梦中虚拟的人格也就是一个脑细胞而已,那么消失也就消失了,不会还有一个逐渐退化的过程,所以当时纪少瑜就有所猜测,刑人,是可以脱离自己的一个存在。

  而他自己,却是封印刑人的存在!

  原生梦境里的每一界,都是一个囚笼,每一个梦主,都是这一个囚笼的掌刑者。

  纪少瑜心里充满了愤慨:“姬天,你好大的算计!”

  姬天并未杀死任何一个人类,而是将全世界的人类当成了梦中的傀儡,这些傀儡的身上覆盖了一层姬天的意志,这一层意志便是各界的梦主守护。

  而因为六百年前梦主纪少瑜的突然死亡,便解脱了这一层意志,而最终变成了行尸走肉,变回成为了傀儡。

  其实要恢复这些刑人的神智并不复杂,只需梦仙葫灌顶即可,这对于现在纪少瑜而言,就是抬个手的事情。

  “巫主大人,他们……醒来啦。”

  就在纪少瑜站在船头眺望着有无海岛而怔怔发神时,甲板上来了一个人,向他以及站在一旁的巫族首领通知到。

  纪少瑜霍然转身,只见甲板上陆续走出来许多人,逐渐站满了整个甲板,他们手臂比常人略长,本来光滑枯萎的皮肤上也终于长出了毛发,此刻正面带惊愕地看着自己。

  还未等纪少瑜开口,与他并排站着的巫族首领已经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直接哭了起来:“啊啊啊,我的兄弟姐妹们,巫……巫主大人还给我们自由啦……啊啊啊!”

  下面的刑人们发出一阵骚动,茫然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看向纪少瑜,零零散散地跪在地上,双手交叉于胸前,用以一种古老祭天的姿势拜道:“巫主大人!”

  纪少瑜心情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些人是自己的祖先,而自己是他们的掌刑者,同时也是给于了他们自由的人。

  说起来也怪,自己是无意中释放了这些刑人,因为自己的死,原生梦境不再运转,又因为阿乌的灵魂注入使得原生梦境瞒天过海,脱离了姬天的掌控,而刑人才得以解放,可以说是无意中破了姬天的局。

  “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不适?”纪少瑜直接坐在了甲板上,希望气氛稍微随意一点,聊家常一般的问道。

  “还行,嘿嘿。”“感觉好多了。”甲板上叽叽喳喳的闹开了,刑人们抬起了头,憨厚的笑着,全部都很高兴的样子。

  纪少瑜微微一笑,如释重负,看向正泣不成声的巫族首领颇为心酸,真苦啊,等了这么多万年。

  可不多时,人群里忽然出现了一些杂音,有人质问道:“你就是那个囚禁我们的人?”

  质问声音刚刚一出现,发出杂音的人就被周围几人按在了地上,示意他不要乱说。

  “哦?你叫什么名字?”纪少瑜黯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和姬天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层关系,自己可以是王立,自己若是姬天的一个分身也不好说,毕竟自己是原生梦境主世界的梦主。

  发出杂音之人本来还气势汹汹的,被纪少瑜这样一点名,顿时战战兢兢起来,吞吞吐吐道:“小人叫做姜……姜山。”

  纪少瑜沉吟道:“姜山,姜姓,神农部族的人……”

  这位叫做姜山的刑人周围,看见纪少瑜沉默不语,而且皱着眉头,全都将同情的目光投到了姜山的身上,以为这位高高在上的大人要降罪于他。

  还有一些人用眼睛剜了姜山一眼,似乎在怪罪他不会说话,说不定要连累到所有人。

  这一切都落在了纪少瑜眼中,他有些无语,终于知道了蛮荒时期人属九个种族中为何刑人最弱,这里就仅仅是一位叫做姜山的刑人问了一个稍微有一点骨气的问题,居然受到的不是支持,而是疏远和鄙视。

  “问得好。”纪少瑜颇为欣赏地看了姜山一眼,鼓励道:“大家有话不妨直说,姜山就问得很好,我可以回答。”

  此话说完,甲板上又是一阵骚动,大家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生怕纪少瑜是糊弄他们的,最终依然没有一个人敢抬头,全部匍匐在地,更加惶恐了。

  纪少瑜出生在民主的文明之中,对这种奴性的风气实在看不惯,有些愠怒,这些祖先实在是太没有出息。

  站起身来,走到姜山面前,一手抬起其正在发抖的胳膊,稳稳搀扶了一把,显得十分友好的回道:“姜山,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本人囚禁的大家,即使是也并非我本意,你们要相信我,目前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带领大家全部解脱,包括我自己——从姬天的梦里解脱出来。”

看过《梦踪道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