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策行三国 > 第556章 荀攸今又来

第556章 荀攸今又来

  周瑜剑眉微挑。“倒是准备得差不多了,却算不上万事俱备。”\r

  “哦?”\r

  “还差一位长史,不知道公达可愿屈就?”\r

  荀攸眉心微蹙,沉吟了好一会儿。“将军用我为长史不怕犯忌吗?我荀家可是党人,我从叔荀友若在冀州,荀文若在长安,荀仲豫隐居乡里,却不肯出仕。”\r

  周瑜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地看着荀攸,脸上带着温润如玉的笑容。\r

  荀攸顿了顿,又说道:“其实……我是想去益州的。”\r

  “那我就更不能让你走了。”周瑜笑了起来,伸手挽着荀攸的手臂。“拿下荆州之后,我就要取益州,放你走,岂不是给自己树了一个强敌?荀公达,你既然被我看到了,就认命吧。我也不敢委屈你太久,荆州战事一结束,我就将你推荐给孙将军,到时候是去是留,悉听尊便,如何?”\r

  荀攸也笑了,点点头。“也好,那我就在将军这里叨扰些日子。什么时候相看两厌了,我再走也不迟。”\r

  “一言为定。35xs”周瑜伸手相邀。“荀长史,请。”\r

  “将军请。”\r

  回到城中,周瑜安顿好将士们回营,自己领着尹端和讲武堂的少年们回家。之前已经安排人回来通知蔡琰,蔡琰准备了酒席,亲自站在门口迎接尹端。魏延等人看到蔡琰,立刻围了过去,先生先生的叫不停,开心得像小鸟,蔡琰一一应了,又和其他少年说了几句。看到荀攸时,她却有些意外,但也只是眼神一闪,随即便恢复了正常,客气的行礼,欢迎荀攸的光临。\r

  因为荀攸的意外到访,蔡琰做了一点调整,派人去郡学将胡昭请了来。对蔡琰的体贴,荀攸感激不尽。回到南阳,他便安心了。回到宛城,他就自在了。再看到胡昭,他感觉就像回到了家一样。\r

  时间不长,胡昭赶到,一看到荀攸,他就拉着荀攸的手说道:“公达,你早该来了嘛。放眼天下,现在哪儿还能比南阳安定?来了好,来了好,干脆把家也搬来,以后就别走了。对了,仲豫现在在哪儿,让他也来南阳吧,我们现在要做一部大书,缺人手。”\r

  “你们想做什么大书?”\r

  胡昭兴致勃勃,拉着荀攸向西院走去。“蔡先生,借你书房一用。”\r

  蔡琰笑着点头。35xs“先生自用。我这儿还有客人,就不招呼你们了。”\r

  “无妨,我又不是第一次来。”\r

  荀攸吃了一惊,狐疑地看着胡昭。“你经常来蔡先生的书房?”\r

  胡昭一边向前走,一边回头看了荀攸一眼,“嗤”的笑了一声:“你看你,亏你也在宛城住过几个月,怎么还有那么多旧想法。蔡先生是普通女子吗?她的学问之好就连许多须眉男子也望尘莫及。她在家中开设讲堂,为那些成年的女子授课解惑,我们有什么疑难无法解决的时候,也常来向她请教。”\r

  说着,两人进了西院,眼前是一个很朴素的院子,四周的走廊中摆着不少案几,有几个年轻女子正在温书,见胡昭和荀攸进来,并不惊讶,只是行胡昭欠身施礼。\r

  胡昭上了堂,指着堆满简牍的书架,笑道:“看到没有,这些都是蔡伯喈收集的孤本古籍,有近千卷之多,随便抄录,只是不能带出这个院子。”\r

  荀攸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宽敞的讲堂之上,三面墙都是书架,上面摆满了用青囊装起的简牍,每一只青囊上都挂着骨签,上面用绢秀的字体写着书名,整个堂上散发着淡淡的墨香。\r

  胡昭拉着荀攸走了旁边的一间小室,小室四壁也全是书架,中间有一架宽大的书案,四周垫着竹席,摆着坐垫。案上有笔墨纸砚、研钵书刀,还有一些写了字的纸,上面字迹凌乱,似乎是草稿。胡昭在案几坐下,探头看了一眼,将那些纸推到荀攸面前。\r

  “这是什么?”荀攸接过纸,却看不太明白,上面的字他几乎一个也不认识。\r

  “我们抄录的一通古碑上的字,你猜猜,写的是什么?”\r

  荀攸摇摇头。他是读过书,但不通古文。\r

  “古本《易》。”胡昭笑道:“与今本《易》相异甚多,现在还在解读之中,等全部解读出来,估计研究《易》的大家有一半要撞墙。你荀家传有易数,荀慈明故去之后,也就是荀仲豫算得上读书种子。这样的大事,他不来?”\r

  荀攸没吭声,他缓缓放下手中的纸,沉默了片刻。“这就是你说的大书?”\r

  “不是。我说的大书是以发现的古碑校勘史记中的楚世家,如果可能的话,也许会单独写一部楚史。”\r

  荀攸惊愕不已。“周将军即将南征,蔡伯喈又准备著史,你们这时候写这样的大书,财赋支撑得起吗?”\r

  “的确有些紧张,不过周将军对我们的事很支持,他决定每年拨付五百金充作开销,为时十年。”\r

  “五百金也不够吧,你们这么多人。”\r

  胡昭扬扬手。“我们人数不是特别多,也就是七八个人,都是想做点学问的书生,能保证温饱就可以了,不需要太多的开销,主要的开销是纸张笔墨。好在南阳纸坊都很顺利,以后会越来越便宜。对了,听说冀州也开设了不少纸坊,公达,是不是你们提议的?”\r

  遇到荀攸,胡昭的心情一直很好,说到这件事,他的脸却阴了下来,很不高兴。“冀州人模仿南阳的马车,又模仿南阳的纸坊,那也就罢了,怎么还派人来偷技术?最近这两个月,十个纸坊有八个抓到细作,还伤了人,这就是四世三公的袁绍干的事?”\r

  “有这样的事?”荀攸也是大吃一惊。他知道袁绍在冀州建纸坊,但冀州所产的纸质量不如南阳纸,成本也偏高,价格一直降不下来。因为开设纸坊的是袁绍的部属,所以袁绍强迫冀州各郡县都必须用冀州纸,引起了不少反对,一些郡县写给袁绍的公文时用冀州纸,写其他公文时则用南阳纸,纸坊的生意一直不怎么好。现在居然到南阳来偷技术?\r

  见荀攸不似作伪,胡昭没有再逼问,却冷笑了两声。“嘿嘿,依我看,这汝阳袁家的家主迟早还要回到袁公路一脉。”\r

  荀攸心中莫名一凉,随即又有些隐隐的庆幸。

看过《策行三国》的书友还喜欢